: 司法界存在著正義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9-04-07 12:41:06 (2513 人氣)



司法界存在著正義
-法官與檢察官聯合控告律師,律師被判無罪確定之具體案例及省思-

這是個檢察官幫法官控告律師,由其他法官判決律師無罪確定的真實案例,用以證明司法界是存在正義的。就以真實案例來敘明這個主題。
一. 緣周姓青年與高雄九和汽車公司在該公司簽約訂購新車一部,付了訂金,又辦了汽車貸款手續,數日後又付予汽車頭期款給業務員,九和公司以業務員未將所收車款交付公司為由,拒絕交車,周姓青年控告九和公司有關人等及業務員共同 詐欺,案經高雄地區一、二審法院認定業務員犯詐欺罪,九和公司有關人等無罪確定。但法院對於九和公司有關人等何以不是業務員詐欺罪的幫助犯,皆隻字不提。 周姓青年不得已,再打民事官司,以解除契約,恢復原狀為由,要求法院判令九和公司退還車款新台幣(下同)20萬元。高雄地院簡易庭承辦法官藍家慶竟然以周 姓青年呈案購車契約書可能是業務員偽造的,九和公司並未與周姓青年簽訂購車契約,不必承擔契約的責任,從而判決周姓青年敗訴。然而,周姓青年呈案的是與九 和公司簽訂購車契約的原件,在之前刑事詐欺案中,歷經一、二審法院,九和公司有關人等皆不否認與周姓青年有簽訂購車契約之情事,藍家慶竟然瞪著眼睛說瞎 話,指九和公司未與周姓青年簽訂購車契約!身為周姓青年的訴訟代理人即本律師,認為藍家慶身為平亭曲直的法官,竟然為判決周姓青年敗訴,硬拗以購車契約是 業務員偽造的為由,認定九和公司未與周姓青年簽約,不負契約責任,其枉法裁判,至為明確。該案上訴於普通法庭,對於簡易庭判決理由不予採納,却另以其他似 是而非的理由,判決上訴駁回,該案依法確定,不能再上訴,周姓青年所付購車款20萬元就此泡湯,這是合法、合理的事嗎?

二. 按周姓青年乃本律師的 親戚,區區20萬元訴訟標的,本律師完全免費服務,為的是鼓舞甫入社會的青年人就業,但却依法律途徑不能使上力,深感無奈與遺憾,激於義憤,乃為文〝高雄 地院藍家慶法官怪異的民事判決〞分別寄給高雄地院院長、庭長、審判長等11人,並貼上本律師個人網站,供大家參閱、評論。在該文中除詳細敘述周姓青年與九 和公司間購車糾紛民、刑事案件之案情、審判過程及判決結果外,在文後下了結語,即:〝法官辦案,若憑良心,原告或被告,不問誰輸誰贏,皆無話可說,如有不 服,只有依法上訴而已。然而,法官辦案,若不憑良心,蓄意扭曲事實道理而偏袒一方,致令他方吃虧,則法官的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則有待研究。〞藍家慶法 官惱羞成怒,一狀向高雄地檢署控告本律師妨害名譽,又簽請高雄地院政風室以高雄地院名義發函高雄地檢署請求檢察官法辦本律師妨害公務。本律師在偵查中應訊 答辯:被告為文高雄地院藍家慶法官怪異的民事判決,所為事實上之陳述與事實相符,並無任何虛構情節,而關於結語部分,更是法界清流之言論。並無任何對於公 正廉明之法官有任何羞辱言詞、無妨害公務可言。高雄地院對於院內法官枉法裁判不予糾正以盡事後行政監督之責任,竟應枉法裁判法官之要求,將為文之被告依妨 害公務移送偵辦,高雄地院之作為,誠屬可議,因其作為與當局高唱司法改革之政策背道而馳,顯不足取。又被告所為言論所指責內容為可受公評之事,且與事實相 符,無妨害名譽可言。被告前曾為文指責某主任〝檢察官草率起訴,人民纏訟經年,幸賴青一色法官還人民予清白〞該草率檢察官除自我檢討外,並未曾對被告有任 何反彈行為。然而,藍家慶法官對於自己之作為,不自我檢討,竟假藉公務機關名義,控告善意為文(關心司法威信)之被告妨害公務、妨害名譽等,真是無可救 藥,藍家慶自以為當了法官,就好比滿清末年的慈禧太后,具有無上威嚴,不容任何一丁點的批評,所謂老佛爺,碰不得,其如此腐敗思想,亟待送到西伯利亞去洗 腦。否則,法官法一旦實施,其當屬予以清除之類。被告在法界服務數十年,思想純正,行為正當,無不法情事,懇請對被告依法不起訴處分,以保清白,司法幸 甚。
高雄地檢署王兆琳檢察官未傳訊告訴人藍家慶法官,只傳訊本律師二次。按〝意圖妨害公務〞法無處罰明文,王兆琳檢察官就高雄地院移送函中所指 〝意圖公然侮辱用意不言可明〞在沒有新的事實證據情況下,將其中〝意圖〞二字去掉,將本律師以刑法第140條後段〝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之 妨害公務罪及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罪提起公訴。多家平面媒體(報紙)及電視台就此案大為報導,並就本律師所為是否構成犯罪,認為〝頗具爭議〞。

