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正廉明的好法官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7-03-09 22:47:45 (1638 人氣)




李氏家族不和,弟告其兄犯公共危險罪及妨害名譽罪,經檢察官偵訊後向高
雄地方法院聲請對李兄簡易處刑(95年度偵字第6875號,檢察官游○汶)高雄地院為簡易判決,判李兄連續犯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六月,如易科罰金,以三百元折算一日。又公然侮辱人,處拘役五十日,如易科罰金,以三百元折算一日。(高雄地院95年度簡字第2077號,法官施○寶)李兄不服,依法上訴,嗣經高雄地院普通庭審理改判李兄公共危險罪部分無罪,公然侮辱罪部分公訴不受理(95年度簡上字第601號,審判長法官黃三友、陪審法官洪佩婷、受命法官陳盈吉)

依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所載:
被告李○訓,因與其弟李○鏞間之親屬相處糾紛而心生不滿,竟分別基於妨害公眾往來安全之犯意,先於94年2月15日晚上6時許,在李○鏞位於高雄縣岡山鎮……..住處門口供公眾往來通行之馬路上,以在道路面上潑灑機油之方式使路面溜滑,致生公眾往來之危險,嗣於同年月17日晚上7時許,在其母親鄂
○○位於高雄縣岡山鎮……..住處門口之不特定人得共見共聞處所,公然以「你雜種」,「你這個朝天○」等語侮罵李○鏞。

高雄地院依上開檢察官聲請處刑書判決被告李○訓公共危險罪及公然侮辱罪均成立,被告李○訓不服,委請律師上訴。在上訴審中,辯護意旨如下:
一.公共危險部分
1.被告坦承於94年2月17日下午1時30分許有在其弟即告訴人李立鏞房屋邊走
道潑灑少許機油之行為,但否認有於94年2月15日做出同樣之行為。
2.告訴人為一好訟之徒,房屋邊裝設5台錄影機,既有94年2月17日之錄影帶,
以證明有人(經勘驗為一男子,不詳為何人)在其房屋旁灑機油,為何提不
出94年2月15日之錄影帶,足證告訴人挾嫌意欲其兄即被告受連續犯依法加
重其刑之處分。被告連續犯部分,根本不能證明。
3.被告所灑機油量僅0.9公升,地表粗糙,有吸納性,不可能讓人滑倒,且現
場 路面僅3米寬,非告訴人所稱10米寬,現場鮮有人路過,且被告乃緊沿路
邊牆角灑機油,目的在污染告訴人居處環境,不可能有人故意緊靠牆角走
路。證人李曉琦即係到現場清理油污,焉能滑倒受傷,證人李曉琦與告訴人
站在同一陣線,所證為偽證,不可採。
4.關於現場實況,請履勘,免於紙上談兵,不切實際。

二.公然侮辱部分
1.被告辱罵告訴人乃是93年12月底之事,告訴人所提錄音帶僅能證明被告辱罵
內容,不能證明其時間點。告訴人硬說是94年2月17日晚上7時在其母鄂元
靜家門口為之,以規避時效已消滅,不得告訴之法律規定,居心不良。
2.證人即岡山分局警員張力元及王秀全均未證稱被告對告訴人於94年2月17日
有辱罵之行為,有95年1月23日檢察官偵訊筆錄可稽。故原簡易判決引據檢
察官聲請處刑書所載證人張力元於審判中之證述及偵查中之證述,認被告有
公然侮辱之犯行,顯有違誤。
三.本案純屬被告、告訴人等家族間不睦,家族內竟分派系,互相攻擊控訴,實
為家族之不幸,被告並無能力聘請律師為其辯護,乃係其姊李曉薇基於姊弟
之情,聘請律師為被告辯護者,併此陳明。
四.本案被告所為,尚不足以論罪,懇請撤銷原審判決,諭知被告無罪,至禱。

高雄地院普通庭判決被告李○訓公共危險部分無罪,公然侮辱部分公訴不受理。理由如下:
一.被告李○訓被訴犯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部分:
A.94年2月15日晚上涉犯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犯行部分:
1.經勘驗告訴人李○鏞所提出之監視錄影帶顯示,並未有標示日期及潑灑機油
之時間;畫面中之男子,不足以辨識為被告。
2.告訴人亦未親眼目睹被告有潑灑機油之行為,其多次指被告潑灑機油之時間
又相差1小時30分,難以認其指訴為可採。
3.證人李○琦、陳○成均僅能證明告訴人家門前遭潑灑機油之事實,然均未親
眼目睹被告潑灑機油,僅憑渠等之證言尚不足以認定被告為該日潑灑機油之
人。
4.證人陳○禎於本院審理時證述:95年2月15日晚上6時許被告載伊至告訴人家
門前灑冥紙,約於同日6時45分許離開前往被告母親家,被告在該處與鄰居
發生爭執並打架,隨即至醫院驗傷,亦足認被告並非當日前往告訴人家門前
潑灑機油之人。
5.該日告訴人家門前遭潑灑機油之處,係門口之斜坡上,而非供人行走道路
上,尚未達妨害公眾往來安全之程度。
B. 94年2月17日下午1時35分許涉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犯行部分:
被告雖坦承有前往告訴人住處門口潑灑機油,但經查所潑灑機油量少,潑灑
路面甚廣,機油散佈於路面,並未造成油漬之積累,不足以構成妨害公眾往
來安全之程度,被告潑灑少量機油於路面之行為,在社會功能認知上雖屬可
非議之行為,然在客觀上尚未達妨害公眾往來安全之程度,本院自無從認定
被告有何妨害公眾往來安全之犯行。

二.被告李○訓被訴公然侮辱罪部分:
告訴人所指公然侮辱犯行之時間為94年2月17日晚上7時許,距其提出告訴
之日期94年10月20日顯已逾六個月以上,其告訴已逾得為告訴人之期間,
其告訴顯不合法,本院自應為公訴不受理之判決。

結語:司法官貴在公正廉明,審辨是非能力強,心存公正,法學素養高,必然是人民所仰賴的好法官。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