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界珍聞?孤陋寡聞?少見多怪?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4 00:37:06 (986 人氣)





 阿花為一高職女生,其母向警方報稱:某男在某百貨公司與素不相識之阿花搭訕,並約伊至某男住處,趁機予以姦淫。此後,某男先後共七、八次打電話至阿花家約阿花前來某男住處,每次阿花前來,均被某男予以姦淫。阿花之母係跟蹤阿花行蹤,並訊問阿花而得上情。從而,指控某男連續強姦阿花。警方「依法」移送偵辦。檢察官偵訊中,某男堅決否認見過阿花,更無強姦阿花之事。檢察官依辯護人之聲請向電信局函查結果,在某男被指連續強姦阿花期間,某男住處與阿花家並無通話記錄。辯護人指出某男是否有姦淫阿花七、八次之事實,當由檢察官依法調查。然縱有某男與阿花先後共姦淫七、八次之事實,應否以某男連續強姦阿花目之,懇請斟酌。不久,辯護人接到檢察官對某男之起訴書,指某男連續在住處強姦阿花。

  向他人借貸數百萬元,以有不動產抵押擔保以安金主之心,方能借得,此乃社會之常態。利害關係人指債權人與債務人間之抵押債權為虛偽,理由是在未設定抵押之前焉能借得鉅款。某法官以某証人之証詞而認定在未有不動產抵押之前之鉅額借貸為真。然該証詞:「:::因借那麼多錢,需有不動產抵押才能借錢,因此將該地抵押權移轉給他們:::。」上開「因借那麼多錢,需有不動產抵押才能借錢」乃合乎社會常態之正理,依此正理,則未有不動產抵押之前,不可能借到鉅款。該某「大」法官在判決書中引據該証人之証詞~為:「因借那麼多錢,才將系爭土地之抵押權轉讓給他們:::。」於是使証詞之意變成在未抵押之前即可借得鉅款。關鍵在於某「大」法官之技巧,故意將原証詞中「需有不動產抵押才能借錢」之詞句在判決書中予以漏列,使得經變造後之証詞與原証詞之真意極度翻轉。

  以上二例皆為實例,筆者願以之為法界珍聞。如實際上是筆者孤陋寡聞,少見多怪,那.......真是可悲!唯可悲者,乃當今司法乎?抑筆者乎?

註:本文於民國2000年2月20日在高雄律師會訊發表。

葉天來律師 台大法律系畢業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三多三路171號4樓之1
TEL:07-3366811 手機:0933639938  0955902345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