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執法 難怪交通敗壞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7-06-02 22:52:56 (1099 人氣)



2007年5月27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吳美惠君大作〝台灣行路、生命賤如螻蟻〞其中〝能夠把別人的生命當做自己的生命一樣地珍惜,才能夠徹底奉行禮讓的美德。走在異鄉的馬路上,覺得自己像個人;走在自己國家的馬路上,卻常覺得生命賤如螻蟻〞一段話,於我心有戚戚焉。

2006年12月16日上午9時許,常年旅居國外電腦軟體工程師葉某在國內騎輕型機車遇連續閃黃燈十字路,減速通過十字路口時,被橫向連續閃紅燈保險公司女性業務員曾某所開小自客車撞及且繼續將輕型機車往前推移達二公尺多,致機車在路面留下二公尺多長之刮痕。葉某被撞後,連翻帶滾二圈,始免於被小自客車當場壓斃,但已遍體擦撞傷,血流滿面。

交通警察來了,值勤員警陳某只填發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登記聯單,記載著雙方姓名、車號、發生地點、聯絡電話,至於責任歸屬,誰撞誰、誰受傷,隻字不提,對於不理會連續閃紅燈交通號誌,不停看清楚左右有無來車,却將車直入十字路,撞人後不即停車,竟繼續將車往前開達二公尺多而撞傷他人之曾某也不開紅單處罰。事故發生後,曾某却迄不對被害人說聲抱歉,她說賠償問題,有保險公司負責,刑責方面後來查知她有當檢察官的親戚當靠山。

事隔一個多月(2007年2月12日)葉某向交通大隊函詢對開車撞傷他人的曾某有無開紅單處罰,處理現場員警陳某即打電話給葉某,說是:不查,即不開紅單,既然要查,雙方都要開紅單,雖然被撞,也不例外。果然,4日後,葉某接到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紅單),指葉某〝行經閃黃燈路口未減速慢行致肇事〞。對於曾某却指稱伊支線道車未讓幹線道車先行,但對於不理會連續閃紅燈等等,隻字不提,顯係避重就輕。

員警陳某以葉某被撞,即指其未減速通過十字路,其推論毫無實據。因葉某縱然下車拉著機車通過十字路也難免被撞。葉某並非騎機車去撞他人,而是被小自客車所撞,是被害人,員警却指葉某〝肇事〞,故要開紅單。交警究係對交通法規不懂,還是故意將查詢者一併處罰。

曾某如此開車方式,很明顯極其容易撞死人,她雖沒有殺人的確切故意,但其心態,顯然是縱然撞死人也不在意,在刑法上叫做不確定故意,也是故意的一種,故曾某被控告觸犯殺人未遂罪。

檢察官開庭偵訊,由於其他案件偵訊時間的拖延,本案開始偵訊時間比原定時間足足延後二小時,偵查庭外,從未看到曾某等候開庭的蹤影,雖然她已按時報到。而偵查庭在檢察官們出入辦公室關卡的旁邊,本案偵訊開始時,曾某即從關卡閃出,進入偵查庭應訊,足證曾某在檢察官辦公室等候開庭,曾某親戚在當檢察官,沒錯。

曾某開小自客車,遇連續閃紅燈之十字路,不停車看清楚左右有無來車,闖入十字路,於撞到他人機車後,繼續將機車往前推移達二公尺多始停下,若非被害人連翻帶滾,必被當場壓斃,真是命大。

如此嚴重草菅人命的開車方式,處理現場員警却於事隔一個多月未對曾某開紅單處罰,當被害人查詢時,對被害人竟一併處罰;曾某於被控告殺人未遂案等候開庭,竟不是在法庭外面,而是在另一檢察官辦公室,執法人員如此呵護曾某,難怪曾某以草菅人命的開車方式開車而有恃無恐。

檢察官偵訊時,問被害人葉某,願不願和解,葉某答稱不願意,理由是:曾某若不予適當處罰,日後若再開車撞死人,我也有責任,暗喻檢察官若不對之依法提起公訴,姑息養奸,檢察官您也有責任。妙哉!此答。

勒索使智慧人變為愚妄;賄賂能敗壞人的慧心。(傳道書七章7節)


註:本文於2007年6月2日在個人網站及中國法院網發表。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