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西方民族性的差異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2 00:10:18 (1164 人氣)



西方人有時瞧不起東方人,原因出在民族性的差異。西方人認為東方人比較自私,缺乏公德心,不守法,臉皮比較厚。然而西方人比較個人主義,一生一世比較為個人著想,不為子孫。那就是西方人努力工作,賺了點錢,就用來個人的享受;可是,東方人努力工作,賺了點錢就把它存起來,所謂積蓄財富,庇蔭子孫,自己在一生當中,j做牛做馬,省吃儉用。

  在西方社會,尤其是在高層社會,講究誠信,一個人在誠信方面若出了問題,必然難以立足於社會。君不見當年在職中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因為水門事件的爆發,誠信出了問題,不用美國最高法院或國會的裁決,也不用美國人民的暴動、抗議,尼克森總統自覺無顏繼續擔任美國的元首,遂自動辭職下台,一下子成為平民百姓。美國人民也沒有予以挽留的任何表示,總是認為,總統、你是該下台了。

  在東方社會,誠信似乎不甚重要,重要的是權位是否在握,權位一旦在握就抵死不放。最明顯的例子那就是二○○四年三月二十日發生在台灣總統大選的案例。這次的總統大選結果,泛綠陣營的陳水扁、呂秀蓮以些許的差距領先而被中央選舉委員會宣佈為當選,然而,成千上萬的民眾,夜以繼日地聚集在總統府前抗議,認為泛綠陣營為達到連任目的,用執政中的行政資源,以選舉舞弊大事做票及自導自演槍擊(總統)案騙取中間選民的選票,如此大費周章,結果只不過是略為領先而已。泛藍陣營及一般民眾當然對這次總統大選的結果不服,從而連續多日在總統府前夜以繼日地抗爭,弄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總統選舉舞弊案。這時泛綠陣營的陳、呂二位,依然於當年五月二十日在防彈板的保護下公然續任總統副總統大位。

  泛綠陣營的人士,私下表示,這次總統大選,泛藍輸不起,所以才有連續多日在總統府前的抗爭及依法聲請台灣高等法院裁定查封全國總統副總統大選的選票及選舉人名冊,進而進行驗票,繼之打起當選無效及選舉無效的官司,這是史無前例的大工程。然而,泛藍真的輸不起嗎?未必,因為泛藍如果真的是輸不起的政黨,那早在二○○○年總統大選結果宣佈後就該有大事抗爭的動作,因為當時是泛藍陣營的國民黨在執政,只因為有心人士的搞分裂,好好一個國民黨,先後j分出了新黨及親民黨,力量削弱下,民進黨漁翁得利,其推舉的陳、呂僥倖當選。這時執政長達五十多年的國民黨自覺自己不團結,遂有民進黨漁翁得利之事,乃二話不說,政權和平轉移,有誰看到泛藍陣營的人士在總統府前抗爭嗎?這叫做泛藍輸不起嗎?

  這次總統大選,泛綠陣營利用其執政中的行政資源,大事做票的選舉舞弊詳情,不但一般民眾知情,不斷地打電話向泛藍陣營的各縣市黨部檢舉,尤其是參與這次總統大選驗票工作的律師們更是知之最明確。至於所謂「總統槍擊案」是真是假?為了有所交待,台灣執政當局惺惺作態,大費周章聘請聞名國際的華裔美人李昌鈺博士及另三位老美專家前來台灣做彈道比對等等工作,然而,他們只是在總統槍擊案是真的前提下在做事後的槍擊情狀追查,對於總統槍擊案是真是假,不做判斷,說那是政治問題,他們不介入,李昌鈺博士曾說他們來台之前,曾有人建議他不要淌這次台灣總統大選的混水。什麼是混水,混水就是大有爭議的事兒。

  其實要知道「總統槍擊案」是真是假,根本用不著大費周章聘請專家前來鑑定,一般稍有智慧的平民百姓就已心知肚明。筆者曾問起自稱支持泛綠的計程車司機對於此次「總統槍擊案」的看法,他含蓄地回答說:「我也覺得怪怪的」。

  當我們從錄影中看到泛綠表演開始:陳、呂所乘吉普車自所謂槍擊現場開了十五分鐘才到達奇美醫院門口時,陳水扁自己下了吉普車,自己走入奇美醫院,就可以斷然認定那槍擊案是假的。因為從事後發佈陳水扁的「鮪魚肚」槍傷看來,這槍傷如果是在所謂槍擊現場受的傷,陳水扁必然「痛死了」,那能若無其事地讓那吉普車不趕快開進在附近的成大醫院,j要開十五分鐘的車去奇美醫院,又陳水扁那能若無其事地自己下車,自己走進奇美醫院。不錯,李昌鈺博士等專家,認為陳水扁的「鮪魚肚」槍傷是真的且是新的槍傷,問題是那「鮪魚肚」傷是在所謂槍擊案現場挨的,還是在奇美醫院裡拒絕前長庚醫院院長的親民黨副主席張昭雄的關心暗地做假造成的。據黑道人士稱,那是教訓道內不聽話小弟的技倆:把上衣掀起,鋼管貼在肚皮上,真槍朝著鋼管,砰一聲,「鮪魚肚」傷成矣!那會讓被教訓的人痛得哭爹哭娘的。泛綠陣營是不會讓陳水扁哭爹哭娘的,那還不簡單,砰一聲之前,先在肚子的那部位打麻醉。總之,陳水扁的「鮪魚肚」傷不是在所謂槍擊現場形成的,既如此,在所謂槍擊現場未受傷,那麼去奇美醫院幹麼?去做假呀!這次奇美醫院跟泛綠陣營的合作,遂被大陸當局冠奇美醫院老闆許文龍為綠色商人,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錯,法律是講求證據的,所以有人說沒有抓到兇手,無法證明槍擊案是假的。可是,要知道,如果槍擊案是假的,所謂「兇手」必然是執政當局安排的,能被你抓到嗎?其實,從以上所說「鮪魚肚」傷的形成過程,一般稍有智慧的民眾即可斷定,槍擊案是假的,不然綠色陣營的計程車司機怎會也覺得怪怪的。

  訴訟中的案件,司法機關去判斷,判斷是否正確,是另一回事,然而,這次泛綠陣營的陳、呂當選,已成世所罕見的爭議,其誠信已然出了重大問題。這種情況如果發生在西方世界,陳、呂就會主動放棄當選,可是事實j相反,這也許就是東西方民族性的差異吧!可是回想起二○○○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及親民黨的敗選,並沒有任何抗爭,長達五十多年的政權斷然和平轉移,不禁又讓我們覺得東方人並不都那麼差勁,所以說東西方民族性的差異,不能一概而論。


我未曾把你的公義藏在心裡;我已陳明你的信實和你的救恩;我在大會中未曾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詩篇四十篇10節)

註:本文於2007年5月8日發表在中國法院網。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