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人民保母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6-12-20 09:24:01 (1037 人氣)





筆者因是國際同濟會台灣總會法律顧問,民國九十五年九月三十日應邀參加高雄市某國際同濟會會長交接及授證紀念典禮,當日下午五時許,駕車(1029-MF)前往,途經高雄市苓雅區某一十字路口遇紅燈,前已停有一部紅色小自客車(S7-6140下稱前車),筆者將車緊接其後停住,唯因一時疏忽,未踩緊剎車,致車緩緩前移,發現時趕緊再剎車;但已來不及,後車輕輕碰上前車,筆者隨即將己車稍往後退,以保持距離,且依筆者數十年開車經驗,如此兩車輕輕一碰,不致發生撞損情形,因此未下車,但前車駕駛為一年輕太太,已下車察看其車後面有無被撞損,筆者為慎重起見,乃跟著下車察看,並未發現前車後面保險桿及已車前面保險桿有任何損壞情形,於是對著那位太太說:「小姐,很抱歉,我開車不小心,輕輕撞了妳的車子。」那位太太並無任何回應,筆者乃即上車,打算將車開走,豈料那位太太仍然站在她車子旁邊撥打手機,筆者心想,啊呀,這位太太還真難纏,她到底要叫誰前來了啊,我可沒閒功夫跟妳耗,於是將車再倒退,然後開到前車左邊停下,將右邊車窗搖下,舉起右手對那位太太招呼說,小姐,我有事先走了,隨即將車開離現場,直赴慶典會場。

慶典進行中,約當晚八時左右,筆者手機震動了,是太太打電話告知苓雅區民權路派出所警員打電話來,說是筆者開車撞了別人的車,人家已告到派出所了,要筆者趕快去做筆錄,因為那是刑事案子。為免太太擔心,簡單告訴太太當時情況後,答應立即回去。因車子行照是太太名義,所以太太隨筆者同去派出所,出發之前,將車子前面保險桿拍照存證,到了民權路派出所,將車停下,發現那部紅色小自客車也停在那裡,也將該車後面保險桿拍照存證,然後夫妻一同走進派出所,表示就是派出所要找的人,同時發現那位紅色小自客車駕駛及其一家大小都在派出所裡。那位主辦員警招呼筆者坐下,筆者就將當時發生碰撞情形向員警說明。敘述當中,有位男子站在筆者面前,二度阻擋筆者的陳述。筆者問,他到底是誰,旁邊有另一男子說他就是那位太太的丈夫。筆者就對面前的那位男子說,當時你又沒在現場,你別阻擋我的陳述。當筆者陳述完畢,要求員警察看那部紅色小自客車,以明到底有無被撞損,並說如此情形,你們派出所也要受理嗎?員警回說只要有人報案,就得處理,並進一步要做筆錄,筆者說既無人員傷亡,車子也無損壞,成什麼案子,你們竟然也要受理偵辦!員警說:人家告你肇事逃逸。筆者回稱根本不是車禍,我離開現場,算什麼肇事逃逸?員警說,是不是肇事逃逸,由檢察官認定。啊呀,這樣的事情,還要移送給檢察官偵辦,當場,筆者表示是律師,意思是說你們要唬人,竟然唬到律師頭上來了,免了吧!筆者當場對紅色車太太再度表明歉意,要求別告了,那位太太不表示意見,倒是她的先生嗆聲說,派出所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另一男子嗆聲說,公事公辦;公事公辦!意思是說不能就此了事,筆者問另一男子,請問你是?答稱,我是這裡的主管,請問你貴姓,答稱我姓吳。然後員警堅持要做筆錄,那好,你做吧!於是員警先做筆者的酒測,結果是零。員警改口稱等交通隊的人來做筆錄,並拿出交通隊繒製的現場圖給筆者看。啊呀,原來紅色車太太早已請交通隊到現場繪圖處理了,筆者因不能漫無時間限制地在派出所等,於是答應等半個小時,但是等了一下子,員警稱交通隊的人現在很忙,沒辦法來,筆者可先回去,等交通隊的人來了再通知筆者前來做筆錄。於是筆者跟太太就離開派出所,回家去了。走出派出所時,太太說她認得那位阻擋筆者陳述兩車碰撞經過情形的那位男子是警員,但不知是那個單位的。這時筆者恍然大悟,原來是警員與警員的關係,老百姓可要遭殃了。

一般來講,兩車輕碰,既無人員傷亡,車子也無損壞的情形,不能算是車禍。那位紅色車子的駕駛,藉著她老公是警員,為此小事,竟然電告其夫出面,那位警員竟然電請交通隊人員前來現場處理,然後全家大小到了管區民權路派出所報案,派出所主管竟然為此事也予以受理,指派員警「偵辦」,紅色車太太一家大小就在派出所待了好幾個小時,真是來勁。而民權路派出所不知是不是平時無事可做,為此不構成刑事問題及民事問題的事,也以一個案子來進行「偵訊」,還對筆者太太說這是個刑事案子(肇事逃逸)非要筆者前往派出所接受偵訊不可。此事已經過二個多月,筆者迄未接到民權路派出所員警的通知,說實在的,交通隊的人才不會那麼無聊,為此事再到民權路派出所對筆者做「偵訊」筆錄的,讀者諸君,您說是也不是?

註:本文於2006年12月20日在個人網站及中國法院網發表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