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談法定代理人連續犯與牽連犯之適用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7-04-12 13:02:49 (1672 人氣)


一兼評最高法院判決意旨一 
法人與自然人同是法律上所稱之人,法人則有法定代理人對外代表法人。自然人犯罪,依法受刑事處分,即應負刑事責任。但法人由於屬性的關係,不能承受刑事責任,例如能判法人有期徒刑數月,把法人送進監獄執行嗎?當然不能,因此,原則上法人不能成為犯罪主體而受刑事制裁。

刑法修正前有關連續犯與牽連犯之規定,對於法定代理人能否適用?
依公司法規定之公司負責人及商業登記法規定之商業負責人皆為法人之法定代理人,而公司與依商業登記法成立之組織,皆為納稅義務人。納稅義務人以不正方法逃漏稅捐而處徒刑之規定,於公司法規定之公司負責人及商業登記法規定之商業負責人適用之,稅捐稽征法第41條、第47條分別定有明文;又按稅捐稽征法第41條之罪,依同法第47條規定,係將納稅義務人為公司組織或商號之刑事責任,基於刑事政策之考量,於其應處徒刑範圍內,轉嫁於公司負責人或商業負責人,於此情形而受罰之公司負責人或商業負責人,乃屬代罰之性質,
其既非逃漏稅捐之納稅義務人,當無所謂基於概括犯意逃漏稅捐可言,故公司、商號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無成立連續犯之可能,該公司、商號負責人因而受罰,亦不應成立連續犯,是公司、商號一次逃漏營業稅之行為,即是成立一次稅捐稽征法第41條之犯罪,公司、商號如逃漏稅捐多次,其負責人應成立多次同法第47條之罪刑,並併合處罰之。又受罰之公司負責人既屬「代罰」之性質,其本身並非逃漏稅捐之納稅義務人,亦即非犯罪之主體,此部分行為與公司負責人之其他犯罪行為之間,自無方法或結果之牽連關係。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5415號,85年度台上字第6065號,92年度台上字第4025號判決。揆諸上開意旨,其數罪或與他罪間均無從成立連續犯或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罰關係應予分論併罰。

以上最高法院之判決意旨有待商榷。
1.刑事責任,本為對自然人所科以之責任,法人原無負擔刑事責任可言。稅捐稽征法第41條之罪,依同法第47條規定,係將納稅義務人為公司組織或商號之刑事責任,基於刑事政策之考量,於其應處徒刑範圍內,轉嫁於公司負責人或商業負責人。故公司負責人或商業負責人乃屬代罰性質,其本身並非犯罪主體。其所謂代罰、即是代罪羔羊。

2.基於刑事政策,在特定行為,科法人以刑事責任,公司或商號皆為私法人,為法人之一種,又因法人不適於負擔刑事責任,乃以特別規定,由法人之負責人代罰。法人之負責人並非犯罪主體,其犯罪主體為法人。不問是法人或自然人,皆應一視同仁,皆能適用連續犯或牽連犯之規定,蓋法無明文規定法人不適用連續犯或牽連犯之規定。為犯罪主體之法人既有連續犯與牽連犯規定之適用,何以為代罪羔羊之自然人不適用之。

3.最高法院前開判決意旨之理論基礎,在於法定代理人非犯罪主體,犯罪主體乃法人,而法人又不能承擔刑事責任,基於刑事政策,故規定由法定代理人代法人受罰,法定代理人為代罪性質,本身非犯罪主體,故無所謂基於概括犯意逃漏稅捐可言,因此法定代理人代罰,不能適用連續犯與牽連
犯之規定。然而,法定代理人既非犯罪主體,其既係代法人而受罰,則其受罰範圍自以法人受罰範圍為限,即不能重於法人應受罰之程度,法律上法人既無不能適用連續犯與牽連犯之規定,何以為代罪羔羊之法定代理人不能適用之,其結果,代罪羔羊之法定代理人所受刑罰反而重於犯罪之本尊。(數罪併罰當然重於適用連續犯與牽連犯之處罰)顯與公平正義不合。故以上依公司法規定之負責人及商業登記法規定之商業負責人於該納稅義務人以不正方法逃漏稅捐而代受處罰不適用連續犯與牽連犯之判決意旨,顯然不妥,有違公平正義。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