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律師煮熟了的鴨子,飛了!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7-07 17:19:47 (1267 人氣)



 
律師倫理規範第四十二條前段:「律師間應彼此尊重,顧及同業之正當利益。」同規範第四十五條:「律師不得以不正當之方法妨礙其他律師受任事件,或使委任人終止對其他律師之委任。」諸位看官,且讓牛律師說個故事,可否讓諸君茶餘飯後回味一番,未可知也。

  某女士服務於某證券公司,與某投資人因業務上關係而熟識。某日答應該投資人口頭的要求,將新台幣六百萬元由自己之帳戶直接轉入該投資人之帳戶內,算是暫借數日。此外,某女士並為該投資人在股票市場上運作。豈料,短期內股價一直滑落,致有虧損,該投資人亦無歸還六百萬元之表示。某女士心生不安,恐股價若繼續滑落,出借之六百萬元將索還無望。不久,適逢股價又上揚,好不容易到達足以彌補前之虧損之際,某女士速將該投資人名義之股票拋出,並擬索還前借之六百萬元。此際,該投資人竟然「變面」,怒責某女士未經同意,於股價繼續上揚,有利可圖之機會,竟將股票拋出,嚴重損害該投資人之利益,非但不言歸還前欠之事,反而要求賠償二百萬元。否則,控告某女士背信之刑責。此時,某女士相當驚慌,借出之六百萬元非但一時間不能收回,卻又要挨告,真是倒霉透頂。

  透過某法界人士之推薦,某女士一臉沮喪,前來向牛律師哭訴,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煞是委曲,其處境著實堪憐。某女士斷斷續續地訴說。牛律師於耐心聽完其故事,進一步瞭解詳細過程,並綜合其重點後,問某女士對此事之意見。某女士堅決表示,如此惡徒、無賴,別說是二百萬元,就是一毛錢都不能給,否則,這是個什麼社會!牛律師務必鼎力幫忙,對抗此惡徒、無賴。寧願付律師費,也不能給這惡徒、無賴一分一毛。牛律師腦部運動過後,擬出保護該女士的方案:一、暫繳二百萬元之擔保金,先聲請法院對該投資人帳戶內之六百萬元實施假扣押。二、依法追償六百萬元。三、該投資人如竟然控訴某女士背信,則依法為某女士辯護。四、全部律師酬金二十五萬元。某女士經一陣子考慮後,表示願意付以上開支,斷然決定委任牛律師為其法律上之後盾,當即打電話請其公司之會計小姐送來現金三萬元為委任之定金,委任契約於焉成立。

  投資人卻又透過某種管道與某女士談判。該投資人於得知某女士已委任牛律師為其法律上的後盾後,猶不死心,但卻主動降價,自「索賠」二百萬元數度降至七十五萬元。某女士未即答應,唯卻又向據說有鄰居關係卻只是點頭之交的某大律師討教:七十五萬元到底給與不給?某大律師一副關心模樣,分析道:妳請律師要付律師費二十五萬元,又要繳裁判費、假扣押擔保金,將來官司結果如何,還很難說。就算官司打贏了,也要經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金錢及時間上的消耗是不少。對方原來要求二百萬元,如今只要求七十五萬元,如能以七十五萬元與之和解,可以省下二十五萬元的律師費,妳實際只多花五十萬元。至於已付三萬元定金,妳與對方和解後,可以和牛律師商量,只付些許談話費,請牛律師將三萬元定金退還給妳。如此一來,妳損失應該不大,是可以跟對方和解。

  某女士在某大律師的「好言」「好意」解說下,當初對「惡徒」、「無賴」一毛不拔的氣燄頓時消失,於是向「惡徒」、「無賴」低頭。付了七十五萬元給「惡徒」、「無賴」後,按照某大律師的高見,打電話向牛律師表示已依某大律師的意見付七十五萬元與對方和解。故不用打官司了,是否可以請牛律師退還三萬元定金。當時打擾牛律師的地方,願意按諮詢付談話費。啊,煮熟了的鴨子又飛了!牛律師按耐著性子,在電話中對某女士表示依規矩定金不能退:況且,當初「感同身受」,為汝「排難解憂」,用心思考,擬定方案等等,豈止二千元談話費已足! 

  某女士在電話中一再以某大律師「勸和」的理由表明何以不打官司了,並商請牛律師退還三萬元定金無結果後,竟又偕其夫,親到牛律師事務所要求退還三萬元定金。牛律師就是有牛脾氣,那是沒辦法的事。說不退就是不退。這對夫妻又抬出某大律師勸和的道理來。牛律師截然回說:「當初妳遭遇困擾,被欺壓之際所投訴的對象如果不是牛律師,而是某大律師,他如果勸妳別打官司,又恐怕『惡徒』、『無賴』告妳,因此不接妳的案子,而是勸妳付錢與那所謂『惡徒』、『無賴』,並與之和解,才怪!妳別以他的高見來索回定金為好。」這對夫妻還是不能理喻,最後牛律師說道:當初你們有困難前來投訴,得到後盾後,對方自二百萬元降到七十五萬元,有氣派的人請一攤也差不多了,何苦那麼在意那三萬元定金!「江湖話」一出,那男人無言以對,夫妻二人二話不說,突然站起,掉頭就走,永不回頭。

你的舌頭邪惡詭詐,好像剃頭刀,快利傷人。至於我就像 神殿中的青橄欖樹,我永永遠遠倚靠 神的慈愛。〈詩篇五十二篇2、8節〉

    註:本文登於1999年6月20日高雄律師會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