三. 承蒙黃重雍、郭憲彰二位大律師情義相挺,在第一審義務為本律師辯護,又蒙多位律師同道蒞庭旁聽,以表關注,特此致謝。本律師答辯意旨如下:
(一)程序方面:
1. 本案在偵查程序,未經傳訊告訴人到庭訊問,僅憑其一紙告訴狀,即傳訊本人到庭二次,即予起訴,與一般偵辦告訴乃論案件之偵訊迥異,到底是否真有其人提出告 訴不明;又法官為告訴人,即享有不必到庭陳述之特權。如此已顯示出檢察官偵辦本案不公。顯有法官、檢察官聯合打壓律師之嫌。司法三大環節(法官、檢察官、 律師)已缺一角,豈不讓司法成為跛腳司法!

2. 高雄地院政風室為院屬單位,其職責在於究舉院內同仁違法亂紀,其對於院內法官枉法裁判不予糾舉,却對院外律師為文批評以妨害公務以高雄地院名義移送偵辦,該政風室到底是不是不務正業,值得探討研究。

(二)實體方面:
1. 本人為文〝高雄地院藍家慶法官怪異的民事判決〞,藍家慶當著高雄地院簡易庭庭長蘇鳴東之面表示對於文中所敘各節無意見,在意的是文後結語。因此足以證明本人為文所敘各節,與事實相符,絕無虛構情事,既如此,何妨害名譽與妨害公務之有。

2.法律規範之對象為人的外部行為,對於人的內心世界,並非法律予以規範之範圍;某甲雖然恨死某乙,連做夢都想殺死他,但某甲並未實施具體預備或殺人行為,法律不能判某甲殺人罪。
本人上文結語:〝法官辦案,若憑良心,原告或被告,不問誰輸誰贏,皆無話可說,如有不服,只有依法上訴而已。然而,法官辦案,若不憑良心,蓄意扭曲事實道理 而偏袒一方,致令他方吃虧,則法官的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則有待研究。〞請問,以上結語有何不妥之處?按本人並未將法官比做妓女。文中法官是法官,妓女 是妓女,只是二個不同屬性的個體予以分析比較,提出爛法官的人格會不會比妓女高的問題,讓大家去研究,本人對此問題並不下定論,何人竟然對號入座,那是他 的事,與本人無關。

3.當今司法界,公正廉明的好法官不計其數,但誰敢說爛法官絕對沒有,故請司法當局別護短,而少數爛法官別自命清高,要懂得檢討改進,才有救,否則,終有一日,如爛前輩們一一進入牢籠,那就身敗名裂,追悔莫及。

