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猶未盡,法院是否盡脫封建官僚習氣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9-02 05:48:42 (1466 人氣)



 

 (八十六)年三月十五日,司法院施啟揚院長偕同該院秘書長、行政廳長、民事廳長、刑事廳長等一級主管及法學專家蔡墩銘教授蒞臨台南,在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與中、南部地區(包括台東地區,但高雄地區另有安排,故除外)的法官、律師召開座談會,研討主題是:如何加強刑事辯護人之辯護功能。筆者有幸與會,目睹施院長風采。院長致詞時,其態度、內容、極其平實懇切,令人瞭解當今司法最高首長對於改革司法企盼之殷。參與此次座談會的法官、律師,踴躍發言,各題高見,筆者自不能虛位以待。
 
自去(八十五)年年初以來,政府為維護社會治安,大舉陸續掃黑,到案者都被治安單位以涉嫌暴力恐嚇取財,依刑事案件移送各該地區檢察署偵辦,涉嫌人亦依刑事訴訟法規定,聘請在各該地區執業之律師為其辯護。雖然,全台灣所有涉嫌黑道份子,政策性皆集中在台東綠島監獄,但仍依刑事訴訟法規定,由各地區檢察署的檢察官各別偵辦。各地區的檢察官、辯護人亦千里迢迢,飛過高山,橫越大海,遠赴世外桃源的綠島執行職務,真是不亦樂乎,苦乎!司法當局也許考慮到安全問題,遂將原本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應由地區檢察署檢察官偵辦的案件,全部改由台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接續偵辦。各地區原接受選任的辯護人之律師,未必在台東地方法院有登錄,其未登錄者,此後再也接不到有關其承辦案件的任何訴訟文書,該辯護人的地位,就此消失。甚至,各地區檢察官亦未將案件移由台東地檢署檢察官接續偵辦之事通知原辯護人,各辯護人僅能由媒體報導得知此事。辯護人未受到應有之尊重,在朝法曹亦未具應有之禮數

從此次座談會討論主題觀之,此次座談會乃政府從事司法改革之具體行動之一。加強刑事辯護人之辯護功能,目的在扶正當今刑事訴訟尚採職權進行主義所可能發生的偏差。司法改革,在除舊污而佈新優,基本上須心理建設開始。語云,革新必先革心。目前的刑事訴訟制度,既尚採職權進行主義,法官獨立審判,採訊問式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自行判決。公平正義是否能實現,完全繫於法官的最後判斷。如何能不偏不倚,做出公允判決,基本上則須尊重辯護制度慎採辯護意旨法官絕對不可擅斷,而有絲毫官僚習氣的存在。既然言及司法改革,除舊污而佈新優,僅在此列舉一、二事實,供司法當局參考,俾能具體重視刑事辯護人之辯護功能,而達言行一致,共創新局。

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本由各地區檢察署檢察官偵辦的刑事案件,涉嫌人既已依刑事訴訟法規定選任律師為其辯護人,司法當局既因政策性關係將案件移由本無管轄權地區之檢察署偵辦,理應同時認定原受任辯護人就該案件有隨案到台東地區執行辯護之權利與義務,不受是否在台東地區登錄之影響。否則,原辯護人必無法繼續為其當事人盡力,而涉嫌人勢必再花錢在台東地區另聘律師為其辯護。新聘律師必須從頭開始瞭解案情,影響當事人權益。辯護人的辯護功能當然受到影響。又如,此次治平專案實施之前,曾因他案被檢察官提起公訴,審判中復已選任辯護人進行辯護工作,適逢該被告又被列為此次治平專案之被告,嗣後與其他治平專案之被告全部移送台東地檢署接續偵辦,並遭提起公訴,而由台東地方法院審判。該被告之原案亦由其他法院移送台東地院一併審判。然而,前案之辯護人卻未能獲得移審之通知,更遑論隨該案到台東地院繼續其辯護工作,情節與前述治平專案偵查中選任之辯護人相同。如此說來,院檢二方,做法相同,心態一致。關於這些,就加強刑事辯護人之辯護功能而言,顯有改進之必要。

註:本文登於1997年4月1日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