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訴訟爭戰實錄(二)黃氏父女共同詐欺案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8-02-13 17:32:00 (1719 人氣)



壹.案情摘要
黃○芬留美歸國,掛名新竹市富昱建設公司董事長,其父黃○發為實際負責人,該公司在新竹市和平段土地上興建中山凱悅電梯十樓華廈,十樓整體結構體完工後, 因銀行貸款出問題,資金周轉不靈,遂告倒閉,檢察官以黃某父女共同詐欺罪提起公訴,黃○芬在高雄委任葉○來律師遠赴新竹市為其父女辯護,結果新竹地院判決 被告黃某父女均無罪,檢察官依法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判決上訴駁回,本案二審判決確定。

貳.訴訟經過
一.檢察官起訴要旨:
1.被告黃○發、黃○芬為新竹市富昱建設公司實際負責人及名義登記負責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並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於民國80年10月間起,以欲在新竹市和平段土地推出中山凱悅電梯華廈,獲利可期,待完工不論盈虧可獲收回投資金額一倍為由,向林○寶等人籌集資金共新台幣(下同)2380萬元,並分別開立借據或本票用以取信,致使上開人等陷於錯誤如數交付。

2.81年1月間起黃○發、黃○芬在上址公開推出中山凱悅預售屋銷售,陸續向賴○雄等承購戶收取房屋款總金額達一億三千三百多萬元,並委由陳○華等人承包興建工程,截至82年9月中旬,共積欠工程 款一千六百多萬元,惟旋即避不見面,逃逸無蹤,至此上開人等始知受騙。

3.核被告黃○發、黃○芬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罪,渠二人先後多次詐欺犯行,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請依連續犯規定加重其刑;又被告二人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請均論以共同正犯。

二.一審新竹地方法院審判程序
1.被告黃○發辯稱:伊以林○寶等人投資之金額購買新竹市和平段數筆土地,支付價金後即申請建築執照並開工建造,直至82年9月間,共支付工程款二億四千萬元,而收受五千餘萬元之房屋款,因81年3月18日以當時掛名董事長即被告黃○芬名義向謝○偉承購新竹市北門段二筆土地,因銀行銀根緊縮未能付清價金,致被沒收定金8百62萬元,又於同日向吳○峻購買同地段另7筆土地,亦因同一原因而被沒收定金七千九百萬元,故因承購其他土地致被沒收定金共八千七百六十二萬元,是以伊公司所收之投資款、房屋款、銀行貸款均用以購買土地及營建費用。

2.被告黃○芬辯稱:伊雖為富昱公司掛名董事長,唯係擔任伊父親即被告黃○發之秘書,負責接聽電話,中山凱悅電梯華廈由竹大廣告公司負責行銷,伊僅代收部分房屋款,工程款則由會計部門負責支付,至82年1月12日止因結婚而辭去秘書職務,與夫在高雄定居。富昱公司董事長亦變更為李○藏,當時富昱公司財務狀況甚佳,一切正常運作之情況下,嗣後却因政府財經政策關係,致公司財務陷於困境,顯與伊無關。況富昱公司財務發生困難時,由伊出面解決,與李○寶簽訂協議書,由李○寶承受中山凱悅電梯華廈之有關債權、債務,伊並無詐欺。

三.新竹地院判決被告均無罪(84年度易字第1364號,承辦法官徐福晉)理由如下:
1.富昱公司於81年間以價金一億四千五百萬元購買新竹市和平段四筆土地,並自81年5月間起領得新竹市政府工務局建造執照動工興建中山凱悅電梯華廈,直至82年9月間已將整棟十層大樓結構體完成,依台灣土地銀行頭份分行84年6月28日函所示富昱公司以上開建築基地向該行設定抵押借款一億二百萬元,並以中山凱悅電梯華廈核貸一億四百萬元,已撥付五千五百三十萬元;而另以該筆土地向蔡○上等五位債權人設定第二順位抵押借貸三千萬元;預售屋承購戶至停工前已繳付之房屋款項為一億三千二百七十七萬零二百元;兼向林○寶等人籌集資金共二千三百八十八萬元。是以上揭共三億三千二百八十七萬零二百元均應用於中山凱悅電梯華廈興建工程中,而富昱公司支付該建築基地價金一億四千五百萬元,中山凱悅電梯華廈自81年5月動工至82年9月間停工止,共付出工程款一億一千八百五十五萬七千五百二十八元,此二項金額共計為二億六千三百五十五萬七千五百二十八元,固有八千九百三十一萬二千六百七十二萬元之差額。