4.本人今生迄今被三個人告過,前二人為精神有問題的人,如今皆在精神病院治療中,當然其所告皆為不起訴處分;第三人提告的就是藍家慶,他雖然精神沒問題,但心胸有問題,應該先檢討自己身為法官,辦案是否公正,不應對為文批評他的人提告,法官告人甚是不妥,似有假藉權勢之嫌。
本案由高雄地院刑事庭陳君杰法官獨任審判,一庭終結,判決本律師無罪,判決理由節錄如下:
(一)〝高雄地院藍家慶法官怪異的民事判決〞一文是針對告訴人所為判決內容、辦案態度 等,亦即有關公務員本人之事項發表意見,要與告訴人所執行之職務本身無涉, 依據前開關於刑法第140條第1項規定之說明,被告所為自不成立公訴意旨所稱之侮辱公務員執行之職務罪;又因被告撰寫、寄送、刊登前揭文章,並非於告訴人 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為之,是亦無成立同條項侮辱公務員罪之餘地。

(二)綜觀該文章內容,被告於結語部分,雖並未指明其認告訴人辦案不憑良心、 扭曲事實、偏袒一方,亦未直接表示告訴人人格不若妓女,然該文章除結語外之其他內容,既均係對告訴人所為前揭民事判決表述意見,且其標題復載明「高雄地院 藍家慶法官怪異的民事判決」,一般閱讀者閱讀全文後,自會認定前開文章之結語部分,係針對告訴人所為之評述,要非對於其他法官及其所為判決而為,並會認為 文章作者係指告訴人辦案不憑良心、扭曲事實、偏袒一方、人格不若妓女等,而非僅認作者係提出質疑爾,是被告辯稱:伊前揭文章並未下定論指稱告訴人辦案不憑 良心、扭曲事實、偏袒一方,亦未認告訴人人格不如妓女,只是提出伊的質疑乙節,委無可採。再者,法官職務所重視者,乃辨明是非、依法持平而為裁判,告訴人 指稱告訴人辦案不憑良心、扭曲事實、偏袒一方,顯已使告訴人名聲產生負面評價;另所謂妓女者,乃女性之性工作者,其與從事審判職務之法官相比較,二者間應 僅有工作內容上之不同,而與其人格之高低優劣,按理並無存在必然之關係,惟就我國之社會民情而言,較多數人所存在之觀念,仍認為妓女所操者為賤業,故從事 此一工作者,其人格必較為低下,而此由被告前開文章結語認法官辦案若有不憑良心等不當行止,其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亦顯屬指摘足以毀損告訴人名譽之事無 訛,因此,被告所為應否以刑法之誹謗罪相繩,即應視其有無同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或第311條所定之阻卻違法事由而決。

(三)被告於前揭文章 中,一一指出其所認定之法律見解,及敘明其認定告訴人採認證據之不合理處,則其論點雖與告訴人所為上開判決不同,亦不為該案件之第二審法院所接受,然尚非 全然無所依據之言論,從而,其依據其所持之法律見解及採認證據之論述,謂告訴人所為前揭判決怪異,進而認告訴人辦案不憑良心、扭曲事實、偏袒一方,尚難遽 謂其主觀上非無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且公訴人復未舉證證明被告主觀上有對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不實之認識,而關於法官之辦案態度乙事,又顯係有關公共利 益而非僅涉私德之事項,則被告此部分言論,自應符合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所規定之阻卻違法事由。

