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檢察官如此辦案是否盡職請公斷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8-07-01 23:05:29 (2495 人氣)




(本文為律師辦案心聲,特發表以分享同道。)

一.坐落嘉義縣東石鄉頂東石段228之3號面積15.47平方公尺土地一筆(下稱
系爭土地)為黃福盛所有,於民國67年間被黃連發、黃連盈分別無權占
有,與相鄰土地共在地上興建鋼筋水泥樓房三棟,由黃連發、黃連盈及黃福
盛胞弟黃福見各分得樓房一棟。嗣後黃連發於民國89年1月23日將分得之樓
房一棟轉售蔡黃蜜。黃福盛與黃連盈、蔡黃蜜調解補償遭拒,乃向嘉義地方
法院朴子簡易庭提起拆屋還地之訴,(92年度朴簡字第91號)被告黃連
盈、蔡黃蜜主張系爭土地乃自原為原告黃福盛與其胞弟黃福見共有之頂東石
段228之2號土地分割而來,黃福見將分割前之228之2號土地與被告黃連
盈、黃連發所共有之頂東石段227號土地交換使用,由黃福見、黃連盈、黃
連發各在228之2、227號土地上建築鋼筋水泥樓房各一棟,交換土地之事,
原告黃福盛曾同意,並舉證人黃福見、黃連發、黃登財到庭作證:
1.黃登財證稱:約二十多年前,交換土地使用興建樓房三棟,原告黃福盛、
被告黃連盈、黃連發各一棟,協議當時原告及被告均在場,原告有同意該
協議。
2.黃福見證稱:約於67年間,因父親去世,由哥哥即原告黃福盛做主,與黃
連發等人訂立交換土地使用契約。
3.黃連發證稱:原告有同意如證人黃登財所述之土地交換方式。(以上詳該案
民事判決)
二.嘉義地院朴子簡易庭依據上開證人之偽證判決原告黃福盛之訴駁回,上訴
於嘉義地院普通庭,亦以上開證人之偽證而駁回上訴,該拆屋還地事件遂
告確定。
二.黃福盛之土地被他人占用,並未得有任何補償,竟被指曾同意他人使用,
却年年自己繳納稅金,天下竟有如此窩囊之事,心中一直憤憤不平,於95
年7月間,向嘉義地院聲請調閱該案民事案卷,發現上開證人等確有偽證-
教唆偽證之罪嫌,乃於95年8月10日向嘉義地檢署控告黃福見、黃連盈、
黃連發、黃登財等人偽證及教唆偽證。
理由:
1.頂東石段228之2號土地與同段227土地交換,乃228之2共有人之一即被告
黃福見與227土地共有人黃連發、黃連盈交換,告訴人並不知情。土地交換
使用之結果,黃福見、黃連發、黃連盈各得鋼筋水泥樓房一棟,對告訴人而
言,毫無益處。故黃福見隱瞞告訴人,私下與黃連發、黃連盈交換。
2.民國89年告訴人對被告黃連盈及案外人蔡黃蜜提起拆屋還地之訴時,被告抗
辯:「占用土地興建房屋前,曾經系爭土地共有人即訴外人黃福見同意」有
89年度朴簡字第18號民事判決中理由要領第三項可稽。該案以原告非為共
有人全體訴求拆屋還地而駁回之。然依被告黃連盈當時之答辯,乃指得228
之2土地共有人黃福見同意,並非共有人全體包括告訴人在內之同意,足證
當時告訴人並不知情更無同意土地交換之事。
3.嘉義地院朴子簡易庭受理92年度朴簡字第91號拆屋還地事件被告黃福見於
92年9月25日出具證明書,內載:「立具證明書人黃福見與黃福盛共有之原
坐落嘉義縣東石鄉頂東石段228之2地號面積0.0058公頃,於嘉義地方法院
89年度朴簡字第55號分割共有物事件之第二審訴訟上成立和解分割確定
前,約定由黃福見管理屬實;且分割前確由立具證明書人黃福見將上開228
之2地號內如後附複丈成果圖所示四部分土地面積0.001160公頃及五部分
土地面積0.001174公頃,提供與黃連發、黃連盈共有之同段227地號土地