2.被告鑒於中國建築經理公司對於新竹市北門段八筆土地價值而可據以核貸金額之評估,遂於81年3月18日以被告黃○芬名義向謝○偉及吳○峻承購新竹市北門段八筆土地共支付定金八千七百六十二萬元,因向土地銀行新竹分行申貸四億三千萬元,因受中央銀行實施「選擇性資金管制」,對建築融資採取嚴厲限制,經評估結果核定二億五千萬元之購地貸款,因與黃○發擬借貸金額相距甚遠,貸款額度不足支付前開土地價金,故而未予借貸,致不能支付土地價金,其所已付定金共八千七百六十二萬元遂被沒收。

3.若不列計廣告、人事等雜項之支出,大體而言,以上揭收支餘額8931萬2672元扣除沒收之定金8762萬元,僅餘169萬2672元之差額,是以尚無直接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二人,未將收受之款項用於興建中山凱悅電梯華廈。

4.承包商陳○華等人自81年7月起至82年9月間止,按工程進度向 富昱公司領取工程款,共計領取工程款53.814.814元,嗣因富昱公司周轉困難,所餘工程款一千六百多萬元未領即各主動停工,然中山凱悅電梯華廈之債權債務由李○寶承受後,尚未領工程款僅餘4.587.820元,足證被告二人並無惡意拖欠工程款之情事。

5.綜上各節所述,尚乏積極事證足資證明被告等對於集資、購地、借貸、預售中山凱悅電梯華廈、工程發包等事項有何施用詐術,使人陷於錯誤之惡意私圖,遂難繩以詐欺取財之罪責,應依法諭知無罪。

四.二審即台灣高等法院判決檢察官上訴駁回(84年度上易字第5785號,受命法官楊貴雄)

1.新竹地院判決被告二人均無罪後,檢察官依法上訴,其上訴意旨:
(1)被告二人向案外人吳○峻等購地之定金八千餘萬元,顯由中山凱悅電梯華廈所收取之資金而來,縱或因銀行銀根緊縮未如被告所預期之核貸金額致遭沒收訂金,然被告既向中山凱悅電梯華廈預購戶按工程進度收取工程款,自應悉數用於施工,其將之挪為他用,應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2)被告黃○芬於中山凱悅電梯華廈預售時確有參與銷售且既負責會計業務、文件轉呈,怎可謂就實際業務不知云云。

2.台灣高等法院判決駁回檢察官上訴之理由:
(1)查一般建設公司興建房屋,同時間推出二個以上土地個案,所在多有,其間若同屬一公司,財務支配互為支援,乃公司資金正常之運作,是被告等縱有將中山凱悅電梯華廈所收取之資金挪用購買另一土地,以待興建另批房屋推出販售,詢難謂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2)被告黃○芬為名義負責人已經原審查明無訛,伊為被告黃○發之女,承父命行事,而未參與決策,非無可能,況黃○發為實際董事長,其亦無成立共犯可能。
(3)引用新竹地院判決理由。
(4)綜合以上檢察官上訴應認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結語:
富昱公司倒閉後,媒體喧騰一時,以被告黃某父女為經濟罪犯目之而大事報導,然而,新竹地院法官徐福普及台灣高等法院受命法官楊貴雄不受媒體報導影響,秉公辦案,還被告黃某父女清白,堪稱當今包青天。


本文於民國96年11月20日在透視全球報導雜誌發表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