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險,不保險。沈船,乾瞪眼。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1-31 20:43:05 (1317 人氣)




古往今來在司法界,公正廉明的優秀法官,不勝枚舉,但是人格不如妓女(註)的爛法官,不能說絕對沒有。為何說有些法官,人格不如妓女呢?因為他們不是依法審判,而是依據有無前來關說,做為審判依據。如送紅包了嗎?有無特殊權力的影響力?等等……。一般來講,既然能當上法官,法律素養應不成問題,其所以竟然會做出明顯違法的判決,原因在於其人格出賣了,明知違法而為之。老子荷包滿滿,或接受權力的關注,有錢老爺及權力後台照著,你能把老子怎樣?

這裡就敘說發生在民國67年間的〝古老〞案件(豐國水產公司與第一產物保險公司間給付保險金事件記實),整個司法體系(審判程序)人格出賣了,職司風憲的單位也避開了,於是整個案件應有的正義,就因〝自由亂證〞而被摧殘滅絕!

高雄市豐國水產股份有限公司所屬豐國82號遠洋漁船一艘自民國56年建造完竣起逐年向第一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投保漁船船舶險,67年6月15日該漁船在印尼附近公海作業時,因機艙失火沉沒,輪機長游某因緊張過度,心臟窒息死亡,造成生命財產嚴重損失,當即持保險單及有關證件索賠。第一產物保險公司竟以該漁船違反不得在印尼100浬內作業或航行之特約條款(政府無此項規定)而拒賠。然依豐國水產公司所持有保險單之記載,並無該特約條款,第一產物保險公司却以係職員疏忽,忘記將該特約條款之小字條貼在保險單背面為由堅決不賠,但對其職員之所謂「疏忽」並無任何處分。拖了一年多,豐國水產數度向第一產物交涉,均遭拒賠。69年3月28日乃依法向高雄地方法院提起請求給付保險金之訴訟。訴訟中,第一產物才對其所謂「疏忽」之職員予以「行政處分」,提出法院,做為證明職員「疏忽」之證據。第一產物除以其自存所謂「保險單單底」(無投保人之簽章,更無主管機關之簽證)有上開特約條款之記載,主張免責外,並偽稱67年1月間豐國82號漁船續保之時,除自留「單底」一份外,並送另一「單底」與台北市保險公會備查,請求高雄地院去函調取,俾驗明兩「單底」內容相符後,用以證明其自存「單底」非臨訟偽造之資料,而達免責之目的。然台北市保險公會並無第一產物送交備查之「單底」資料,於接到高雄地院69年6月7日所發索取單底公函後,於同月12日辦公函轉向第一產物索取,然後附送該函原稿將索得單底函送高雄地院附卷,此時高雄地院當知保險公會函送之單底並非67年1月間投保伊始即由第一產物送交公會備查之資料,而係69年6月間訴訟中由第一產物送交保險公會轉交法院之資料,乃高雄地院竟以「查該單底乃契約成立之初送有關機關者。揆諸常情,自不可能於其時預為虛偽造假,自應以該單底之記載以定兩造之權益。」因而判決豐國水產敗訴。高雄地院如此判決之心證,顯然不是依自由心證,而是自由亂證,豐國水產對此判決當然不服,依法上訴。然而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除一本高雄地院之自由亂證外,更進一步以第一產物之職員之偽證(證稱保險公會送交法院之單底確實為原來之單底)推翻豐國水產持有之保險單。又,保險單正面明確記載「本保險單如發生全損賠償、被保險人須立刻將未到期之分期保險費繳清」等語之特別聲明,第一產物對於豐國82號漁船沈船後未到期之第三、四期保險費全數照收不誤,依上開特別聲明,第一產物顯然應負全損賠償之責。台南高分院竟指保單上無此特別聲明,其裝瞎以至於斯,令人浩嘆。豐國水產連遭一、二審自由亂證之敗訴判決,對司法判決已失信心,除依法定程序(不得不走的程序,否則將被指稱服了判決,百口莫辯)上訴最高法院外,檢具有關資料,分向司法院及監察院陳情,原期敦促最高法院袞袞諸公能本著良心辦案,然司、監兩院均覆稱可依法上訴。但三審判決理由、一以貫之、永無翻覆餘地,豐國水產為價值四百多萬元之豐國82號漁船繳了10年共一百多萬元保險費,如今船沈了,請求新台幣二百七十三萬二千元之賠償金就此全泡湯。
漁船雖然投了保險,但是並不保險,船一旦沈了,只有乾瞪眼!鳴呼,哀哉。

本文旨在宣揚公正廉明的好法官的可貴,同時期盼其他法官在為判決時,是否先摸摸良心。


世 人 哪 , 你 們 默 然 不 語 , 真 合 公 義 麼 。 施 行 審 判 , 豈 按 正 直 麼 。
(詩篇五十八篇1節)


註:本文登於1981年10月15日高雄市台大校友會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