內之黃色部分土地交換使用,互相蓋建鋼筋水泥造樓房屬實。」依此證明
書足證乃被告黃福見私自與被告黃連盈、黃連發交換土地,告訴人並不知
亦未同意土地交換。
4.告訴人自民國56年6月3日即自故鄉嘉義縣東石鄉東石村東石58號戶籍地遷
居高雄市前鎮區盛興里,從此迄今皆在高雄市或高雄縣鳳山市定居謀生,鮮
少回嘉義故鄉,有戶籍謄本一冊可稽。且告訴人與被告黃福見雖是兄弟但毫
無兄弟之情,自告訴人遷居高雄迄今,幾乎未曾聯絡,因此,告訴人定居何
處,被告黃福見全不知悉,此項事實有被告黃福見於民國89年間向朴子簡易
庭對告訴人提起請求分割共有物訴訟(89年度朴簡字第55號)時屢屢向法院
報錯地址可證。故拆屋還地訴訟中,法院以黃福見與告訴人為弟兄關係,若
無同意交換土地使用,黃福見當無不利於告訴人證言之理,其如此認定顯然
不瞭解告訴人與黃福見本無兄弟之情,且土地交換,全是黃福見不顧兄長即
告訴人之權益,居於私利而擅自與被告黃連發、黃連盈交換土地使用,但後
來於拆屋還地訴訟中,被告已聘律師,得知共有人未得全體共有人同意,所
為共有物之處分,對其他共有人不生效力的法律知識,乃與其他被告共謀偽
證,指告訴人當年亦同意土地交換使用。
5.由於以上原因,於是利害關係人黃福見、黃連盈、黃連發乃互相勾結,教唆
被告黃登財共同在 嘉義地院92年度朴簡字第91號,93年度簡上字第52號拆
屋還地事件中作以上之偽證,指被告黃福見將228之2號土地與被告黃連
發、黃連盈之227號土地交換使用,告訴人亦同意。如此偽證,致告訴人所
提起拆屋還地訴訟遭敗訴判決,其結果,228之3土地雖為告訴人所有,由
告訴人年年繳納稅金,但却由被告黃連盈、案外人蔡黃蜜使用,損害告訴人
權益。
四.被告黃連盈等人偽證案經嘉義地檢署檢察事務官於95年9月18日開一次庭
將案卷交給承辦檢察官曹合一後就一直停擺,經告訴代理人數度要求撥冗
開庭偵訊,均未蒙處理,乃向嘉義地檢署檢察長要求更換承辦檢察官。96
年4月下旬遂接獲被告黃連盈等人均不起訴處分書(96年度偵字第2804
號)
理由:
1.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定有明文。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
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始得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1300號著有判例可資參照。
2.被告黃連盈教唆黃登財偽證部分:
訊據被告黃連盈堅決否認有何教唆偽證之犯行,辯稱:「我沒有教唆黃登財
作偽證,因為黃登財當時在民國67年時是社區委員,所以請他來做公證
人, 我也沒有和黃福盛有任何恩怨,我都是照當時所說的來請黃登財出來作
證,詳細情形就是如在法院所說的」等語。告發人黃福盛於偵查中亦稱:「我沒有證據可證明,不然黃登財怎會這樣說」等語。由此觀之,本案除告發
人主觀之臆測外,即無其他證據可以證明被告黃連盈涉有教唆被告黃登財為
偽證之犯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要旨,尚難僅憑告發人片面之指訴,遽為
不利被告之認定。
3.被告黃連發、黃福見偽證部分:
按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係以證人、鑑定人、通譯,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
