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法度 莫法度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7-16 14:03:47 (1144 人氣)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只是用的全是假名。話說阿花雖無閉月羞花之貌,但白嫩的皮膚,頗為端莊的容貌,倒也有幾分姿色。可是由於個性內向,如今都二十九歲了,還是沒有要好的男朋友,於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與長她一歲的阿雄訂了親。阿雄是個小工人,長相並不難看,中等身材,皮膚黝黑,雖是瘦瘦的,但也頗結實。阿花可真慶幸終身有靠,就在訂親的同一年,在長輩們所擇定的黃道吉日,高高興興地與阿雄結了婚。
 婚後六個月,阿花忽然回娘家,一住就是好幾天,且無回婆家之意。阿花起先雖難於啟齒,但在父母一再追問下,終於說出心中的苦衷、、、新娘子再怎樣的協助,郎君還是欲振乏力!莫法度。雙方家長交涉的情形是:男方雖一再找醫師治療,但莫法度就是莫法度。這種婚姻,女方當然不肯,乃要求離異,想不到男方的理由是,好不容易結了婚,為了辦婚事,也花了一點錢,要離,賠錢來!而女方的理由是,男方莫法度,就不該跟人家結婚。女方在精神上及物質上都遭受到損害,不要求賠償,已算便宜了男方,怎麼男方反而要求賠錢,真是豈有此理!此事無法私了,於是女方訴之於法,向某地方法院提起撤銷婚姻之訴。請求法院判決撤銷阿花與阿雄的婚姻。
 阿花提起婚姻之訴的理由是,阿雄患有陽萎之症,自結婚時起至起訴止,不能人道,阿花現仍是完璧之處女。結婚後,阿花為求婚姻之美滿,以期百年偕老,期待阿雄能治療以收魚水之歡,多方容忍,唯迄今為時已經過半年有餘,阿雄尚未能治療,徒使阿花過著有名無實之夫妻生活,長此以往,精神上將遭受嚴重之損害,夫妻感情破壞無遺,難期夫妻生活之和諧,痛苦不堪,實非良策。阿花認已無維持婚姻之餘地,應撤銷婚姻,以資解決。
阿雄却拒絕阿花的請求,理由是,阿雄與阿花結婚後,數度同房曾要求房事,然均因阿花冷峻對待或甚而拒絕,使阿雄心堥影響而難盡魚水之歡。阿雄對於房事雖然稍有自卑、羞怯之心理,但非不能人道,無陽萎之症更無不能治癒之事,請求鑑定。
  某地方法院於是函請當地某省立醫院指定期日鑑定阿雄是否不能人道,鑑定費則由醫院通知原告即阿花於指定鑑定期日負責前往繳納。該醫院却不通知阿花,只通知阿雄前往鑑定,由阿雄自行繳納鑑定費。阿雄經鑑定的結果是「性生殖器官正常」。於是某地方法院判決阿花敗訴,亦即不准撤銷婚姻,理由很簡單,阿雄否認不能人道,經鑑定阿雄性生殖器官正常,阿雄既非不能人道,阿花的請求應不予准許。
  阿花接到判決書後,一肚子氣,丈夫能不能人道,當太太的最清楚,什麼鑑定、什麼判決嘛!於是在父兄陪伴下,一同拜訪牛律師,要聘他代為上訴。牛律師一看地方法院判決書,心裡想,到底是阿雄莫法度呢?還是阿花不肯(行周公之禮)呢?房間裡的事,外人無從得知,牛律師也不例外,於是心生一計,問阿花:上訴後,如果要求高等法院的法官安排一適當的場所讓妳與阿雄去行(周公)禮,妳願意嗎?阿花大概是為了自己的幸福,顧不了害羞不害羞了,回答說:「當然願意,只要阿雄行,儘管上好了。他實在不行啊!」就憑這些話,牛律師接下這個案子。

