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訴訟爭戰實錄(三)檢察官草率起訴,人民經年訴訟纏身 幸賴青一色的法官還人民予清白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8-05-10 07:55:52 (1610 人氣)



壹.案情摘要
1.民國八十六年間,調查單位對澎湖發電廠採購股長許○武及在高雄數家廠商負責人相互之電話聯絡進行長期性監聽及偵訊,將許○武以違背職務收賄罪及同安等六家廠商負責人等以共同行賄罪函請高雄地檢署由檢察官蕭博文偵辦,僅許○武一人聘葉○來律師為其辯護。偵查庭只開一次,僅對被告等為人別訊問,不問案情,檢察官高坐在上,開腔道:「本案卷宗很多,我沒時間看,辯護人先寫答辯狀呈上來」於是退庭。辯護人心想:「你老兄不看案卷,如何辦案?」「偵查案卷,偵查期間不能調閱,移送偵辦內容如何,辯護人無法得知,你老兄還沒進行案情的偵訊,辯護人如何能知道你老兄懷疑被告犯那一條罪,辯護人如何為被告答辯。」於是置之不理,不呈答辯狀,數月後並未再開庭,被告等竟接到起訴書,指被告許○武犯貪污罪,說他貪污新台幣(下同)五萬元,向法院求刑十年徒刑,其他廠商負責人共犯行賄罪。
2.本案經高雄地院法官黃建榮長達二年之審問及函查,毅然判決被告等均無罪,檢察官上訴,案經高雄高分院判決上訴駁回,檢察官再上訴,最高法院再判決上訴駁回,本案終告被告等均無罪確定;本案自偵訊開始到確定為止,長達五年。
貳.訴訟經過
一.檢察官起訴要旨
1.同安等六家廠商自民國八十六年三月間起,參與台電澎湖廠採購案,先協調由各廠商對採購物品自估成本及利潤,加總為「小標」,由寫「小標」最低者擔任主標,餘二家陪標,共計有四項採購案,涉嫌圍標,總採購金額四百七十萬元,圍標不法利益一百零四萬元。
2.許○武係台電澎湖廠採購股長,為依據法律從事公務之人員,民國八十六年三月迄七月間,從事發包招標等業務時,明知前述競標廠商有彼此圍標情事,却仍積極地為圍標廠商之不法利益而從事種種作為,促成廠商圍標目的,圖利廠商一百零四萬元。
3.許○武明知廠商有圍標情事,暗中積極協助,並分別於八十六年五月間兩次到高雄市分別接受廠商不法行賄之歌舞酒宴招待,藉此獲取不法利益五萬元(眾人到海產店吃海產、到KTV唱歌、到舞廳跳舞之所需開銷)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五款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求刑十年。
二.一審訴訟
(一)辯護要旨:
1.參與台電澎湖廠採購案廠商先行決定主標、陪標,固係避免彼此削價競標致無利可圖,然廠商本以圖利為目的,若無利可圖,何必經商。亦不能指廠商之圖利必為不法利益。

2.各廠商在開標前之協商行為,並非圍標,因未曾以暴力、脅迫等不法手段制止或妨礙其他廠商參與投標。

3.廠商以「小標」最低者為主標,其結果則採購案由標單上金額最低者得標,亦即業主(發電廠)以支付最低金額就能由得標廠商負責採購,為業主達到節省開銷之目的。 。

4.「小標」廠商在採購案得標後,其他廠商亦各盡所能協助採購與事後之維修,以補得標廠商能力之不足,從而,得標廠商自其所得利潤中分出維修,以補得標廠商能力之不足,從而,得標廠商自其所得利潤中分出一部分予其他協力之廠商,彼此互相支應、分享,其彼此分享之利潤一百零四萬元焉能指為不法利益。

5.起訴書所指被告獲取不法利益五萬元,如何算出,並無依據,況此數乃十餘人吃海產、唱歌等共同開銷,竟全掛在被告許○武一人身上!況其中吃海產及跳舞花費一萬餘元,乃證人曹○興付帳,曹君與被告許○武無業務關係,亦不相識,亦非全為被告一人付出,依 曹君證述,許○武不勝酒 力,於到舞廳時已睡著,根本未跳舞。

