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官應具有勇於擔當的個性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1 23:56:40 (1373 人氣)



  司法官不問是檢察官或法官,皆係依據法律辦理司法案件。尤其是法官,乃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其目的皆在平亭曲直,維護正義,且皆具有獨挑大樑的特性,故司法官應具有勇於擔當的個性。

  就刑事案件而言,依筆者數十年的觀察,檢察官對於警、調等單位移送偵辦的案件,雖非絕對,但大部分「依法」提起公訴;至於法官,對於檢察官提起公訴的案件,雖非絕對,但却大部分「依法」判被告以罪刑;二審法官對於被告上訴的案件,雖非絕對,但却大部分「依法」駁回上訴。何以如此?「我又沒得到湯或粒,幹麼為他平反!免得被懷疑我是得到什麼好處。我這樣做,我的清白就絕對沒問題。」君若不信,茲舉一實例以明之。

  張二懷恨王五久矣,某日深夜,糾集胞弟張三、友人李四等三人,分持長刀、木棍齊至王五落腳處,一見面,對王五刀棍齊飛。此時此地的王五,手無寸鐵,匆促間,揮舞雙拳以求保命。然而,縱是「猛虎」,也難敵「群猴」,王五遍體刀、棍傷,自所難免。而張二等人臉部也有多處被撞擊而瘀血紅腫之傷。

  王五檢具診斷書,報警處理,控告張二等人傷害;張二等人也檢具診斷書控告王五傷害。於是乎,王五與張二等人皆以互毆成傷被移送偵辦。檢察官「順理成章」將王五等四人各以傷害罪嫌提起公訴;法官也「順理成章」將王五等四人各依傷害罪判罪處刑,只是王五被判罰金,張二等三人,各處有期徒刑六月、四月不等。

  查王五於匆促間被多人分持刀棍圍殺之際,為保命而揮舞雙拳,縱然有撞擊到張二等人身體的任何部位而致彼等瘀血紅腫之傷,乃屬必然結果,且合刑法第二十三條所定對於正當防衛之行為不予處罰,檢察官本可依此規定,對王五為不起訴處分,縱然王五被起訴,法官也可依此規定判王五無罪,何須「輕判」罰金,令王五也同時背負傷害罪名。使王五對於保命之行為須付出觸犯刑章之代價。難道法律要求人民守法,當被不法攻擊時,立正站好,等被打死後,再由法律來處理加害人?以實現所謂「公平正義」乎?


當時,我囑咐你們的審判官說:你們聽訟,無論是弟兄彼此爭訟,是與同居的外人爭訟,都要按公義判斷。(申命記一章16節)


     註:本文登於2001年4月1日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