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
結,而為虛偽之陳述為其處罰要件。經查,被告黃連發及黃福見與告發人黃
福盛係兄弟,具有刑事訴訟法第180條第1項第1款所定之親屬關係,又被告
黃連發及黃福見於前開案件庭訊時,承審法官並未令具結,亦業經本署檢察
事務官調閱前開案件卷宗核閱屬實,是被告黃連發及黃福見既未具結,自亦
無以偽證罪相繩之餘地。
4.被告黃登財偽證部分:
訊據被告黃登財堅決否認有何偽證犯行,辯稱:「當時我是社區委員,是黃
連盈找我來協調。當時現場有黃福見、黃福車、黃連盈、黃連發、黃福盛及
黃福盛的母親在場,只有口頭約定,並沒有簽書面資料。我沒有必要作偽
證,我也沒有與告發人、黃福見、黃連發、黃連盈有任何恩怨,我都是照當
時所說的來照實向法官說明」等語,告發人黃福盛於本署檢察事務官訊問時
於陳稱與黃登財並無恩怨,不知作偽證對黃登財有何利益等語。而綜觀告發
人黃福盛所陳,實未能顯現被告黃登財與上開民事訴訟事件當事人間有何利
害關係,致其有為偽證之必要或動機。況被告黃登財前在及嘉義地院朴子簡
易庭及上訴至嘉義地院合議庭之證述,相互印證及對照附卷之證物,亦無可
疑之處,難認有何虛妄。是告發人既無法提出任何積極事證足證被告黃登財
偽證,且本件復查無其他積極確切證據足認被告有何告發人所指犯行,揆諸
首揭法條規定及判例意旨,應認被告黃登財之犯罪嫌疑不足。
五. 黃福盛於96年6月8日對已不起訴處分之案件以發現新事實、新證據為由,
再度提出告訴,陳述如下:
最高法院(69台上1139)判例,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1款之規定,不起
訴處分已確定者,非發見新事實或新證據,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
所謂發見新事實或新證據係指於不起訴處分前,未經發見,至其後始行發
見者而言。若不起訴處分前,已經發見之證據,經檢察官調查斟酌者,即
非前述條款所謂發見之新證據,不得據以再行起訴。
依上開判例,不起訴處分前,已經發見之證據,經檢察官調查斟酌者,方
為「非前述條款所謂發見之新證據」。
本案原處分書對於告訴人於不起訴處分前提出如下事實與證據,原處分檢
察官對之視若無睹,既不調查,亦不斟酌(詳原不起訴處分書)如今再度
提出,應視為新事實、新證據;否則任令檢察官對證明被告犯罪之證據視
若無睹,則何能揭奸發伏。
1.嘉義地院89年度朴簡字第18號拆屋還地事件民事判決,被告黃連盈、蔡黃
蜜答辯:「占用土地興建房屋前,曾經系爭土地共有人即訴外人黃福見同
意。」依此答辯,足證同意者僅黃福見一人;另共有人即告訴人黃福盛並
未同意。
2.嘉義地院92年度朴簡字第91號拆屋還地事件,黃福見於92年9月25日出具
證明書,內載:「立具證明書人黃福見與黃福盛共有之原坐落嘉義縣東石鄉
頂東石段228之2地號面積0.0058公頃於嘉義地方法院89年度朴簡字第55號
分割共有物事件之第二審訴訟上成立和解分割確定前約定由黃福見管理屬
實;且分割前確由立具證明書人黃福見將上開228之2地號內如後附複丈成
果圖所示四部分土地面積0.001160公頃及五部分土地面積0.001174公頃提
供與黃連發及黃連盈共有之同段227地號土地內之黃色部分土地交換使用,
互相蓋建鋼筋水泥造樓房屬實。」
依上開證明書,同意土地交換使用者乃黃福見,告訴人黃福盛並未同意。
3.被告黃登財偽證稱:「約二十多年前,交換土地使用興建樓房三棟,原告(指告訴人)被告黃連盈、黃連發各一棟。然查在交換使用土地上所興建樓房