6.公營事業機關之公務員為能順利推展業務,與有關廠商為正常聯誼交往,應屬法之可許,如嚴厲苛責,除蒙「假聖人」之惡名外,根本無益 於公務之推展,顯不足取。本案被告無何不法行為,懇請諭知被告無罪。

(二)一審判決被告無罪(八十六年度訴字第一四七六號)理由如下:
1.按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所謂對於違背職務上行為收受 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須以該賄賂或「不正利益」與公務員之「違背職務行為」具有對價之密切關聯,方能成立。又是否具有相當的對 價關係,法院應就違背職務行為之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賄 賂之種類、價額、贈與時間等客觀情形加以審酌(最高法院八十四年 度台上字第一號判例)。

2.被告徐○元與被告許○武於八十六年五月間吃過一次飯,共花費六百元,被告陳○星等十多人與許○武於八十六年五月十二日同去旗津吃海產共花費五千元,並事後去唱歌跳舞,但為招待自台北下來之友人,十餘人共同之花 費,其中唱歌跳舞共花費一萬多元,乃曹○興付
帳,交誼間並未談公事,為一般禮尚往來的社會應酬。而被告許○武所
接受之招待為三百元與五百元之代價,要難認定係行賄之不正利益。


3.被告許○武應無欲為圖利投標廠商之犯行,尚不能僅因其曾與廠商間在投標前後曾通電話或寄送標單等職務行為,即遽指被告確有圖利私人不法利益之行為存在。此外,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公訴人所指犯行,應為被告等六人所涉貪污行賄受賄部分均無罪判決之諭知。

三.二審訴訟
(一)檢察官對一審被告均無罪之判決提起上訴,上訴理由如下:
1.公務員如未事先洩露底價,被告如何圍標成功等原因,原審似未交待其理由。

2.參酌調查單位之監聽譯文中潘○茂與陳○興對話之內容,指出「是一百七十五萬元之百分之二做回扣給許仔」「澎湖電廠之承辦人許○武有收取百分之二之回扣約三萬五千一百餘元。」許○武身為公務 員,且係發包單位之承辦人,竟先洩露底價,收取回扣,核其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原公訴人起訴引用之法條容有未洽,應予變更。

(二)二審辯護意旨
1.本案共同被告等六家廠商並非圍標,蓋渠等於有採購案招標之前 ,先自行會商並各自估價成本與利潤後加總為「小標」,由寫「小標」最低者擔任主標,餘二家為陪標,共同參加投標,並未以暴力、脅迫、利誘等不法行為制止或妨礙其他廠商參加投標,被告等雖有主標與陪標之制,亦未必能得標。

2.縱係圍標且成功,與公務員洩露底價並無必然關係。即公務員縱未洩 露底價,若有圍標情事,亦可能圍標成功。故檢察官對於本非圍標之事,指為圍標,又對縱有圍標即指公務員洩露底價,其推理顯然不正確。

3.經法院分別向共同被告陳○星及潘○茂查明,在彼等電話聯繫(如監聽內容)之前,被告許○武並未向渠等要求回扣,渠等亦未向許○武為將給回扣之表示,又於上開電話聯絡後並未給許○武回扣,則陳○星及潘○茂間縱有上開有關回扣之談話,何以如此,乃陳、潘二人之事, 要不能以此推斷許○武有收回扣情事。否則,全國公務員旦夕不保
矣!影響公務員士氣至鉅。

(三)二審判決
本案經高雄高分院(九十年度上訴字第一七三七號審判長蕭權憫、 法官陳吉雄、陳啟造)經二次調查庭,一次辯論庭後,判決檢察
官上訴駁回。

除引用一審判決理由外,增列如下之理由:
檢察官於起訴書並未指訴付給被告許○武百分之二之回扣,雖 陳○星與潘○茂之監聽譯文中百分之二之回扣給許仔之記述,但經本院於九十一年一月八日調查時,選任辯護人葉天來律師質問被告陳○星與潘○茂,均稱:「許○武沒有向我們要求百分之二之回扣,我們也沒有答應給許○武百分之二之回扣」;自不能證明被告陳○星等人有要求、期約、交付賄賂之情,亦不能證明被告許○武有要求、期約、收受賄賂,自難以收賄罪相繩。