(四)被告前揭文章中關於「意見表達」部分觀 之(即被告稱告訴人人格不如妓女之言論),法官人格之高低優劣,關乎其審理案件能否持平以決,影響訴訟當事人權益甚鉅,要屬與公眾利益有密切關係之公共事 務,而為可受公評之事,自不待言。而被告所撰寫之前揭文章中,係一一提出自己之見解,指出其認告訴人判決不合理之處,再以此論據謂告訴人辦案不憑良心、扭 曲事實、偏袒一方,進而指稱告訴人人格不如妓女,亦即其對告訴人人格之評論,係基於其所認定之告訴人辦案態度此一前提而來;且其上開文章中,尚有節錄告訴 人所為前揭判決之重要內容,使閱讀者能夠自行比較何者所採觀點較為正確,是其此一意見表達,雖用語足令告訴人感到不快、難堪,且客觀上並非真實。又被告撰 寫上開文章之目的,及其特意將該文章寄送予本院院長、庭長、審判長之緣由,業據其辯述如上,而其所持此等辯解,未能遽謂與常理未合,自難認被告為前揭行 為,係以損害告訴人名譽為唯一目的,依據前開說明,應推定被告係出於善意發表言論,因此,被告此部分言論,自應符合刑法第311條第3款所規定之阻卻違法 事由。

(五)綜上,依卷內所存事證,本件被告撰寫前開文章所發表之言論,就妨害公務部分,並未合於刑法第140條第1項所定犯罪之構成要件,而就妨害名譽部分,則與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第311條第3款規定相符,揆諸前開說明,自應認被告行為不罰,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四. 高雄地院判決本律師無罪後,高雄地檢蒞庭檢察官陳麗琇上訴,藍家慶法官也具狀聲請檢察官上訴。
(一)上訴理由如下:
1.被告所為上開用語客觀上顯足以貶抑他人對告訴人之人格評價,並使告訴人之名譽因此遭受損害,對告訴人言,即足構成名譽上侵害,難謂被告有何「善意」評 論可言,並已逾越該條款所稱「適當評論」,非受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範疇,致告訴人社會評價因而遭到貶抑,被告行為構成誹謗且無免責事實要屬無疑。

2.被告上開於文章結語指稱告訴人人格不若妓女之言論,藉由影射、隱喻方式,使人產生該事實可能存在之誤認,並非就事實為價值評論,且「法官」與「妓女」 之工作既有明顯差異,被告卻捨棄使用正確語詞而故為影射,亦難謂符合善意要件,更不能認為係屬適當評論。被告辯稱伊前揭文章並未下定論指稱告訴人辦案不憑 良心、亦未認定告訴人人格不如妓女云云,揆諸上開說明,自不足採。

3.本件原審判決,認事用法既有違誤,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第361條提起上訴,請將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之判決。

(二)被告在評論結語敘述:「法官辦案,若不憑良心,蓄意扭曲事實道理而偏袒一方,致令他方吃虧,則法官的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則有待研究」。將「憲法上職司審判職 務之法官」與「賣淫為業之妓女」亦即原判決所認定「妓女所操持者為賤業」相比,對照其結語前之評論:「藍家慶法官對原告訴訴訟代理人之當庭陳述及補充理由 狀,在判決中未有隻字之記載及交待,卻盡全力在為被告無表見代理一事大鑽牛角尖」、「藍家慶法官顯然對表見代理之本人張冠李戴」、「藍家慶法官慧眼獨具, 認黃勝賢偽造合約書,與被告無關」、「藍家慶法官認黃勝賢偽造文書,令人莫名其妙。」則其結語以「妓女」詞句評論告訴人,顯屬唐突,毫無脈絡可尋,可謂風 馬牛不相及,除刻意貶抑告訴人人格外,有何原判決所謂之「尚非全然無所依據之言論」「尚難認係非屬適當之評論」可言。如此無厘頭,幾近乎莫名其妙之評論, 若仍認「不具惡意」而歸類在「非以損害告訴人名譽為唯一目的」範疇內,那往後所有對判決之評論,有何規範可言,又被評論人之名譽何其不值,豈是衡平?令人 直嘆原判決法官,寬宏大量有過之,思及名譽保護則猶顯不及。此判決所宣示之法意義,尤不可等閒視之,無近慮,豈可無遠憂。

