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判決 公正?歪哥?請公斷。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2 00:09:36 (1164 人氣)



  雲林縣北港鎮居民吳頤庭於民國九十二年五月間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提起請求給付工程款的訴訟,被告是高雄市苓雅區居民黃國證,由法官林玉心歷經數月的審理,終在民國九十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判決。(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一四七四號,同股)判決主文及事實理由摘要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壹佰參拾萬元及自民國九十二年四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五計算之利息。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准假執行之宣告)

       事 實 理 由
 原告起訴主張:其於九十一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承包被告德安宮木雕工程,工程款合計新台幣(下同)四百五十萬元,被告僅給付二百十萬元,尚積欠工程款一百九十萬元,惟原告因擔保金不足,僅就其中一百三十萬元為請求,爰基於兩造承攬工程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一百三十萬元及法定利息。

並聲明:求為判決被告應給付原告一百三十萬元及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利息。原告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被告則以:原告確實向其承包德安宮木雕工程並已完工,但被告已給付全部工程款二百十萬元,並未積欠任何款項;被告於本件審理中簽發本票承認債務,係遭脅迫,並非承認尚有部分工程款未為給付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如為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原告主張其間被告承包德安宮之木雕工程,且被告已給付工程款二百十萬元之事實,業據提出請款單等為證,且為被告所不爭執,自應認為真實。兩造爭執要點為:系爭工程款究為若干?被告簽發本票是否脅迫?本院判斷意見如下:

 原告主張兩造間約定承攬工程款總額為四百五十萬元之事實,業據證人黃子裁到庭結證稱「....因為當時我同樣德安宮花崗石部分的工程,我也是被告的下包,當時我們都是信用口頭約定,我在第一期工程款沒有領到時就退出了,據我所知當時兩造口頭約定整個木雕工程款是四百五十萬元,因為我們當時我們是要共同承包德安宮工程,委由被告出面,所以大家都要明確講出工程款是多少錢,我才會知道他們兩造約定是四百五十萬元,且據我所知,原告是自己完成全部工程,因為我與原告多年合作經驗,他都是自己完成全部工程。」等語,而被告就兩造承攬契約未立書面契約之事實亦不爭執其真正,參諸證人所述,已足證原告主張為真實。

 原告另提出被告所簽發日期均為九十二年六月十七日面額分別為柒拾萬元、伍拾萬元、柒拾萬元之本票共三紙,主張為被告所簽發用以給付積欠工程款一百九十萬元,惟被告並未依本票所載給付工程款;而被告就本票為簽發之事實並未爭執,僅以係遭脅迫而簽發之詞抗辯,惟經本院函查結果,被告雖於簽發本票之九十二年六月十七日至嘉義縣警察局朴子分局朴子派出所備案,惟依朴子派出所之工作紀錄簿記載「經詢問了解,係為財務糾紛,已在高市循訴訟中,債權人(吳頤庭)於十七日中午十一時在朴子市永和里春秋武廟,帶了三、四名男子叫我與他們至廟旁簽下本票,是出我自願而與他們至廟旁,他們並未毆打我或持兇器威脅我,我欠他們工程款約新台幣壹佰多萬,我是在春秋武廟做排樓油漆工作,我於工作期間怕他們會再來找我麻煩,請警方能加強巡邏,特至派出所報案備註」,有嘉義縣警察局朴子分局九十二年七月十五日嘉朴警三字第○九二○○三三五八四號函及工作紀錄簿可佐,是依被告前往派出所備案內容以觀,其亦自承確係因積欠工程款一百餘萬元而簽發本票,被告顯未能舉證證明確有遭脅迫而簽發本票之情事,此部分所辯並無理由。

  法官林玉心所為該案之判決,自其判決書觀之,似不無道理。然而,訴訟中被告所提出多項答辯,卻未列在判決書中,兩造據理力爭之實況,僅原告之主張列入判決書,被告者則否,形成一面倒的局面,當然原告勝訴! 

  緣原告吳頤庭於民國九十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提起本件給付工程款之訴訟時,主張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承包工程,十二月份之工程款共計一百三十萬元,除其自書之請款單(未有被告任何之簽認)外,別無任何證據。九十二年六月十三日第一次開庭,被告親自應訴,主張全部工程款二百十萬元全部付清,未積欠任何工程款,有原告簽收字據為證,原告亦承認收到此款。惟主張全部工程款為四百五十萬元,除主張有人證外,提不出任何其他證據。法官當庭改期定九十二年七月四日繼續審理。四日後,即九十二年六月十七日,被告在嘉義縣朴子市春秋武廟承作排樓油漆工程時,由原告吳頤庭帶領三、四名男子要被告到武廟旁簽下發票日皆為當日,面額各七十萬元、五十萬元、七十萬元之本票共三紙。原告等人離去後,被告黃國證即赴朴子派出所報案,指陳遭脅迫簽下本票之情形,然而,派出所之工作紀錄內容走了樣。被告有自知之明,其所簽本票,必為原告持向法院做為證明被告欠工程款之證據。自感情況不妙,乃委任本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接續應訴。果然,九十二年七月四日開庭,原告呈上本票三張,主張「被告有答應還我一百九十萬元,叫我不要告他,並且簽了三張本票給我,但是並沒有給我,所以我還是要告他。」被告訴訟代理人即本律師當庭陳稱:「這三張本票是被告被強押走,受脅下所簽的本票,被告並向朴子分局報備。」九十二年七月七日,法院向朴子分局函查,七月十五日得覆函,內容如判決書所載。九十二年八月十五日第三次開庭,原告要求傳訊證人黃子裁,用以證明總工程款是四百五十萬元。法官林玉
心簡化兩造爭點:系爭工程款為二百十萬元或四百五十萬元。九十二年九月二十三日第四次開庭,證人到庭作證總工程款為四百五十萬元,內容如判決書所載。法官林玉心並再定同年十月十七日繼續審理本案。

