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定保安處分之適用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4 01:37:11 (1593 人氣)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於民國八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公布修正,並於同月二十六日生效。該條例於修正前並無於宣告徒刑之判決外一併宣告保安處分之規定,唯於修正後乃在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三年。」茲有於該條例修正前觸犯該條例,被移送偵辦至裁判時,該條例已修正並生效,則應否依修正後之規定於有罪之判決時併宣告保安處分伀j制工作三年。目前實際上竟有正反二種判決結果:

  一、採併宣告保安處分者,其理由:保安處分依刑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應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即應適用修正後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最高法院二十五年五月十二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亦同此見解。實務上亦有依此見解而併宣告強制工作者。

  二、採不宣告保安處分者,其理由:修正前之該條例,較有利於行為人,比較新舊法,從輕適用舊法論處。台灣高等法院對於被告呂某違反槍砲案之刑事判決即採此見解。唯最高法院認為,刑法第二條第二項明文規定,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高院未引用新法規定,又未闡明法理依據,判決理由似嫌不備,應發回更審。(詳八十七年三月十七日中國時報第六版社會新聞之報導)。

  查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原本無強制工作規定,為有效遏止槍械犯罪,維護社會治安,民國八十六年底,該條例乃增訂應強制工作三年之規定。該條例之修正,自有其現實社會環境之需要。然而,適用此條例時,不能不顧及法律之基本原則,否則,即為違法判決。謹就觸犯該條例者,行為時無併宣告強制工作之規定,裁判時縱已修正為有併宣告強制工作之規定,亦不能併宣告強制工作之理由,申述管見如左:

  一、按保安處分,依刑法第八十六條至第九十一條之規定,綜合之、包括感化教育、監護、禁戒、強制工作、強制醫療、保護管束等。刑法第九十二條第一項又規定:「第八十六條至第九十條之處分,按其情形得以保護管束代之。」同條第二項規定:「前項保護管束期間為三年以下。其不能收效者,得隨時撤銷之,仍執行原處分。」故雖判決令被告入感化教施以禁戒;或令被告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等,均按其情形得以保護管束代之。唯若其不能收效者,得育處所施以感化教育;或令被告入相當處所,隨時撤銷之,仍執行原處分而已。(按:強制治療不能以保護管束代之。)

  二、現行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定之保安處分,明定為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又保安處分雖未列為刑罰之範圍,但保安處分中之強制工作若干年,顯令被處分人失去自由若干年,且比徒刑之執行,就受刑人而言,更為艱難,故在法治上雖非刑罰,但實質上則更甚於刑罰。

  刑法第一條開宗明義規定:「行為之範圍,以行為時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此乃現行罪行法定主義之基本原則。故行為人於行為時,法無強制工作之規定,於裁判時雖有強制工作之規定,依罪行法定主義之原則,實不得對行為人宣告強制工作。

  三、司法院釋字第一○三號解釋:「刑法第二條所謂法律有變更,係指處罰之法律規定有變更。」故刑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裁判時之法律,但裁判前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乃指示處罰之法律變更後如何適用之原則。其前題乃指行為時及裁判時皆法有處罰明文,唯處罰內容或輕重有變更而已,並非拋棄刑法第一條所定罪行法定主義之大原則也。接著刑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乃為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補充規定。即關於保安處分之宣告,不問行為時,關於保安處分之規定是否有利於行為人,皆以裁判時之法律為據。其前題必須行為時亦有保安處分之規定,唯期間長短不一而已。若行為時無保安處分之規定,縱裁判時有保安處分之規定,此乃處罰法律之新創,而非處罰法律之變更,根本非在刑法第二條第二項適用範圍之列,不得宣告保安處分,否則,即有違反刑法第一條所定罪行法定主義之判決違背法令。


先前的條例,因軟弱無益,所以廢掉了。(希伯來書七章18節)


註:本文登於1998年5月15日全國律師。並獲時任司法院長施啟揚學長來函鼓勵,詳附件信函。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