五.該案上訴後由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審判長蕭權閔、受命法官李嘉興法官、陪席法官陳吉雄法官審判。審判庭傳訊告訴人藍家慶法官未到庭。二位情義相挺的大律師繼續為本律師義務辯護。本律師答辯如下:
(一)本人所撰上開文章,所陳各節,完全屬實,如〝案情〞〝判決記載〞〝藍家慶法官判決怪異之處〞〝藍家慶法官對原告訴訟代理人之當庭陳述及補充理由狀,在判決中未有隻字之記載及交待,却盡全力在為被告無表見代理一事大鑽牛角尖〞,〝藍家慶法官顯然對表見代理之本人張冠李戴〞,〝藍家慶法官慧眼獨具,認黃勝賢偽造合約書,與被告無關〞〝藍家慶法官認黃勝賢偽造文書,令人 莫名其妙〞。

(二)原審檢察官斷章取義:
本人上開文章結語上半段是:〝法官辦案若憑良心,不問原告或被告,誰輸誰贏,皆無話可說,如有不服,只有依法上訴而已。〞下半段是:〝法官辦案,若不憑良 心,蓄意扭曲事實道理而偏袒一方,致令他方吃虧,則法官的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則有待研究。〞原審檢察官只針對上文下半段論斷,而不綜合上半段的論點, 顯有斷章取義之嫌。再者,本人上文結語,有何不妥?本人所為上文所述各節既全為真實,毫無虛構之情,結語論斷復為中肯,且未下定論,即本人並未指出辦案不 憑良心的法官,他的人格比妓女差,到底誰的人格高或低,完全委之於讀者的判斷,本人何罪之有?告訴人若自認辦案不憑良心,若自認人格比妓女差,那是他的 事,與本人何干?

(三)法官與妓女人格當然有差異:
本人上文結語把法官分成辦案憑良心的法官與辦案不憑良心的法官,本人並非把所有的法官拿來和妓女比較,而是把辦案不憑良心的法官拿來和妓女比較,絕對沒有蔑視全體法官之意。至於辦案不憑良心的法官,為何不能來和妓女做比較,相信沒有任何法律有此規定,本人的行為,絕對不違法。

(四)本人前於民國89年11月1日在台南律師通訊發表〝法官、律師、妓女〞一文,文中對於好的法官,指為國家棟樑,值得尊崇,然而枉法裁判的法官,其人格是否會比妓女高,公道自在人心,就是把法官和妓女做分析比較:好的法 官,人格當然比妓女高得太多,但爛法官的人格是否比妓女高,本人認為公道自在人心。因此,指法官不能和妓女比較者,其本身是否已有問題,否則,為何不能比較?

(五)本人為文所敘各節真實,評論中肯,好的法官(包括檢察官)必當肯定本人之論斷,只有爛法官才會有否定的意見。當今司法界,公正廉明的好 法官相當多,但是爛法官,誰敢說絕對沒有。公正的司法是在保護好的法官,不是在保護爛法官。為此,懇請駁回本案上訴,以維護清明公正的司法,為好的法官加 油,讓爛的法官有所警惕。