三棟,乃黃福見、黃連盈、黃連發各一棟,告訴人黃福盛並未分得一棟,被
告黃登財竟偽證稱黃福盛也分得一棟。
綜合以上事證,僅被告黃福見同意交換土地使用興建樓房三棟,告訴人並未
同意。各分得樓房一棟者為黃福見、黃連盈、黃連發三人,告訴人黃福盛並
未分得樓房一棟。

原不起訴檢察官,對於以上告訴人提出之事實與證據,根本未加調查斟酌,
僅憑共同被告間互相串通之辯詞,遽為被告等不起訴處分,而既已提出之事
實及證據,原檢察官既未加調查與斟酌,今再度據以提出告訴,應視為新事
實新證據,並不違背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1款之規定,懇 請對被告等偽
證、教唆偽證之犯行依法偵辦,以懲不法。
另,自己土地永遠由他人使用,年年自己繳納稅金,如認自己曾同意他人永
遠使用,如此認定,智商顯有問題,身負揭奸發伏之檢察官當不至如此。
六.黃福盛再度提出告訴後,接獲嘉義地檢署96年6月15日發函之通知,略
以:台端向本署告訴黃連盈等四人涉嫌偽證乙案,本署分96年度他字第
958號偵查中,因尚有證據待調查,已經本署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228條
第2項及第231條之1規定指定期限命本署檢察事務官調查中,待其於調查
相關證據後,即續依規定進行相關程序,特此通知。
按一般告訴案件,檢察官或檢察事務官直接通知開庭,未曾有以上之通知
者。故黃福盛接到此通知後,頗感其告訴案似有所轉機。96年7月2日檢察
事務官在檢察官陳鈴香指揮下,果然開一次庭(只通知告訴人到庭)黃福
盛之告訴代理人旋即於96年7月3日補呈刑事補充告訴理由狀,做如下陳
述:
1.被告黃連盈、黃連發、黃福見等人為無權占有告訴人土地,基於共同利益,
教唆被告黃登財作偽證,虛構事實,指告訴人同意彼等使用告訴人之土地,
被告等三人共犯教唆偽證罪。
2.被告黃登財因被告黃連盈、黃連發、黃福見等三人之教唆而做偽證,犯偽證
罪。
理由:
(1)黃登財稱:「約二十多年前,交換土地使用興建樓房三棟,原告(指告
訴人黃福盛)被告黃連盈、黃連發各一棟,協議當時原告及被告黃連
盈、黃連發均在場,原告有同意該項協議。(詳 鈞院92年度朴簡字第91
號民事判決。)
然查:被告黃福見與被告黃連盈、黃連發協議交換土地時,告訴人黃福盛
根本不在場,也未同意交換土地使用,分得樓房各一棟者為被告黃連盈、
黃連發、黃福見三人,告訴人黃福盛根本未分到樓房一棟。
(2)被告黃連盈辯稱:「我沒有教唆黃登財作偽證,因為黃登財當時在民國
67年時是社區委員,所以請他來做公證人,我也沒有和黃福盛有任何恩
怨,我都是照當時所說的來請黃登財來作證……..。」(詳前不起訴處
分書96年度偵字第2804號)
然查:社區委員乃十一、二年前始設置,民國67年根本無社區委員之職
位。十一、二年前設置之職位,焉能處理三十年前之事務,就此足以證
明所謂以社區委員身份來做公證人云者,乃虛枉之詞。
(3)被告黃登財否認有何偽證犯行,辯稱:「當時我是社區委員,是黃連盈
找我來協調。當時現場有黃福見、黃福車、黃連盈、黃連發、黃福盛及
黃福盛的母親在場………我也沒有與告發人……….有任何恩怨」
然查:
(1)協議土地交換時,告訴人黃福盛弟黃福車及母親未在場,竟被指稱
在場。
(2)當時根本無社區委員之設,足證被告黃登財、黃連盈串通一氣,指
當時黃登財為社區委員,應邀出面協調,以達偽證之目的。況當時
乃被告黃福見、黃連盈、黃連發三人之間土地使用交換之事,