四.三審訴訟
(一)檢察官對二審判決提起上訴,理由如下:
1.依調查單位監聽譯文,足認被告陳○星等人與許○武間確有 期約賂之事實,原審徒以葉天來律師當庭質問被告陳○星及潘○茂均稱無賄期約回扣之事,即遽為認定被告等人間均無收賄、行賄犯行,其證
據之取捨殊有違經驗法則。

2.被告許○武對被告陳○星等人協商圍標採購,利益均分之事實,實難諉為不知,被告既明知被告陳○星等人協商圍標,又積極協助渠等
投標,事後復接受邀宴招待,其顯有對於主管之事務,直接圖被告陳○星等人之不法利益之犯意甚明。

(二)辯護人在三審之辯護意旨:
1.被告陳○星等六名廠商自八十六年三月起數月間為辦理澎湖電廠四個採購案共得利潤一百零四萬元,則數月間,各家廠商為採購案各得利四萬餘元,此乃微薄利潤。商人從商本即求利,如此微薄利潤,竟被指為圖得不法利益,進而被以共犯貪污罪 追訴,未免令人不解。

2.被告許○武為澎湖電廠之維修,為防止離島遽然因機械故障停電,影響離島居民包括軍警等公務機關運作停頓,在利薄乏人問津參與採購投標之際,盡心竭力,一方節省公帑,一方促使招標成功,俾電廠機械獲得維修及正常運轉,竟因廠商間聯誼聚餐,適被告自澎湖前來高雄探親,被邀參與被評估得餐費數 百元之利;又因順勢由他人開車,多人前往卡拉OK歌唱之正當場所,平均每人消費一千餘元,又被指吃花酒,從而被緊追不 捨,依貪污罪究辦,嘆公務員難為!訴訟資源有無必要在此著力?

3.被告許○武所有帳戶均被依法查驗,絲毫未有各廠商給付之支票或現金匯入資料,又共同被告陳○星等人在訴訟外談話關於回扣之內容,經事實審法院調查結果與事實不符。檢察官就此法院依職權行使之認定猶指摘其判決違法,顯不合上訴第三審之程序。

4.被告許○武與其他十餘人共餐或歌唱等,有由被告陳○星支付五千元餐費,由非廠商曹○興支付其他歌唱費一萬餘元,經事實審調查認與職務無關。

(三)三審判決駁回檢察官之上訴,理由如下:
1.證據之取捨屬於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其取捨苟不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即不容其任意指為違法。

2.本案原審已於判決中敘明:許○武非經辦核定底價之職務,自無從洩露底價。

3.潘○茂等雖曾言及百分之二回扣之對話,但陳○星於調查中供承其公司並未得標,故不知有無支付。上開百分之二回扣之對話,乃
各廠商間之交談紀錄,並不能證明廠商與 許○武之間確有行賄或收賄之事實。以防流標而免影響供電,其囑咐潘○茂對該採購案以93萬元投標,乃自己估算之價額,以供參考。許○武接受陳○星三、五百元之餐飲,純屬一般交誼性質,與業務無對價關係;接受與業務無關之曹○興之招待:歌唱跳舞,尤與職務無涉。

5.原審判決殊無所指調查未盡及採證違法之情形存在,檢察官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結語:
被告許○武自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高雄地檢署檢察官蕭博文以犯貪污罪名予以傳訊、起訴、求刑十年,五年以來歷經偵審程序,先後共十一次遠自澎湖到高雄應訊,又因檢察官只開庭一次即對之提起公訴,經媒體大幅報導,被求刑十年,其身心所受創傷至深,幸蒙青一色的法官還其清白,許君幸甚,司法幸甚。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