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檢察官說:抓姦必須目擊在做愛!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3-02-28 11:33:54 (850 人氣)





一.張男與林女婚後隔年,林女生下一女,林女懷孕期間,張男即與陳女有親密交情,多次偕同出遊,舉止親暱,有擁抱親吻之舉動,數度深夜同進汽車旅館。林女生下一女回娘家之際,張男與陳女即在張男家中過夜,等等…皆有徵信社人員跟蹤照片可稽。
某日凌晨3時許,林女會同管區員警、徵信社人員同抵張男住處,林女以鑰匙開門,門已被反鎖,按門鈴,張男僅著內褲開門,見林女及員警、徵信社人員等,即將門關上,並予反鎖,致林女等人無法進入。林女乃囑他人破壞門鎖進入屋內,見陳女上身裸露,人在主臥室廁所。嗣經張男、林女、陳女三人在管區警察派出所共立下一協議書,略以張男與陳女因通姦,旋以不雅改為妨害家庭,張男與陳女各願賠償林女新台幣二百萬元,張男與林女所生幼女監護權歸林女,並約定賠償金給付方式,但並未約定林女捨棄告訴權。後因張男、陳女爽約,分文未付,林女乃控告張男、陳女妨害家庭,張男反告林女毀損及偽造文書,指林女破壞門鎖及盜蓋張男印章,將幼女戶籍遷往北部林女娘家。案經二位檢察官分別偵結,各為不起訴處分。

二.張男告林女偽造文書及毀損不起訴理由:
1.林女辯稱將幼女戶籍遷出,已得張男同意,絕無盜蓋張男印章之事。
檢察官認張男因有外遇,與林女感情破裂,若未同意,則私有身分證、印章當自行保管妥當,林女不可能輕易取得而盜用之。
2.張男之住處也是林女之住處,林女回娘家,家門被反鎖,為進入而破壞之,並非毀損他人之物,況當時張男與陳女深夜共宿一處,顯有通姦行為,林女會同管區員警及徵信社人員前來抓姦,為權利之行使,屬正當行為。

三.林女告張男、陳女妨害家庭不起訴理由:
1.張男與陳女固不否認有於林女進入住處時,其二人有衣衫不整之事實,然堅決否認有何通姦、相姦行為。
2.張男辯稱:當天約陳女至住處討論幼女房間裝璜之規劃設計,二人有喝一些酒,為了安全,建議陳女留下休息,陳女是客人,乃禮貌性將主臥室給陳女休息,否認有與陳女發生性行為。陳女辯稱:當林女進入主臥室時,伊正準備洗澡,伊未與張男發生性行為。
3.林女稱除拍到張男、陳女出遊,出入住家及汽車旅館的照片外,無張男、陳女通姦之直接證據。
4.徵信社人員劉某證稱,進入張男住處走到臥室時,張男、陳女都不在床上,陳女上半身赤裸在主臥室廁所,張男只穿一件四角內褲在主臥室。
5.檢察官認為:林女進入住處時,張男、陳女雖有衣衫不整而同處於一屋之內,但並無全身赤裸同躺一床之情形,且未於現場目擊張男、陳女有發生性行為之事實。
6.現場未有擦拭過之衛生紙可資為證。
7.張男、陳女、林女所共立協議書,張男與陳女並未有承認渠等間有發生姦淫之行為,故此協議書尚難認定張男、陳女有何通姦、相姦之不法行為。
8.林女所提供之平日跟拍張男、陳女之照片、錄影畫面,均只顯示張男、陳女有共乘機車及一同用餐之畫面,有親密出遊,且深夜出入張男住處及汽車旅館之情形,然此均無助於認定張男、陳女是否有姦淫之事實。

四.對以上二位檢察官各自所為不起訴處分之評論:
(一)張男告林女偽造文書及毀損不起訴部分:
1.林女辯稱將幼女戶籍遷出,已得張男同意於先,張男則稱並未同意,是為各執一詞。然張男於被抓姦立下協議書後反悔未賠分文,遂反控林女,當然稱未同意幼女戶籍遷出。但是告訴人之告訴,目的在使被告受刑事處分,非有其他證據,不能僅憑告訴人片面之指控,即認定被告之犯行。況依張男、陳女、林女所共立協議書,幼女歸林女監護,林女將幼女戶籍遷出,並無何違法之處。
2.林女欲入家門,門被反鎖破壞之,並非毀損他人之物,況為抓姦而破壞門鎖,乃權利行為之行使,無不法可言。
3.該不起訴處分堪稱正確。

(二)林女告張男、陳女妨害家庭不起訴部分:
1.張男、陳女是裝璜公司的同事,張之幼女未滿二歲,却說是要為幼女裝璜房間,此乃欺騙他人之詞。
2.既是談論房間裝璜之事,却又喝酒,深夜3時被查獲時,男女衣衫不整,不是通姦是啥?
3.男女夜間同進汽車旅館,非姦即淫,檢察官對此竟無所悉。
4.現場查無擦拭衛生紙,遂認無從認定有姦淫之事。然擦拭衛生紙,並非證明姦淫之唯一證據。
5.男女深夜共處一室,衣衫不整,但以無人目睹在做愛,認不能證明男女有姦淫行為。這種論斷顯欠常識 。
6.協議書上明載有妨害家庭之事,却又指不能證明有姦淫之事,檢察官對何謂妨害家庭,似乎不甚瞭解。
7.本件不起訴處分理由,顯尚待研議。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