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苛捐與苛政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1-29 07:17:40 (602 人氣)



古人云:「苛政猛於虎」。民心之向背端視人民心目中苛政之多寡。苛政多,德政少,必失民心;反之,苛政少,德政多,必得民心。此乃千古不移的道理。
政務項目繁多,稅務行政雖僅其一端,但既為政務之一端,稅務行政之是否合理,是否會被人民視為苛捐,當然也是形成民心向背之因素。爰在此舉二例供當政者參考,尤其是供稅務行政單位及司法單位參酌,懇企觀微知著。
實例一:
某人居住在省轄市的市區內,自用基地十坪大的透天三層樓,因感生活空間不夠,乃出售而購買大樓內之公寓,依法須繳納土地增值稅,稅捐機關依營業用標準課稅,理由是:該房屋雖係屋主自用,但因屋主有一隻五馬力只能在港內捕魚而不能出港的小漁船,船主即屋主設籍在該房屋所在地,所以該地出售應以營業用課徵增值稅。屋主向課稅單位表不服,理由:小漁船在海上捕魚,不是在房屋所在地捕魚,此其一;捕得魚後非在房屋所在地出售,而是在魚市場出售,在房屋所在地並無營業行為,此其二。課徵單位雖不認不服無理由,不自行裁決,將此案呈轉省府財政廳。財政廳雖也不認不服無理由,也不自裁決,將此案呈轉中央級的財政部。最後(已無上級可呈轉)由財政部裁決撤銷原處分,改依自用住宅出售課徵土地增值稅。此案未至司法機關,故與司法機關無關。然而,區區小案,明顯應依自用住宅標準課徵土地增值稅的案例,稅捐單位以莫明其妙的理由硬是以營業用標準課以重稅,稅款雖非龐大,但理在該不該。此君骨硬,又略諳法律,自行申訴,雖經幾度折騰,但終得「遲來的正義」。如果換成別人,認為稅款並不龐大,請人代為申訴,成功與否未定(因自己不諳法律而無信心)當下必先花費委任費用。嗨!算了,只得照繳「重」稅,但心裡著實不爽。小案生小怨,換成大案則必生大怨矣。

實例二:
某君在某一年度總收入數十萬元,因保證債務,被法院強制執行,失去數十萬元,在得與失之間,此君在此年度,實際僅有萬餘元之得,在該年度之生活所需,往年若有積蓄,則動用之,若無積蓄,則必舉債度日,此乃當然之現象。稅捐機關於核定此君該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稅時,不理會此君損失數十萬元之事實,硬就其總毛收入數十萬元為準減去免稅額及扣除額後課徵其個人綜合所得稅數萬元。此君因業務平平,年年為栽培子女求學等等,實無何積蓄可言,因而舉債度日,又須繳納數萬元之個人綜合所得稅。此君當然不服稅捐機關對之課稅的處分,依法訴願,進而打行政官司。稅捐機關的理由:此君在該年度雖有被動式強制性的支出數十萬元(被法院強制執行時繳交現款),但並非所得稅法中扣除額項目之一不得扣除之,故核定其個人綜合所得稅時,不能就其所得中扣除,須就其全年總毛收入為準課徵該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稅。此君不服之理由則為:此君並非以上開被動式強制性之支出為扣除額項目,而係在個人全年總毛收入於依所得稅法減去免稅額與扣除額之前,先就其得(總毛收入)與失(被動式強制性支出)之間結算其真正之所得,亦即其能供該年度生活所需之實際究竟若干,再依所得稅法減去免稅額及扣除額後核算應繳所得稅額。

稅務行政機關也好,行政法院(曾被戲稱為「駁回法院」,改制後已有高等行政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之別)也罷,竟不顧此君依法追訴之所云(非主張被動式強制性支出為扣除額項目,而係主張在依法減去免稅額與扣除額之前核算真正能供此君生活所需究有若干時應併計算總毛收入與被動式強制性支出,稅務機關不能就個人之「得」明察秋毫,對個人嚴重之「失」卻不見輿薪!)皆駁回此君之訴求,故此君於該年度除須舉債度日之外,尚須向稅捐機關繳納數萬元之個人綜合所得稅。

查(一)憲法保障之私有財產有所收益時,在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所必要者外,仍有剩餘,始為公共利益之必要課徵所得稅。(二)所得稅必須減除保障生存之必要費用(按:即所得稅法所定免稅額與扣除額)及意外負擔(按:即被動式強制性支出或其他災難)始得為課稅之起徵點。(三)國家並非為所得參與分配者,必須先承認確保個人生存所需之所得。唯超過生存所需者,國家始能行使課稅權。基於量能原則,納稅義務人所不可避免之支出,所得稅課徵時應予重視,否則,公權力侵犯人民之生存權即成違憲。租稅行政不得牴觸法律,任何行政命令,法律如與憲法牴觸,均屬無效。(以上參酌葛克昌著「所得稅與憲法」一書,國立台灣大學法學叢書一一二參照)復查個人之綜合所得稅,就個人綜合所得總額減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後之綜合所得淨額計徵之。且個人之綜合所得稅乃按個人各年度實際收支情況核計,採年度分割制。各年度之核計與其他年度之收支情況無涉。不問是稅務行政機關或行政法院,皆置某君在該年度被動式強制性之意外負擔於不顧,對納稅人之「得」明察秋毫,對納稅人之「失」不見輿薪,猶如已嚴重失血臉色蒼白之人,仍予抽血入庫,試問人民如何能生存,人民如何高聲吶喊,對稅務機關與行政法院,猶如對牛彈琴!
各該機關之作為明顯違背憲法有關人民生存權之規定,能得民心否?以上二例,幸蒙稅務行政機關與司法機關能予關注、改善,人民幸甚!國家幸甚!

凡 遵 守 公 平 , 常 行 公 義 的 , 這 人 便 為 有 福 。(詩篇一○六篇3節)


附記:本文登於1992年12月1日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