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雖乏貪污實據卻明顯違法判決果真無法可治乎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4 01:23:52 (1105 人氣)



多年前建國黨立法委員李慶雄先生在立法院向當時任法務部長的馬英九先生質詢知否台灣高雄地方法院判決某煙毒犯無期徒刑的案件,上訴於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後改判無罪,所花代價為新台幣百萬元的十倍。當時的馬部長答覆:「對此問題,本人不便在此公開答覆,但可私下告訴您。」據李立委稱,當時司法院某秘書級官員稱:「有此傳聞,查證中。」

  按上類花費鉅款,能由南部傳聞到北部且直入司法當局的大案件畢竟不多,其他無此功力致民怨載道的案件,則不勝枚舉。法官一旦「橫柴扛入灶」,違法判決,荷包滿滿,暗爽不已,管它判決維持率少一分。得了好處,把心一橫,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般皆在陰暗處辦事,不為人知,唯有贓款金額龐大,足以震憾人心的大案件,方有衝破瓶蓋走漏消息的功力。但縱然消息外洩,引起注意,又如何。如今事隔多年,當年破功消息直入司法當局者,亦不了了之矣!多位司法首長皆言道:「一旦有貪污證據,一定嚴辦,絕不護短。」然而,貪污罪證,取之不易,前已述及,何況常有不了了之的情狀發生,致令對貪官污吏深惡痛絕者,徒呼奈何。
  
  某年,立法院姚立明委員遠至高雄參加司法改革座談會,即曾表示,對於某些法官所為明顯違法判決却又未能取得其貪污實證者,確實無法可治。其意即指無法律依據得以懲治。相信時至今日,諸位法界先進皆有同感。

  司法改革,歷任司法首長相當辛苦,改革之調,一彈再彈,改革成效又如何?癥結所在,依拙見,在於制度上的死結未解。

  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是為審判獨立;下級公務員依法施政,須受直接上級公務員的監督,是為行政監督。法官雖亦屬公務員,但因審判獨立;法官在案件審理中及判決時,不受任何干涉,當然包括不受上級長官的干涉在內。對於法學素養優良,公正廉明的好法官賦予審判獨立的職能,當然可以發揮司法應有的功能:平亭曲直、除暴安良、伸張正義。然對於法學素養雖不錯却唯利是圖,是非不分、公理不明、公益放兩旁,私利擺中間的爛法官,如賦予審判獨立的職能,則禍國殃民之事幹盡,司法功能非但盡失,反遭民怨沸騰的負面影響。故審判獨立,如是公正廉明的好法官為之,司法當慶;但如是烏漆馬黑的爛法官為之,則司法不幸!法官是好是爛,不能等閒視之。慎用於先固屬重要,而任用後之追蹤考核,尤以對爛法官之即時發掘與反應更有必要。

  依目前體制,固然有對於法官的考核制度。最具體者乃判決維持率。某法官經辦案件,判決後,未上訴者若干?上訴後仍能維持原判者若干?從而計算其所佔百分比。就此以判決維持率之高低評斷法官之優良與否,至於其操守如何,在常年考核中似乎不居明顯地位。君不見曾有某法院院長的「好」法官(能當法院院長者理應為好法官)正要更上一層樓時,因操守問題由於同僚的勇於舉發而致仕途急轉彎。

