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義地檢署是否袒護不盡職的檢察官請公斷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8-05-08 19:28:02 (1961 人氣)




〝檢察官如此辦案是否盡職請公斷〞一文經透視全球報導雜誌於民國九十七年一月十二日發表(第七十五期)後,本律師(作者)將之影印,以印刷品郵寄法務部長施茂林,經施部長交由法務部檢察司於民國九十七年二月十三日將該文及信封影印函請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宋檢察長參處(法檢一字第0九七0一八0一九五號)嘉義地檢署於民國九十七年三月十一日函復本律師撰文指摘容有誤會,特函說明,副本送法務部檢察司。
嘉義地檢署上開函文要旨及對其評論敘述如下:
一.告訴人黃福盛控告黃登財、黃連盈、黃福見等人偽證,教唆偽證一案,經承辦檢察官曹合一指揮檢察事務官林伯威,只傳喚告訴人黃福盛一人於民國九十五年九月十八日到庭說明,當時並未傳喚被告等人到庭說明,一直到民國九十六年四月十一日,檢察官曹合一就本案為不起訴處分。自告訴人單獨應訊一次到不起訴止長達幾近七個月,此間雖另傳訊被告等人二次,但却未令告訴人到庭,告訴人從而喪失與被告對質之機會,告訴人當然不知檢察官有傳喚被告之事,曹合一檢察官如此辦案是何用意,令人不解。
二.該案經曹合一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後,告訴人以同一事情再行告訴,由檢察官陳鈴香承辦,發交檢察事務官徐慶衡偵辦,傳喚告訴人、告訴代理人於民國九十六年七月二日到案說明,對於提出新事實、新證據一事,已在再度告訴狀中詳加說明,即在第一次告訴時,已提出被告等人數件偽證之證據,但曹合一檢察官對於此類證據不予調查及斟酌,即視若無睹,僅憑共同被告等串通之空言辯詞,就為被告等不起訴處分,告訴人再度就以前提出被告偽證之證據提出告訴,與刑事訴訟法第二六0條之規定並不違背,若不如此辦案,檢察官對於被告犯罪之證據不予調查與斟酌,却僅憑被告空言之辯解即可為不起訴處分,告訴人又不能再度提出告訴,則檢察官辦案豈不是可以一手遮天,法紀將蕩然無存。
三.該函指告訴人與被告等人互為土地交換使用,雙方有租賃關係存在,嘉義地院民事庭判決告訴人黃福盛請求拆屋還地之訴駁回,並無不當。
然查:告訴人黃福盛並未有與被告等土地交換使用之情,僅其共有人即其弟黃福見為一己之私利,不顧兄長黃福盛之權益,以共有之土地私下與被告等人土地交換使用,則告訴人黃福盛何有與被告等人互為租賃關係存在之事。
四.該函又以告訴人黃福盛之子黃振興到庭陳稱:
1.其父黃福盛有同意黃福見與黃連發、黃連盈互換土地交換使用。我有回到東石問黃福見與親戚,他們說我父親有同意土地交換使用。
2.我認為我父親只有四坪大土地,要跟人家換一間房子,比較野蠻。
3.去年五、六月間我有拿二十四萬元分三期,第一期八萬元給我父親,跟我父親說是黃福見要跟他購買,我父親錢有收下八萬元,但後來我三嬸跟我父親說,這錢不是黃福見拿出來的,是你兒子黃振興拿出來的,所以我父親又不願意,才提出告訴。我一直跟我父親規勸,但他一直很固執,連我母親也勸不聽。
五.對以上黃振興之說詞,疑點如下:
告訴人黃福盛二次提告,第一次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第二次檢察官簽結,均未曾提到黃振興到庭供述之情,該案經本律師撰文〝檢察官如此辦案是否盡職請公斷〞寄法務部長再經法務部檢察司函請嘉義地檢署宋檢察長參辦後,嘉義地檢署忽然冒出上開黃振興之供詞,以對法務部檢察司函文有所交代,該黃振興上開供詞,如何取得,值得推敲。
六.依據黃振興之父黃福盛之說明,記述如下:
1.黃振興乃其逆子,如今長大成人,與父母毫無往來,自立門戶,縱有父子之名,已無父子之實。
2.嘉義地檢署宋檢察長接獲法務部檢察司函之後,欲進一步瞭解,極可能因黃福見原已知悉黃振興與告訴人父子不和情事,暗中給予好處,乃唆使出面做出對其父叛逆之詞。
3.告訴人何時要求以四坪大土地要跟人家換一間房子?黃振興何時自己拿出八萬元交給其父?他自己自顧之不暇
何來那麼慷慨代他人付錢給父親?又除被告黃福見唆使黃振興出面說其父同意土地交換使用外,有何親戚亦同此說法?
4.黃福盛與黃振興為父子關係,黃振興上開偽證之行為依法不負偽證罪責,無法對之提出告訴,然其胡言亂語,對黃福盛甚為不公。
5.告訴人夫妻同住,與逆子黃振興早已不相往來,黃振興何時規勸其父不聽,其母何時規勸其夫黃福盛不聽?此次黃振興上開胡言亂語對其父叛逆之行為,其母已同意共同譴責黃振興。
七.該函文指出黃福盛與被告黃連盈等人土地交換使用,有互為租賃關係,告訴人仍可向黃連盈等人請求給付租金云云。然查,告訴人與黃連盈等人並無同意土地交換之事,何來互為租賃關係存在?又既係互為租賃關係,何能向對方請求給付租金?因對方仍可向我方請求給付租金,故向對方請求給付租金,豈非多此一舉,庸人自擾,因此嘉義地檢署函文稱告訴人與黃連盈等人有互為租賃關係存在,可向對方請求給付租金,自己土地由他人使用,意味並不吃虧之詞,難道不是欺人之談。而其對於所屬檢察官辦案是否盡職一事是否曲意迴護。
八.嘉義地檢署覆函,就黃福盛控告案說明檢察官不只開庭訊問告訴人一次,確有傳喚被告二次(未通知告訴人到庭)說明告訴代理人有誤會,但對於告訴人第一次提告所提出被告犯罪之證據,不予調查與斟酌,又不准第二次提告一事却避而不談,顯係對於問題之重點不予置理,其覆函顯係避重就輕。嘉義地檢署如此做法,是否官官相護,是否能得到司法改革之功效,請公斷。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