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王金平黨籍判決之我見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4-06-25 20:30:42 (536 人氣)




立法院長王金平因就民進黨立委總召柯建銘涉及司法案件關說,有損國民黨聲譽,遭國民黨中央考紀會議決撤銷其黨籍,王金平認為撤銷程式不合法,乃向臺北地院提起確認黨籍存在訴訟,臺北地院認為國民黨撤銷王金平黨籍的程式,違反民法及人民團體組織法相關規定而無效。從而判決確認王金平之中國國民黨籍存在。
臺北地院的判決理由長篇大論,但精簡之如下,並分別評論之。
1. 臺北地院認為法院對黨員之私權紛爭有審查權
本件涉及政黨之處分致黨員私法上地位變動之爭訟,既為確認兩造間私法權利義務存否,而與單純黨務活動等政黨自治事項無涉,此等憲法所保障之社員(黨員)權內涵,尤其是涉及其資格之喪失,自為民事法院得以審理之標的。
評論:多年前,民進黨籍立委邱彰被民進黨中央考紀會開除黨籍(此處分比撤銷黨籍更嚴重)邱彰從而喪失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資格。昔日邱彰向臺北地院所提確認黨籍之訴,被認為是政黨家務事,法院無權干預而駁回之;今日王金平所提確認黨籍之訴,同是臺北地院卻認有審查權,也就是可以受理。臺北地院對同一類型案件,其前後判決理由互相矛盾,所謂「依法」判決,毫無標準可言。
2. 臺北地院又認為「撤銷黨籍」等同于「社員除名」之效果,考紀會無權撤銷之。
(1)黨紀處分種類有申誡、停權、撤銷黨籍、開除黨籍等四種,後二者均有使黨籍喪失之效果,等同於人團法所定之「社員除名」。除名是剝奪社員權之社團罰之制裁,必須在章程明訂事由,社員經總會決議開除者,以有正當理由為限。國民黨黨章所定之撤銷黨籍程式之規定,違反人團法及民法規定。有關政黨內部黨務運作、組織型態、党職人員選任等等均屬政黨自治之範圍,然而涉及黨員權益事項,尤其是剝奪黨籍即社員除名之程式,仍應回歸人團法規定為之。中央考紀會作成撤銷黨籍處分,違反人團法及民法規定,應屬無效。
(2)中央考紀會為職掌黨員懲戒的組織,是由秘書長選任黨性堅強之資深黨員呈報黨主席後組成,並不具有黨員代表之資格,亦不如黨員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中央常務委員會、中央評議委員會等均由黨員大會以間接民意之方式選出,考紀會之組成,已不具民意基礎,違反民主原則。中央考紀會固得到章程授權處理黨紀事件,但有關「社員除名」事項,仍應回歸到法定程式,亦即必需經由社團最高權力機關或意思決定機關之決議為之,抑或是經由具有社團大會間接民意基礎之機制決議並執行之。本件被告黨章將實質具有除名效果之撤銷黨籍事項授權予中央考紀會決議並執行,顯然違反人團法之民主原則。
評論:
1. 王金平雖為國民黨員,其為立法委員並非由人民直接選舉而出,
乃是由國民黨推舉者,且並無須經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議決,其為立法委員,本無民意基礎,全系由於政黨分配名額而任之,且又由於政黨運作,由在立法院占多數的國民黨籍立委選其為立法院長,故王金平之為立法委員及立法院長皆是由國民黨黨務運作之結果,其由於黨的栽培而能擔任立法院長,本應恪遵法令,本於公正無私之地位,善盡主持立法院職務運作之責任,竟然循私而就民進黨立委總召柯建銘所涉案件以院長地位進行關說,損害國民黨清譽莫此為甚,國民黨考紀會本於黨章所賦予之職權當然得議決撤銷其黨籍。致令其喪失不分區立委資格及立法院長之職務。

2. 一般社團,人數或為數十、數百,頂多數千,政黨黨員卻高達數十萬、百萬。社團就「社員除名」作業,或許得以會員大會或會員代表大會議決,但以政黨人數之眾,為對某一或少數黨員就「開除黨籍」或「撤銷黨籍」之處分,絕不可能召開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議決之,尤其是每逢選舉,或多或少的黨員違紀競選,或為其他政黨黨員助選等等,須依黨紀為「開除黨籍」或「撤銷黨籍」處分時,絕對不可能一一均以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議決之,此乃政黨生態與一般人民團體極大差異之處。因此,各政黨皆另於黨章中明定另設一考紀委員會專責處理黨員違紀處分事務,此乃各政黨內部所設考紀會職掌之法源。考紀會之決議,追根究底,應有所謂「民意基礎」。各政黨對違紀黨員之處分,莫不以此方式處理之,且行之多年,各被處分之黨員,從未有以考紀會之議決無「民意基礎」而申訴不服。法院竟然「多管閒事」指其無「民意基礎」而宣告其議決無效,法院之見解有如書生論政,不切實際,且其見解果真可行,則以往各政黨考紀會所為對黨員「開除黨籍」或「撤銷黨籍」之處分,各被處分人豈非皆可以今之法院之見解而興訟主張先前考紀會之處分皆無效而要求恢復各自之黨籍,其結果,法律秩序之安定性必遭破壞殆盡!

3. 中央評議委員會與中央考紀委員會皆非由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所遴選之黨員組成,而是同由秘書長遴選黨性堅強之黨員報由黨主席核准而由黨主席聘任。臺北地院指中央評議委員會系由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遴選之黨員組成,即與實情不符,足證臺北地院對政黨組織型態未盡瞭解。

4. 各政黨之考紀會各依黨章設立,專責黨員處分事務。而黨章系由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訂定,考紀會之職能,追溯其源為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故指考紀會之決議無民意基礎,違反人民團體法及民法之規定等,顯然有誤。

5. 政黨以考紀會之決議做出開除黨籍或撤銷黨籍之處分,不計其數,包括國民黨開除李登輝前主席在內,被處分之黨員皆無異議,今日對於王金平撤銷黨籍,卻認為應經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決議方有效,顯然基於雙重標準處理同一類型事件,違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之原則。

綜合以上各點論述,各政黨考紀會皆由精英黨員組成,代表全黨執行黨員考紀專責,其決議深具民意基礎。臺北地院「確認王金平國民黨籍存在」之判決,並不允當。

註:本文自2014年5月4日po上中國法院網,至2014年6月25日,
點閱數達432。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