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恥的法律人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3-08-04 17:34:53 (548 人氣)




許許多多的法律人值得尊重,但不幸就是有少數的法律人真是可恥。

軍中下士洪仲丘死亡案,經法醫驗屍認定是〝他殺〞或〝他為〞,反正意義相同,即死亡原因一致,是被殺害。

殺人,有一人持刀猛刺對方,一刀斃命,此行兇之人即犯殺人罪。然而,殺人未必全是一人所為,也未必全是以刀刺殺。

洪仲丘下士在軍中,先則被關禁閉,繼則以過度操練,以疲乏其身瓦解其體,終至救治無效而死亡。在整個過程中,有多少軍人參與其事,有多少環節的段落行為由多少人負責執行。此許多軍人當中,沒有一人持刀刺死、砍死、或毒死洪仲丘,表面上看,並沒有任何人殺死洪仲丘,但將許許多多的軍人各個片段行為連串起來,就成為一整體的殺人行為,且發生死亡的結果。

刑法規定,數人共同殺害他人為共犯殺人罪,共犯雖實施各別行為,但應就犯罪結果共同負責。軍事檢察官將殺害洪仲丘的整個連環性的整體行為予以分割,使成各個片段的行為,然後由各片段行為人就所為片段行為負其責任,從而,所有參與犯罪的人不負整體性的殺人罪。軍事檢察官就起訴的十八人中,從未認定有何人殺死洪仲丘,而是認定各自犯了妨害自由、凌虐致死(請注意,非殺死,而是致死,其法律效果不同)等等,把明明是個犯罪共同體的殺人行為化整為零而使之各自負其片段的不關痛癢的罪名,則洪仲丘被殺却無人負殺人罪責,軍檢從而縱放殺人罪犯,這就是法律人在玩弄法律的可恥行為。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