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院是否盡脫封建官僚習氣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9-02 06:01:46 (1719 人氣)






法院與人民的關係最重要的是審案的公正與否,在審案的過程中即會表現出是否有封建官僚習氣。[/color]我國民事訴訟制度,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法院就當事人所主張之事實及其提出之證據依法做出判決,並無何涉及是否封建官僚問題之規定。然在刑事訴訟制度,則採職權進行主義,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認定事實,然後做出判決,在審案過程中即有訊問被告之舉。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明文規定: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及其他不正之方法。這種規定,即是排除以往封建官僚時代審案依始即先「威武.....」一番及動輒大拍堂板等等的惡習。隨著時代民主法治思潮及物質文明的進步(開庭時有錄音甚至錄影)法官在法庭上作威作福的場面,雖不能說絕對沒有,但事實上確難再見,所以幾乎已然盡脫封建官僚習氣,茲舉一具體實例供品味、參考、認定。

告訴人蔡○雄向檢察官控告蔡○鵬、楊○萍共同詐欺,被告蔡○鵬經檢察官依詐欺罪嫌提起公訴,被告楊○萍卻獲不起訴處分,告訴人不服,依法申請再議,經上級檢察官發回續查結果,經另一檢察官亦將楊○萍依與蔡○鵬共同詐欺罪嫌提起公訴。法院數度開庭審判,除被告蔡○鵬外,卻從未見被告楊○萍到庭應訊。告訴人不解,請教律師(此時在審判庭尚未受告訴人委任為告訴代理人或附帶民事訴訟之代理人,故並未到庭了解),律師依其職業上之常識判斷,認定後起訴的楊○萍詐欺案可能由別股法官承辦,囑告訴人下次開庭時要求法官將起訴的楊○萍詐欺案合併審判,理由是被告二人具有共犯關係,且已起訴之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亦以該被告二人為共同被告,但卻未見效,至此,不得已,律師正式受告訴人委任為附帶民事訴訟之代理人,當庭向法官提出合併審判之要求,但仍無下文。律師乃親自向法院服務中心查詢楊x萍詐欺案在法院之案號及股別,俾進而正式具狀向法官要求併辦,詎料,法院服務中心之電腦顯示,根本無楊○萍詐欺案,此時 ,律師以為是檢察署迄今竟未將楊○萍詐欺案移送法院審判,乃親自向檢方承辦書記官查詢,經 該書記官調出辦案簿並出示移送審判登記資料,赫然發現蔡○鵬與楊○萍雖先後被提起公訴,但卻在同一移送函同時檢卷移送法院審判。但在法院的分案簿中卻無楊○萍詐欺案,即楊○萍詐欺案一 到法院即行消失,當然不被審判。律師為慎重計,乃親 向法院承辦蔡x鵬詐欺案之書記官查詢,又赫然發現楊○萍詐欺案偵查卷與蔡○鵬詐欺案偵查卷在一起,足證檢察署作業無誤,而法院承辦 法官竟對楊○萍詐欺案已被提起公訴,並一併移送法院審判一事視若無睹,未將楊○萍詐欺案交由 法院分案人員補分案並合併審判,任令楊○萍詐欺案一到法院即行消失。不得已,律師乃正式具狀敘明檢察署移送函文日期、文號、內容、二案一併移送,要求法院將此二案一併審判,此時,法官方將楊○萍詐欺案卷交由分案人員另行分案及一併審判。此二案同時移送,卻各別分案,相 距達二個多月合併審判不久,法院對於被告二人已為檢察官不採的種種辯解,不予採信。,卻另 行替被告找個理 由判決被告均無罪,告訴人接獲判決,不勝駭異,乃具狀聲請檢察官依法上訴。該案仍在上訴中,實體判決結果如何,當由上級審法院依法審判,非在本文討論之列。

  鑑於前述楊○萍詐欺案險被吃案,乃將經過情形向司法院刑事廳反應,經該廳函知原承辦之地方法院對於楊○萍詐欺案延宕分案及審理程序涉有缺失乙節,請查明逕復,並副知該廳。半個月後,該地方法院函復律師並副知司法院刑事廳,略以:「一、......兩案合併為一函移審殊屬少見,致本院分案人員於八十五年六月五日分案時,百忙中抽起訴書正本據以分蔡○鵬詐欺,疏未注意係二件不同被告之起訴書,而漏分底下另件起訴書之被告楊○萍部分。二、案卷於分案復送交承辦股依法審判,承審法官於審理中據貴律師以言詞及具狀聲請合併審理被告楊○萍詐欺部分,經詳閱案卷,發現分案時漏分另案起訴之被告楊○萍詐欺部分,乃於八十五年八月二十六日通知分案人員,就漏分部分分案補登合併前案審理,並已依法審結。........三、查本院每日受理刑事案件均在百件以上,分案過程及查註前科等程序繁瑣,分案人員須趕辦於當天分完送達承辦股,以踐行隨到隨辦而免耽誤訴訟當事人之權益程序,故分案人員均遴選平日工作認真嚴謹,負責盡職之同仁辦理,工作十分忙碌,本件純屬忙中疏失,致漏分另件起訴之被告,顯係無心之失,其後,承審法院於審理中已據貴律師之聲請..........並無故意吃案違法情事,均已促其注意改進。」

該法院在上級機關指示下對律師詳細作覆,盡量解釋分案人員無吃案之故意,似可理解。但楊○萍詐欺案,若非經律師鍥而不捨之追尋,必在法院造成吃案之事實,法院人員必難辭其責。幸在律師追尋下,告楊○萍詐欺案雖有延宕分案達二個多月,然終究能被揪出而加以審判,法院對於律師為法院掘案之舉,除極盡自我解釋避責之外,毫無謝意,對於告訴人亦無歉意。

行正直路的,步步安穩;走彎曲道的,必致敗露。〈箴言第十章9節〉

註:本文登於1997年3月1日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