  翌日(九十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本律師向法院呈上民事答辯狀,事實理
由如左:

 原告固於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月間承包被告「德安宮」木雕工程,然總工程款新台幣(下同)二百十萬元已全部付清,除有原告交付之請款單可稽外,原告亦自認在卷可稽。

 z原告指總工程款為四五○萬元,然既自認已收工程款二一○萬元,於本件請求滯欠工程款一三○萬元,顯然帳目不符。

 原告主張總工程款四五○萬元,工程項目明細如何,證據何在,均缺如,其主張顯不可採,焉能臨訟找一證人作證充數。

 |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十三日原告向 鈞院陳稱「被告欠工程款無證據證明之。」

  於同(六)月十七日帶領三、四名男子前往被告在嘉義縣朴子市永和里春秋武廟旁脅迫被告簽下七十萬元(九十二年六月三十日到期)七十萬元(九十二年七月七日到期)五十萬元(九十二年七月十五日到期)本票各一張,原告並將上開本票三張於九十二年七月四日呈上鈞院。

依嘉義縣警察局朴子分局九十一年七月十五日覆鈞院函:
 主旨:有關黃國證於九十二年六月十七日在本分局朴子派出所報案遭人強行押走簽發本票乙案報案資料如附件。
 附件資料(九十二年六月十七日)雖記載:「黃國證至所自稱被人妨害自由,經訊問了解係為財務糾紛已在高雄市訴訟中,債權人(吳頤庭)於十七日中午十一時許在朴子市永和里春秋武廟帶了三、四名男子叫我與他們至廟旁簽下本票,是出自我願意,而與他們至廟旁,他們並未毆打我或持兇器威脅我,我欠他們工程款約新台幣一百多萬元。我是在春秋武廟做排樓油漆工作,我於工作期怕他們會再來找我麻煩,請警方加強巡邏,維護安全。」(黃國證簽名)

被告顯然在被脅迫下簽下系爭三張本票。理由如左:
 原告帶領三、四名男子至被告在朴子之工地找被告,明眼人即知來意不善,只有聽「命」行事,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何待三、四名男子對被告施暴方簽本票。

 被告若未遭脅迫而簽本票而係所謂「自願」,則何必到派出所報案,何必怕原告等到工地找麻煩,何必請警方加強巡邏!

 朴子派出所員警顯然認為本案乃因財務糾紛而起,為免在轄區發生重大刑案之麻煩,乃飾詞謂被告自願簽下本票等等。資料所載內容顯然前後矛盾,其指被告未遭脅迫等情,顯然不足採。員警虛應故事之餘,要求被告簽字以結案,被告盼警方能加強巡邏,有求於警之故,故不得已在附件資料簽名,然實情並非出於自願而簽本票。否則,既在訴訟中,何須簽票承認債務,又何須再聘律師應訴。

 本件原告之訴顯無理由。
  法官林玉心對於本律師上開民事答辯狀所陳各點,在其判決書中片語隻字皆不予列載,完全列載原告所提出之訴訟資料,然而,原告之主張及其所舉證人黃子裁之證言,漏洞百出,法官林玉心完全採信。詳情如左:原告主張之部分原告主張被告尚欠工程款一百九十萬元,惟因擔保金不足,僅就其中一百
三十萬元為請求。 然查:原告未聲請假扣押,僅提起本件訴訟,何來擔保金不足之問題?原告所舉證人黃子裁之部分證人黃子裁自稱承包德安宮花崗石部分的工程,怎知原告承包木雕工程的總工程款?又其自稱承包花崗石工程證據何在?其自稱第一期工程款未領到,就退出了,其能如此善罷甘休?

 黃子裁自稱與原告有多年合作經驗,又稱原告都是自己完成工程云云,足證其言語巔三倒四。 

  本案原告主張承包德安宮木雕工程總工程款為新台幣四百五十萬元,其具體工程實績如何,毫無任何資料可供查考,竟僅依一巔三倒四之人證之證詞,即予認定!若人證口頭證明該總工程款為四千五百萬元,法官林玉心是否也將採信?!

葉天來律師 台大法律系畢業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三多三路171號4樓之1
TEL:07-3366811 手機:0933639938  0955902345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