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保護他人 必先能保護自己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8-24 08:25:43 (1023 人氣)





二十多年前,有位大學同學剛下來當律師,生意並不怎樣。有一天,有一個人一踏進事務所,一副匆忙狀,「大律師,我有一個民事案子,今天上午就要開庭,我請您幫我打這場官司,因我匆忙間未帶錢出來,您先幫我出庭,開庭後我回家拿錢付您律師費。」好不容易來了個案子,大律師就出庭去了。大律師在法庭上,當然免不了一番「爭戰」,以保護當事人的權益。退庭後,等了幾天,那人又來,「啊!大律師,真抱歉……。」又是另一套說詞,反正還是請大律師繼續出庭,大律師心想,委任狀已遞了,也上場「爭戰」一番了,當事人又有一大套理由暫且未付律師費,看他蠻誠懇的樣子,我也替他盡力了,應該不會黃牛才是。於是,又備了狀子,出了庭。終於辯論終結,定期宣判。後來不管案子怎麼判,反正那人再也不見了,錢,當然也免了。大律師只望錢興嘆!

十多年前,有個與牛律師有一個學期同窗之誼的人-郭某,忽然駕臨。他因在屏東縣某鄉競選鄉長,不幸落選,打了場選舉官司,在法庭上因「咆哮公堂」,被屏東地院依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月。他要請牛律師替他上訴台南高分院(當時的高雄高分院尚未設立),第二審全部酬金新台幣4萬元,不過,要求先付1萬元,其他的分期付清。牛律師因念在有同窗之誼,免為其難地答應了,當然,也盡心盡力替他辯護。案子進行中,郭某一再激昂地說:「大律師,這個案子我只要不必關,我會雙手捧著未付的律師費到你家給您,我還要大登報紙感謝您。」好了,該付的付了就是,其他的別提了。二審判決:「原判決撤銷,被告郭某妨害公務,處有期徒刑6月,如易科罰金以3元折算1日。」牛律師好意告誡郭某:「你在屏東地院咆哮公堂,屏東地檢處(當時不叫地檢署)的檢察官把你依妨害公務起訴,屏東地院又把你重判1年2月,如今台南高分院雖然將你從輕發落,只判6月,又諭知得易科罰金,但將案子發到屏東地檢處執行時,執行檢察官未必准你易科罰金,他有權不准,如果這樣,那你就必須吃半年的牢飯。」這下子郭某當然緊張萬分:怎麼辦?怎麼辦?牛律師又好意指點:「你檢附一些家庭生計有賴於你、你有正當職業等等的資料,牛律師為你直接向台南高分檢聲請准易科罰金。」數日後,郭某又付了1萬元律師費,牛律師免費為他寫了聲請狀寄到台南高分檢。沒多久,郭某接到了台南高分檢的通知;准易科罰金,並囑其於某月某日帶新台幣若干元到台南高分檢繳罰金。好也!准了。

正式公函既然准易科罰金,帶錢準時報到就是。但是,郭某硬是不放心,一再要求牛律師親自陪他去繳罰金。好人做到底吧:牛律師開車,他搭便車,到了台南高分檢,順利把罰金繳清,於是執行完畢,牢飯鐵定免吃。歸程,郭某說了:「我回家後會馬上把未付的律師費2萬元寄給您。」(現在已不是要雙手捧到您家了)牛律師淡淡一笑。萬萬沒有想到一天一天地過去了,就是不見2萬元到來。打電話去,不在家,寫信去,石沈大海。牛律師的牛脾氣又來了,本來可以就近在高雄告他的,牛律師故意遠赴屏東告他,讓他在屏東再度出糗。

上堂,被告:「律師費太貴了,牛律師辦這個案子違法走後門!」法官:「你打官司時一共付了多少?」答:「1萬元。」法官冷冷一笑。法官查了一下屏東律師公會律師收費標準,當時每一審級,最高可收新台幣7萬元。本件約定律師費才4萬元,不貴!法官:「牛律師為你妨害公務的案子辯護,已經辦得給你很有面子了,判決後你已再付1萬元,只剩下2萬元,應該付給人家才是。」被告:「我沒那麼多錢,希望少一點。」問:「多少?」答:「1萬元」,法官問牛律師意見。答:「1萬元沒關係,但是要現付,我不拿那紙和解筆錄。」被告:「沒帶錢」。法官:「下星期的今天再開庭,希望被告帶1萬元現金前來,以便和解結案。」一星期後又開庭了。被告:「只帶五千元」,牛律師:「請依法判決。」數日後判決:「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2萬元……。」被告上訴,台南高分院受理。上訴人(即被告):「牛律師辦這案子走後門的」,法官瞪了上訴人一眼,卻不答腔。法官:「上訴人到底給不給?」答:「太貴了。」法官:「準備程序終結,×月×日辯論。」當然,「上訴駁回。」案告定讞。牛律師接到判決書後,寄了一張明信片給郭某:「案子判決確定了,你是將2萬元寄來呢?還是我帶著屏東地院執行人員及你家管區警員,大夥到你家熱鬧一番?」不數日,牛律師接到郭某寄來了面額2萬元的郵政匯票。

年輕的律師們,辦案子辛苦,要律師費更辛苦。但是,別怕,該拿的就拿,不必客氣。我們既不走後門,規規矩矩的律師費不拿,難道要喝西北風!

註:本文登於1998年6月20日高雄律師會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