並無任何糾紛,何必請黃登財出面協調。被告黃登財顯然是嗣後因
有拆屋還地之訴訟,應被告黃福見、黃連盈、黃連發等三人基於共
同利益而出面做偽證,證稱告訴人黃福盛當時同意土地交換使用,
並偽證稱黃福盛也分得樓房一棟。
(3)與人無恩怨,未必即不會做偽證,因出面做偽證目的多樣,故意不
利於人而達報復者有之,做偽證而取得不法利益者有之,故不能以
未有恩怨,即不能做偽證論之。原不起訴處分書以被告黃登財與告
訴人黃福盛無恩怨,即不會做偽證,其理由顯然不足。
3.關於土地交換使用一節,原拆屋還地事件,由於被告等串通偽證,致使
民事庭法官,由於思慮欠周,誤信其串通偽證之詞,而認告訴人即當時
民事案件之原告同意土地交換之事為真,從而原告敗訴確定,然而,當
時民事庭法官社會經驗顯有不足致有誤判。
理由:原告黃福盛主張未同意土地交換使用,被告黃連盈等三人及證人黃
登財均稱原告同意土地交換,但事實上黃福盛並未因土地交換使用而分得
一棟樓房之建地,土地交換使用之結果,只有使自己土地讓他人建屋使
用,自己毫無利益,且平白受損,當時民事庭法官未進一步問被告等人,
原告若同意將自己土地提供他人建屋,他既未分得建地,那他也得有何好
處,即他同意提供土地讓他人使用的條件是什麼?故曰,原民事庭法官社
會經驗不足,理由在此。
如今,負責揭奸發伏之檢察官,智商當甚高!不能讓被告等人破綻百出之
奸偽證詞所惑,定然能揭其奸偽,而繩之以法。
七.詎嘉義地檢署却於96年8月8日函黃福盛:本署偵辦96年度他字第958號
被告黃連盈、黃連發、黃登財、黃福見等四人涉嫌偽證罪,業已調查完
畢,復如說明:
按不起訴處分已經確定者,非有發現新事實、新證據或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款、第2款、第4款或第5款所定得為再審原因之情形者,不得對於
同一案件再行起訴,刑事訴訟法第260條定有明文。又所謂發見新事實或
新證據者,係指於不起訴處分前未經發現至其後始行發現者,且足認被
告有犯罪嫌疑者而言。本件台端所指述黃連盈、黃連發、黃登財及黃福
見分別涉有上揭犯行,與本署96偵字第2804號案件之犯罪事實相同,係
同一案件,而該案件業經本署檢察官於民國96年4月11日為不起訴處分
確定。而本件被告等並無台端所指訴之偽證犯行,業於前揭不起訴處分
書敘述甚詳,台端仍執前詞再行告發,並無新事實、新證據。此外,復
查無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2款所定再審理由,揆諸前揭說明,自不得再
行追訴。
八.查對於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關於非有發現新事實、新證據,固不得再
行起訴,本案以發現新事實新證據之理由再行告訴,已在再行告訴狀中
詳細說明,即告訴人所提出關於被告等偽證等之積極證據,原不起訴處
分之檢察官根本未加調查與斟酌,視同未曾顯現於檢察官,重新提出,
視同新事實新證據。嘉義地檢署所為上開不得再行追訴之認定,是否太
過草率,其辦案是否盡職,請公斷。
九.在司法改革聲浪中,檢察官如此辦案,是否值得司法當局深加檢討改
進。

筆者曾將本文寄法務部施茂林部長參閱,施部長將本文交檢察司,由檢察司
轉交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宋檢察長參處,旋獲嘉義地檢署函覆,正本給
筆者,副本給法務部檢察司,內容待續。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