六.高雄高分院對本案開一次調查庭、一次審判庭,即辯論終結,判決主文:上訴駁回。本案判決本律師無罪確定。二審法院完全肯定一審判決理由外,就檢察官上訴理由予以否定,詳情如下:
原審以不能證明被告葉天來犯刑法第140條第1項、第310條第2項之罪,而為被告葉天來無罪之諭知,經核與法並無不合;檢察官循告訴人具狀請求上訴意旨:(略去,如前述)指摘原判不當。惟如前所述,被告葉天來所撰寫文章關於「事實陳述」部分固經證明係錯誤,惟其已臚列相當之理由以證明其關於「事實陳述」有其充分之理由與原因,且所陳述亦與公共利益有關,自不能以事後被證明非真實,即溯及認被告葉天來自始主觀上係出於惡意。再者,合理評論乃刑法第311條第3款之阻卻違法之事由。而只要行為人所為係一種意見表達而非事實之陳述;所評論者係與公眾利益有關的事項;其所評論所根據或其所評論之事實隨同評論一併公開陳述,或已經為眾所周知;為評論時,其動機非以毀損被評論人名譽為唯一目的,即符合「合理評論原則」,依刑法第311條第3款之規定,自屬不罰之行為。本件被告葉天來確有將所撰寫之上揭文章寄發給原審法院院長、庭長及審判長等人,被告葉天來就此辯稱:目的在引起法院內部討論,以求評斷判決正確與否等語,亦難謂所辯背於常情,是就結果而言,縱不免對告訴人造成名譽上之損害,然難謂其動機係以毀損告訴人之名譽為唯一之目的,而有背於合理評論原則,既符合合理評論原則,自無背於憲法所要求之禁止過當原則。再者,被告葉天來文章結語所為評論係基於其有關事實方面之陳述,而有關事實方面之陳述復有其所主張之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則其為評論所用之語言與事實陳述間著實存在著密不可分之關係,自難單就結語部分評價是否善意與否。是檢察官執上開理由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案為二審確定案件,本律師被法官與檢察官聯合打壓的案子,最終在一、二審法官公正無私、秉公辦案的審判下,判決本律師無罪確定。雖然告的人與判的人同是法官,但辦案的法官並不偏袒,而是依法判決,證明在司法界仍然存在著正義。幸哉!本律師在「法官、律師、妓女」一文中,就曾提到公正廉明的好法官是國家的棟樑,最足令人尊崇,此類好法官在當今司法界所占比例相當高,司法幸甚,人民幸甚。

八.對於本案的省思:
1.高雄地院政風室為院屬單位,其職責在舉發院內同仁不法事蹟。本律師 非高雄地院同仁,高雄地院藍家慶法官確有枉法裁判情事,該院政風室不予舉發,竟然將為文批評的本律師以高雄地院名義移送偵辦,為何會如此,是否高雄地院政 風室對於九和汽車公司與周姓青年間購車糾紛相當關切,否則為何會有此像是〝不務正業〞的事發生?以上推測是有合理的懷疑的。

2.九和汽車公司與周姓青年間購車糾紛引起的解除契約民事官司,在簡易庭藍家慶以兩造間未簽訂購車契約為由判周姓青年敗訴,明顯枉法裁判,該案上訴後,該 判決理由不為上訴審(普通庭)採納,另以其他似是而非的理由判決上訴駁回,本律師被訴之刑事案一、二審法官以該購車糾紛民事案上訴亦遭駁回,認為藍家慶的 判決無誤,從而認為本律師所指藍家慶種種事實的認定不公及判決理由錯誤等情不實在,關於這點,本律師持異議。刑事庭法官只能認為藍家慶判周姓青年敗訴沒有 錯誤,因為該案嗣後遭上訴駁回,但不能認為藍家慶所為判決周姓青年敗訴之理由沒有錯誤。刑事庭法官之所以認為藍家慶的判決沒有錯誤,似是在維護同是法官的形象,這點本律師可以理解,重點在於刑事庭法官,不因 本案的告訴人是法官,移送偵辦的單位又是法院,又是檢察官提起公訴的,於是一窩蜂順勢欺壓本律師,反而秉公審判,詳敘本律師無罪之理由,斷然判決本律師無 罪,誠屬難能可貴,顯現當今司法界有擔當、具有正義感的法官相當多,司法仍然值得信賴。


你們施行審判,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舍。
(利未記十九章15節)

註:本文於2009年4月7日在個人網站及中國法院網發表。

本案媒體報導:
1.2008年8月16日年代、民視、三立等三家電視台新聞報導。
2.2008年12月23日蘋果日報及2009年3月27日自由時報等之報導。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