  阿花的上訴理由:法院函請鑑定阿雄「是否不能人道?」醫院却函覆「性生殖器官正常」,顯未針對鑑定事項予以鑑定。蓋一年逾古稀之男子,雖因年齡關係不能人道,究未便指其性生殖器官不正常,反過來說,其性生殖器官正常,未必即能人道。法院竟採此鑑定而判決似嫌草率。又阿雄年三十,正值年富力強之年,苟能人道,阿花既與之結婚並同房達半年之久,焉有拒行房事之理?阿雄亦絕對不容許阿花拒行房事!阿花迄今仍屬完璧,有省立醫院診斷書為證,足證阿雄「無能為力」一不能人道,並請求指派法醫當庭重新鑑定。按法庭原本公開,唯遇有關於風化之特殊案件,可不公開,而在特定隱秘處所開庭或勘驗。

  阿雄的答辯理由:「性生殖器官正常」其意思當然涵蓋了能人道之問題,阿花企圖咬文嚼字,曲解文意,作為上訴理由實無可採。又性問題原牽涉男女雙方,故阿花縱然仍屬完璧,亦未可反證阿雄之無能,此外並以無氣氛致不能勃起為由拒絕與阿花在法院安排之隱秘場所行房事。

  某高等法院受理此案後,函請所在地另一省立醫院,主旨:阿雄於六十七年十月十三日下午二時到達 貴院,請鑑定阿雄之性生殖器官是否正常?性生殖器官能否勃起?勃起度數如何?時間如何?能否性交?鑑定費由阿花逕向 貴院繳納。副本分送阿花及阿雄。阿雄却無正當理由不接受鑑定,此後法院三次開庭,阿雄也無正當理由竟不到庭。由此可知阿雄心虛,即不能人道屬實,否則真金不怕火煉,焉有拒絕接受鑑定之理由?至於阿雄一再以阿花拒行房事為抗辯,但阿花為良家婦女(尚屬處女可證),苟不願與阿雄過正常性生活,焉肯與阿雄結婚並同房達半年之久。阿花一再強調隨時願與阿雄同房行周公之禮,為何阿雄竟以無氣氛為藉口而拒絕?照道理應趁此機會大顯雄風才對!顯然阿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高等法院再度函請所在地省立醫院鑑定,主旨:阿雄於六十八年三月二日上午十時到達 貴院接受鑑定(內容與前函同),牛律師判斷阿雄於接受鑑定時可能作弊,每次鑑定期日都親自到場觀察,這次也不例外。六十八年三月二日上午十時,阿雄由其生父陪伴到了醫院接受鑑定,但醫院對此鑑定工作並非做專案處理,而是按一般求診之例先行掛號,醫師按掛號診斷。輪到阿雄時,醫師帶其進入另一密室做初步性生殖器外觀診斷後,欲再做進一步診斷,即交付阿雄一玻璃管,命其單獨進入密室自行採其精液,詎料其父竟也潛入,此時醫師却在密室外之診療室繼續診斷其他患者,未及注意,經牛律師當場察覺,心裡想,等一下拿出來玻璃管裡的是阿雄的「東西」還是他父親的呢?遂馬上向醫師報告,醫師乃命阿雄之父退出密室,阿雄見「狸貓換太子」之計不得逞,乃與其父一同退出密室,父子二人却又持玻璃管走出診療室欲往他處,牛律師洞察其中有詐,當即報告醫師,問阿雄父子往外走意欲為何?答稱到別處商量去,醫師乃依牛律師之要求,命阿雄父子將玻璃管留下,等商量後回來接受鑑定時再給予該玻璃管。阿雄父子見二次施詐皆不得逞,乃悍然拒絕接受進一步之鑑定而離去。

  本案上訴後經過一番的折騰,不能證明阿雄有法度,最後還是回過頭來用地方法院所採取的鑑定判決阿花敗訴確定。但是,阿雄與阿花却私下和解離了婚。牛律師自嘆法力有限,雖費九牛二虎之力期能依法為阿花上訴並撤銷她那有瑕疵的婚姻,但是莫法度就是莫法度,最後阿花還是法外私了,以兩願離婚方式結束這有問題的婚姻。

人 當 以 訓 誨 和 法 度 為 標 準 。 他 們 所 說 的 , 若 不 與 此 相符 , 必 不 得 見 晨 光 。(以賽亞書八章20節)

 註:本文登於1983年7月16日高雄市台大校友會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