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聽廈門海滄人民法院涉台法庭審判有感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4-04-24 23:11:19 (291 人氣)




2013年9月22日上午隨同海峽兩岸律師(廈門)論壇台灣律師團前往廈門海滄區人民法院旁聽涉台法庭之審判,有二點感想:

一. 律師充當兩造訴訟代理人不穿法袍,還以為原告、被告都是訴訟當事人本人應訊,但却發覺其攻防皆有專業水準,經訊問陪伴旁聽的海滄人民法院曹庭長,方知進行攻防之人皆為律師。在大陸,並未硬性規定以律師身分當兩造訴訟代理人必須穿法袍,這點與我們台灣的規定不同。

二. 審判程序進行中,諸如兩造訴之聲明及事實理由的陳述,調查證據之詳盡,兩造進行辯論等,程序分明,節奏明快;審判長(審判員)指揮訴訟,勘稱優秀,本件似可儘速結案。
然而,却有意想不到的情節發生。按民事訴訟事件,調解程序原則上皆先於訴訟程序,於調解不成立後方轉以訴訟程序審理。在訴訟程序中之準備程序或審理程序,法院雖仍可試行和解,如和解成立,則成立訴訟上的和解,和解筆錄也有確定判決的效力。當案件在審理程序進行到兩造辯論,並且辯論完畢,審判長當即諭知本案辯論終結,並定期宣判,以終結此案。從未見過案件經兩造辯論完畢後,審判長再問兩造訴訟代理人是否仍然有意送請調解之情節。
在海滄人民法院涉台法庭却發現審判員(在台灣稱為審判長)於調查證據完畢,進行辯論,且經兩造先後辯論完畢後,審判員並未立即諭知本案辯論終結,當然也未定期宣判,却問兩造律師本案是否仍需送請調解,兩造律師却竟然皆應稱同意,從而,本案當時未能辯論終結。對於本案怪異現象的分析:
1. 民事訴訟案件,若經和解,調解成立,審判員就不必傷腦筋去寫判決書,多輕鬆啊!所以,在案件進行到已可諭知 辯論終結時,不諭知,却問兩造律師是否願意再移請調解,
顯然存著調解若竟然成立,即可免寫判決書的一線希望,此乃小部分審判員共同的心思。

2.當審判員於兩造辯論完畢後再問是否仍須移請調解時,兩造律師心裡雖不甚願意,但表面上却不能不表示同意,因為,審判員問此問題,顯然是還不願結案,心存一線希望若調解成立,則可減少煩事一樁,有那位律師敢於表示不同意,一方面忤逆審判員的意願,另一方面恐被誤為「比較橫」,會給審判員較差的印象,如此一來,對於自己打此官司的勝訴希望,會有負面影響。

3.案件若已無調解、和解之望,應依法審理,進行辯論,然後依法判決。若藉故聲請調解或試行和解,顯然是在拖延訴訟,審判員應不予准許才對。但却由審判員主動問兩造訴訟代理人是否仍再調解,怪哉!有人說我們當時所旁聽的訴訟,那是樣板,但是觀察兩造訴訟代理人的攻防,却極其專業與用心,就算是樣板,其結局也不宜再移送調解才是。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