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官與法匠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2-01-08 20:06:20 (632 人氣)



在工程方面有工匠與工程師之別。工匠具有如何施工的專業技能,但僅止於此。工程師則不然,他非但知悉如何施工的專業技能,更知悉何以必須如此施工,這就涉及力學等的專業智識。簡言之,在工程施工上,工匠只知其然怎麼做),不知其所以然(為什麼要這麼做);工程師則非但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
  在司法方面,也有法匠與司法官(以下簡稱法官)之別。法匠具有熟悉眾多法規之本事,但僅止於此。法官則不然,他非但熟悉眾多法規,更洞悉各該法規之立法意旨,這就涉及法理的高深智識。簡言之,在司法工作上,對於各項法規,法匠只知其然怎麼規定),不知其所以然(為什麼要這麼規定);法官則非但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

  工程施工,屬於自然科學方面的技能,依循較客觀的條件而為之。申言之,工程師依其專業知識為工程之設計,工匠依此設計而施工,必然完成某工程,除非是人為的偷工減料,該工程必具應有之功能與壽命。由此觀之,工程師與工匠在專業領域,具有主從的關係。無工程師的設計,工匠無從施工。司法實務上只有法官之稱,並無法匠一詞。然而在實際上,真有法官與法匠之別。唯彼此間並無主從關係而已,茲舉實例以明之。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火炮、肩射武器、、、爆裂物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處徒刑者,併科三千萬元以下罰金。此條例在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二十日修正前,並有移送強制工作三年之規定。

  茲有某甲經判決認定其意圖自殺而以伯朗咖啡空罐一只,美工刀數把、鞭炮數枚、蠟燭一枝、私製爆裂物一枚,暗藏於旅社房間內,待黃道吉日到來時,在旅社房間內引爆而自殺。未自殺前竟被警查獲並被移送偵辦。從而某甲被依前開條例而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月,強制工作三年。理由:其行為對社會安全威脅不輕。嗣後該案終以改判徒刑三年六月,強制工作三年而確定。

按犯罪之成立,除有犯罪行為之外觀外,更須有犯意之存在。若無主觀之犯意,雖有犯罪之外觀行為,尚不足據以論罪科刑。且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所以重罰持有、製造等槍砲彈藥刀械等,乃在於社會安全之維護。其所以然者,乃持有、製造等槍砲彈藥刀械等之人,其目的在殺、傷他人,為保護他人生命身體之安全,社會之安寧,故對持有、製造等行為人處以重刑。又因持有、製造者,類皆不務正業,未有正常人之生活,竟以殺、傷他人以圖不法利益等,致危及他人及社會之安全,為防杜此等人之違法行為,乃於判處重刑外,更為強制工作之諭知,俾期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重入社會後,能有勤勞習性從事正常之工作,以自力更生,免重蹈覆轍、危害社會。今某甲私製威力極弱,僅及殺傷個人之土製爆裂物,對社會安寧不構成威脅,亦非用以殺傷他人,更非為圖不法利益,某甲之所為,僅在於意圖自我了斷,與該條例處罰之目的毫不相干,況某甲連自己寶貴的生命都已不要,~被引用該條例判處重刑,並為強制工作之宣告,以折磨其身心,不問是對某甲或對社會而言,皆屬毫無意義。此點與某勤勞農夫在田野檢獲獵槍、好奇而試射之,被查獲後被依該條例處以重刑,並諭命強制工作三年之例,同屬不倫不類。為此不倫不類之判決者,僅知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如何規定,~未能徹底瞭解為何如此規定,亦即各該規定之立法意旨何在?莫宰羊!堪稱之為法匠也。若係法官,察覺行為人僅虛有違法行為之外觀,如私製爆裂物,或撿獲(持有)槍械,既非以之為作奸犯科之工具,顯與該條例予以科刑之用意不符,即不援用該條例予以處罰,當然更不致判命予強制工作。

附記:以往,當下,本人在本刊所撰短文所舉案例皆非發生在本轄區,然而以後如何,未可知也。


做個懂得法律與法理,又有仁慈之心的好法官,切莫做個只知法律規定却不知法理又缺仁心的爛法官。有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心態的法匠,是缺德之人,不討神喜悅。


註:本文於2001年4月1日發表於台南律師通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