  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在民主法治的社會,有絕對必要。如今上級長官對於法官辦案,非但不能橫加干涉或指示,竟連法官於宣示判決前將判決文先行呈送上級長官審閱的制度也已廢除,在制度上已賦予法官完全的獨立審判。然而,前已述及,法官公正廉明,司法當慶;法官烏漆馬黑,司法不幸。依拙見,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但判決後,務必對之負責。故法官於判決後,案件如經上訴於上級審法院,上級審法官受理案件,對於下級審法官明顯違法判決,課以舉發的義務,交由特設機關如所謂廉正公署之類審判,以達即時發掘懲處的功效。如不幸上級審法官半斤八兩,其爛尤有甚之,案件繫屬的再上級審法官對於下級歷審法官皆有舉發的義務。如不幸,承辦該訴訟案件的上下級法官全黑,案終確定,最後唯賴職司風憲的監察院因人民的舉發而進行調查,依法彈劾及移送法辦,總須有匡正之途,否則司法休矣!人民慘哉!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一條雖規定,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告發。然而,上級審法官承辦案件,知下級審法官違法判決,應不在少數,但上級審法官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告發下級審法之例未有所聞。一般情況,上級審法官發覺下級審法官違法判決,心知下級審法官必然得有多多好處,否則,不致有如此差勁判決,上級審法官若是公正廉明的好法官,定將原審判決廢棄或撤銷,另為適法判決,如此而已,不致當「壞人」去告發下級審法官。下級審法官頂多判決維持率少一分,但荷包滿滿,暗爽不已,下次有機會,定會「閣再來」,長年下來,當官發財,理所當然。如果上級審法官同屬爛法官,好耶,機會來也。當事人在下級審花了大錢,案件既然上訴到老爺我手裡,你能不怎樣!於是維持那下級審的違法判決,當然不告發下級審法官,大家平安無事,財運皆隆,不亦快哉!但案至三審,是否仍為爛法官辦案,難說。萬一不是,所有下級歷審法官皆經告發,依法偵辦。故,任何案件從第一審法院開始,歷經二、三審,當案件未上訴至上級審之前,誰也不知將來承辦該案件的上級審法官是好法官還是爛法官,萬一在上訴當中,「不幸」遇到好法官,則為違法判決的下級審爛法官在心裡上必有為違法判決的恐懼,產生防止違法判決於先的功效。如下級審法官利慾熏心,不顧一切而為違法判決,上訴後一旦遇到好法官,則必須承受法律的制裁,違法判決即有翻案的法律上理由。

  依現狀,上級審法官,從未依法告發下級審法官,也不因此而負擔任何法律責任。現今,雖有上級審法官告發下級審法官的法律依據,但並無因不告發而課以的法律責任。故目前在制度上,如能增設課以上開不告發的責任,對於防止司法界一些令人「莫解」的判決,定有裨益。司法上的裁判品質必然提昇,司法威信之重建,指日可待。

附記:茲列舉令人莫解之案例於左以明之。

案例一:台北周人參賭博性電玩案
  被告身為治安人員,向違法電玩業者收取錢財,經檢察官依貪污罪提起公訴。一審法官改依詐欺罪判決。理由:賭博性電玩設置地點非在被告之責任區,該違法電玩之偵辦,非被告之職責,被告之收受錢財與職務無關。被告向違法電玩業者收受錢財,未向該電玩業者責任區之治安人員行賄,恰於收受錢財後,電玩業者不再受治安人員之「干擾」而已,故被告應係觸犯詐欺罪。

  按治安人員固有責任區之劃分,但並非表示對於責任區外之不法行為,無權偵辦。亦即任何地區之不法行為之偵辦,皆為任何治安人員之職責。任何治安人員向不法行為者收受錢財,焉能指與職務無關。此項常識難道法官不知?裝蒜!

案例二:高雄某少婦連續詐欺案
  某少婦年輕貌美,言語輕柔,夫又任某銀行主管,故平時甚為亮麗光鮮,然而在短短數年內分別向多人連續詐財共達數千萬元。某甲被詐數十萬元,依法向法院提起自訴於先,控告該少婦連續詐欺。審理中,其他被害人陸續各就被害事實及各自受數百萬元之損失分向法院提起自訴,分別由數位法官承辦。按上開案件依法本應合併審判,然而在被告皆未到庭之情況下,皆經法院分別以「同一案件經起訴者不得再自訴」為由而判決「自訴不受理」。各被害人分別上訴於二審法院後,亦皆為「上訴駁回」之判決,且皆不得再上訴而確定。按犯罪事實不同,當事人(被害人即自訴人)不同,何有同一案件之可言!足證該少婦之神通廣大。

神有治理之權,有威嚴可畏;他在高處施行和平。(約伯記二十五章2節)


註:本文登於2001年1月1日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