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簷展書讀,讀而言,言則三句不離本行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1-24 13:05:09 (688 人氣)



春風又綠江南岸。春讀書、秋讀書,春秋讀書讀春秋。話說古時有位員外請客,酒過三巡,有客提議做對子以助興。私塾的老師先請。上聯是:春讀書、秋讀書,春秋讀書讀春秋。意思是春天讀書、秋天也讀書,春天和秋天都在讀書,讀的是什麼書?讀的是「春秋」這一本書。春讀書、秋讀書,春秋讀書讀春秋。像這樣的上聯,實在不容易對出下聯來,但是,還是有人對上了。下聯是:東當舖、西當舖,東西當舖當東西。意思是:東邊一家當舖、西邊也一家當舖,東邊和西邊都有一家當舖,它們是幹什麼的呢?當然是讓人家去當東西的。對出下聯的客人是幹什麼行業的呢?原來他是開當舖的。

春讀書、秋讀書,春秋讀書讀春秋。
東當舖、西當舖,東西當舖當東西。

出上下聯的客人,真是三句不離本行。現在,讓老葉說個故事,也算三句不離本行吧。

從前,有兩個洋人,姑稱之為約翰與保羅。某日,兩人結伴去爬山。當在清溪邊、樹蔭下的一塊青草地上坐下休息並準備吃點隨身携帶的乾糧時,一個不速之客拖着極為疲憊的身軀,蹣跚地挨了過來,並要求分點乾糧吃。據他說,在荒山裡已許久未曾進食,若再不吃點東西,恐將一命嗚呼哀哉!這兩個洋人當然義不容辭,遂各自在背包裡僅存的五塊麵包(約翰三塊、保羅二塊,大小均相同。)全都拿出來三個人一同吃。雖然,大家不能吃得很飽,但也勉強可以充飢。這個不速之客在感激之餘,自其背包中取出五條金子交給約翰,以感謝他們的施捨。約翰與保羅當然都不好意思收下,蓋區區乾糧,怎可獲此重賞。但送金子的人却也有一番的道理:「那麼一點的乾糧,其本身價值雖小,但對我來說可就不同,若非吃了它,我必定餓死在這荒山野草間,則雖有再多的金子又有何用?區區金子五條,務請笑納,以報活命之恩,否則,我將終生難過。」這兩個洋人在盛情難卻之下終於將金子收下,並與送金子的人握手道別,各走各的。

約翰將其中兩條金子分給保羅,自己留下三條。保羅心裡想:「約翰這傢伙竟然想佔我的便宜!」乃提出爭辯,約翰解釋說:「我提供三塊麵包,你提供兩塊麵包,所以我分到金子三條,你分到兩條,這沒什麼不公平吧!」保羅反駁:「那個人只說金子五條要送給我們兩人,並沒說給你三條,只給我兩條,因此,五條金子應由我們兩人平分,每人兩條半才對。」一向很要好的約翰與保羅,竟為了半條金子爭得互不相讓而打起官司來了。

法官於查明案情並瞭解約翰與保羅互不相讓所持的理由後,問保羅:「你認為你該分到金子兩條半就算公平嗎?」保羅答:「是呀。」法官:「依我的看法,你只分到兩條金子固然不公,就是分到兩條半金子也不算公平。」保羅面露喜色,心裡在想,這法官真好。法官接著對約翰與保羅說:「我有另外一種分配方法,你們如認為有道理,大家就不要爭執了,就照我的分法去分金子,如何?」約翰與保羅同聲應道:「願聞公平分配法。」

法官朝著保羅問話:「假如將你們原有的每塊麵包平均切成三小塊,你有幾小塊?約翰有幾小塊?」保羅答:「我有六小塊,約翰有九小塊。」法官再問:「加起來共十五小塊,三個人平均吃,每人吃幾小塊?」保羅答:「五小塊。」法官問:「你原有六小塊,約翰原有九小塊,你們各自吃了五小塊後,各剩幾小塊?」保羅答:「我剩下一小塊,約翰剩下四小塊。」法官緊接著說:「也就是說,送金子的人吃了你一小塊的麵包,吃了約翰四小塊的麵包,對嗎?」保羅沈默未答。法官:「當初,送金子的人既然未曾言明如何分配金子,照道理,應該依照你們各人對他的「貢獻」按照比例來分配金子,你既然只給一小塊的麵包,你只該分到一條金子,其餘四條應該歸約翰分得才公平。」保羅雖然捨不得,但也沒有其他的理由來反駁,只好從自己的背包取出一條金子還給約翰,然後,很難為情地獨自一人先離開了。

對於任何事情,如果以主觀的態度及自我利益的立場去衡量,也許認為我們是吃虧了;但若以客觀的精神,冷靜的態度,仔細地觀察,當可發現我們非但未曾吃虧,反而却佔了便宜。因此,凡事在當初,不宜斤斤計較,蓋豁達的胸襟,對於人與人間的祥和氣氛,定有裨益!


心 中 貪 婪 的 , 挑 起 爭 端。倚 靠 耶 和 華 的, 必 得 豐裕 。
(箴言二十八章25節)

註:本文登於1984年2月15日高雄市台大校友會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