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論高雄地院涉訟自判勝訴之正當性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6-08 10:37:25 (1213 人氣)




高雄地院受理99年度審訴字第628號毒品案,發文通知葉律師為該案共同被告之一即溫某之義務辯護律師,該律師即聲請閱卷,包括該案警訊筆錄及檢察官偵訊筆錄全卷,進而研究案情,且於民國99年3月30日上午之準備程序到庭,被告溫某也到庭,就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並無意見,葉律師遂就檢察官以溫某與另一在押被告吳某為販賣毒品之共同正犯一事辯護,主張溫某為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理由是:毒品為吳某所有,售價由吳某決定,只是由溫某媒介買家,促成吳某與買家見面,由吳某直接將毒品交付買家,並直接向買家收錢。

嗣該案另行分案,改為99年度訴字第597號案,且於99年10月5日進行審判程序,在押被告吳某雖提到,但溫某未到庭,審判長陳銘珠不能一次結案,在法庭竟然對葉律師有無主動與溫某聯繫〝詳加詢問〞,所謂擺起官架,雞蛋裡挑骨頭。葉律師認為溫某已在準備程序到庭,對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無意見,法院發給葉律師之指定辯護通知書並未告知溫某之地址與電話,葉律師如何能主動與溫某聯絡?況依高雄地院與高雄律師公會辦理義務辯護實施要點,義務辯護律師只有被動〝接見〞被告之義務,並無主動〝約見〞被告之義務。

葉律師對於陳銘珠之所謂〝詳加詢問〞頗感不奈,遂答稱伊乃指定辯護,非選任辯護。且因感在法庭不受尊重,乃於退庭後得悉書記官於開庭前不能以電話跟溫某聯絡,因其溫某所用手機已成空號,至此,葉律師乃於99年10月6日呈上刑事聲請狀,聲稱溫某對犯罪事實已無意見,本案只是法律見解之問題,法院已聯絡不上溫某,何能求伊與溫某聯絡。況法院未告知葉律師關於溫某的電話號碼,審判長何須對伊〝詳加詢問〞,遂言:審判長應明事理方好辦案,且律師中有不少是法界前輩,應多加尊重,法庭氣氛會好點。不料,陳銘珠有如快要完蛋的滿清末年的慈禧太后,不容一丁點的指點,遂主持〝評議〞以伊不適任義務辯護為由撤銷指定辯護,並核定伊本案義務辯護酬金為0元。陳銘珠如此作為,是否官架十足、不明事理、胡亂指責義務辯護律師、踐踏律師尊嚴、所謂〝招之則來,揮之則去〞,其是否對義務辯護律師尖酸刻薄,可請公斷。

查陳銘珠於民國79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葉律師於民國52年畢業於該校系,在法界伊是陳某的前輩,在年齡上,伊充當陳某的老爸,足矣!伊上開〝指點〞,並不過份。

民國100年10月20日,葉律師對被告高雄地院提起請求給付酬金之訴訟(高雄地院101年度雄小字第46號)葉律師當庭聲稱被告若要判原告敗訴,請別判,應移轉管轄,以免球員兼裁判之譏,自言判決公正,誰會相信。然高雄地院自稱〝本件並非被告法定代理人代為審理,基於獨立審判原則,本院自無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33條迴避事由〞從而堅持由被告高雄地院自己審判。查審判機關為高雄地院,而高雄地院又是被告,球員兼裁判,至為明顯,故所謂〝本件並非被告法定代理人代為審理,基於獨立審判原則,本院自無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33條迴避事由〞根本就是騙人的歪理。其堅持自己審判,且判自己勝訴,是否厚顏無恥,自有公論。

該案由被告高雄地院自己為實體判決自己勝訴,葉律師若不上訴,將被視為服了判決,以後就無話可說,所以必須上訴。然而被告堅持球員兼裁判,上訴後仍然由被告自為二審判決,根本不能期待被告會判自己敗訴,如此一來,一、二審皆由被告高雄地院自為〝實體〞判決且確定,則要指責被告判決不公,就更難。因此,葉律師上訴狀,僅就被告高雄地院一審實體判決錯誤而予以指責,未就其判決如何違背法令等上訴第三審之理由予以詳述,被告高雄地院遂以裁定就程序上不合法予以駁回上訴,本案遂告確定。

查〝二審〞裁定,僅就上訴程序不合法為認定,並不就〝一審〞實體判決是否合法予以認定,則〝一審〞判決之正確性仍有爭執空間。葉律師預期被告高雄地院,不論一、二審自為判決,難期其球員兼裁判之能有公正判決之必然結果。被告高雄地院自為裁定駁回之舉,正合葉律師之意,一者伊對一審判決不服,二者,二審裁定並不認定一審實體判決正確,即一審判決仍有爭執空間。

依高雄地院與高雄律師公會辦理義務辯護實施要點,義務辯護律師只有被動〝接見〞被告之義務,並無主動〝約見〞被告之義務,乃高雄地院以葉律師未主動約見被告溫某,而在高雄地院於指定辯護通知書疏漏未告知葉律師關於溫某之電話與地址,却嚴苛要求葉律師主動〝約見〞被告溫某,否則即視為不適任,並撤銷指定辯護且核定酬金為0元。其不明事理、胡亂指責、踐踏律師尊嚴、為人尖酸刻薄,莫此為甚。

被告高雄地院對於義務辯護律師有超高標準的要求,然而其對於院內同仁即法官的判決,有如此超高標準的要求否?高雄地院的法官所為民事、刑事判決被二審法院廢棄、撤銷者,多的是,若依高雄地院對於義務辯護律師之超高標準的要求,則所為判決經廢棄、撤銷的法官,豈非皆應以不適任予以解除法官職務。然而,好官我自為之,〝千古〞以來,未見法官因判決被廢棄、撤銷而被解除職務,則高雄地院如此〝待人以嚴,律己以寬〞的作風,正好與古訓〝律己以嚴,待人以寬〞背道而馳,如此審判機關如何能得到人民的信賴及尊敬。陳銘珠法官為人不明事理、心胸狹窄、尖酸刻薄等等,其能官運亨通且長壽否?姑拭目以待。

附記:
1.高雄地院庭長陳銘珠撤銷指定案,純屬個案,所有其他高雄地院及高 等法院高雄分院之法官皆不認為葉律師不適任義務辯護,而陸陸續續指定葉律師為被告義務辯護。

2.所謂義務辯護乃指律師義務為被告辯護,不向被告收取律師費,但却由國家酌給律師酬金,一般為基本律師費之一半,律師充任義務辯護,帶有社會服務性質。


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
(約書亞記一章8節)


註:2012年6月8日在個人網站發表。2012年10月15日刊登在全國律師雜誌。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