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憒的司法官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5-05-28 21:36:41 (646 人氣)



司法官當中,甚多公正廉明者,但昏憒無能者也不少。尤有甚者,某些司法官心是歪的。
1. 輕型機車左方向手把黑色圓型橡膠套輕輕劃過二千西西小自客車(下稱汽車)右側後車門把手外緣,根本不足以晃動汽車,汽車駕駛人(下稱本律師)前因自律神經失調在高雄長庚醫院門診,在偵查中所言「當時怎麼會晃一下」之言,顯然是幻覺之言,司法官(檢察官與法官)却硬咬此言做為本律師明知汽車與輕機車有接觸之證據。

2. 依車禍當時在後方行駛車輛之行車紀錄器所拍攝畫面,汽車是自輕機車左側超越,有員警擷取自行車紀錄器之照片及該錄影資料可稽,輕機車駕駛人郭劉秀琴却在車禍當日在高雄市民生醫院對交通隊員虛構事實誣指「汽車自後追撞輕機車,汽車車頭撞輕機車車尾,致肇事。」她為何做如此虛構誣陷之詞,乃因伊於汽車自左側超越其輕機車時,一時慌張,突然向右擺動方向把致輕機車向前倒栽蔥致「輕機車車頭撞地損壞」(詳其在三多路派出所之供詞)遂硬咬其摔車是本律師駕汽車自後追撞輕機車之故。本律師曾就郭劉秀琴此段汽車自後追撞誣陷之詞提出對自己有利之辯詞,二審法官竟然在判決中主動為其圓謊稱:「……考諸告訴人機車遭擦撞倒地,雖係左側把手碰觸被告汽車,然其猝然倒地驚駭中所留印象,難免以為機車係遭後車撞擊所致,尚難遽指其故作不實之指控。」然查:輕機車左方向手把黑色圓型橡膠套是從汽車右側後車門把手外緣輕輕劃過,證明汽車前大半部已超越輕機車,郭劉秀琴早已發覺汽車自左側超越,「發覺在先」「摔車在後」,其所為汽車自後追撞之指控絕非「其猝然倒地驚駭中所留印象」,且其誣陷之詞,具體且明確(汽車自後追撞輕機車,汽車車頭撞輕機車車尾,致肇事)故二審此段判決文,顯然故意袒護郭劉秀琴所誣陷之不法行為。

3. 郭劉秀琴所為指控,既然不實在,應認其係自摔,即應為本律師無過失傷害之認定。但一、二審法官却另作主張,主動為郭婦控告本律師汽車自左側將輕機車撞倒。然而,輕輕劃過,有力道將機車撞倒嗎?更可笑的是能讓機車倒栽蔥嗎?這樣的司法官能讓人民忍受嗎?

4. 交通事故,有自後追撞:即後車車頭撞前車車尾;有迎面對撞:即兩車車頭對撞;有從旁斜撞:即後車車頭從側面撞擊他車車身。有任何一項如此情狀,汽車駕駛人絕對知悉發生車禍。然而後車從旁超越前車,前車(機車)方向把輕輕劃過後車右側後車門把手外緣,留下一細長條紋(約3公分),汽車駕駛人坐於前方,對於如此輕微磨擦,絕對不能察覺,既不能察覺,焉能於聽到後方車輛摔車聲音必然察覺與本律師有關,簡單頭腦之人當知此理,然而,某些司法官却不知!是真不知,還是假裝不知!

5. 本律師一再強調,車禍所造成的過失傷害,只要合理賠償,達成和解,即可撤回告訴,不必承擔過失傷害之刑責,因此,無肇事逃逸之必要。又在市區到處裝有監視器,路上行車裝有行車紀錄器極為普遍,只要有肇事逃逸情事,馬上被捕獲,則原期僥倖免除過失傷害刑責必不能如願,且須再負更嚴重之肇事逃逸罪責,將是更糟,基於以上理由,絕對沒有肇事逃逸之必要與可能。本案刑事判決却以「肇事逃逸非必然會被錄影」為詞而否定上開沒有肇事逃逸之必要與可能之理由。然而,請問:為本案判決之司法官們,超越前車縱未保持半公尺以上之距離,是否必然會發生車禍?為何以「未保持半公尺距離」做為判定本律師有過失傷害犯行之理由。你們斷定事實有何標準可言。

6. 肇事逃逸案件,依當前司法實務,若未與被害人和解,除過失傷害罪依法判決外,對於肇事逃逸罪必重罰。然而,未和解,應是指肇事者不與被害人和解而言,若是被害人藉機敲詐,若敲詐未達目的,即堅不和解,從而未能和解,自應另當別論。本案郭劉秀琴案發當初即耍詐,虛構事實,誣指本律師自後追撞其機車,繼則獅子大開口,非獲賠65萬元,絕對不和解,且先後二次拒絕一、二審法院所為調解之安排。然而其請求損害賠償案,經民事判決只須賠12萬多元即可,則郭劉秀琴非藉機敲詐是什麼?刑事判決竟然以未和解而重判本律師1年8月,若非是腦殘即是在助長敲詐之風,這樣的法院那裡是實現公平正義之場所。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