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檢察官是否涉嫌偽造文書 請公斷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1-08-31 17:54:21 (1491 人氣)



一.高雄華勁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在金門縣金沙鎮後浦頭一四二號投資金沙湖畔商務大飯店,飯店旁一座玻璃屋,供販賣商品之用。
公司董事長虞○祥與副董事長林○玲商議,由林○玲赴台中縣說服其表姊石○真前來投資經營該玻璃屋,石○真自覺資金不夠,商請鄰居陳○頂共同投資。為日後在金門經商,節省台灣與金門間來回飛機票費用,陳○頂與石○真遷移戶口至金門有關資料,由石○真交給其表妹林○玲。金沙湖畔飯店總經理張泰受虞董事長之命會同副董事長林○玲將石○真、陳○頂戶口分別於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及九十八年七月二日遷入金門縣金沙鎮後浦頭一四二號戶長張○泰戶內。陳○頂並於九十八年十二月四日與華勁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飯店旁玻璃屋租賃契約,該玻璃屋並由華勁投資公司進行整修後俾便交付承租人使用。陳○頂簽訂承租契約之翌日正值金門縣三合一選舉,因戶籍早在九十八年六、七月間遷入金門,故在金門有投票權,並前往投票所投票,分別選舉縣長、縣議員、鎮長。

二.金門縣警察局金湖分局認為石○真與陳○頂虛設戶籍在金門取得該區域之投票權,復於九十八年十二月五日前往金門縣金沙鎮〝汶 沙裡辦公處〞投票,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妨害投票正確性; 不理會石○真及陳○頂所為〝我是因為要到金沙假日做生意,所以才將戶籍遷徙到該處……〞之辯解,分別將石○真與陳○頂函送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依刑法第一四六條第二項妨害投票罪偵辦。

三.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張漢森受理偵辦石○真妨害投票案認為被告石○真無警局報告意旨所指妨害投票之犯行甚為顯然,無加以傳喚之必要,遂徑行對被告石○真為不起訴處分,其理由:
1.被告石○真於警訊中堅決否認有何妨害投票正確性之犯行,辯稱:因伊表妹林○玲在金門從事金沙假日旅館業,伊為了要到該處做生意,才會將戶籍遷至金門等語。經查證人林○玲於本署偵訊中具結作證稱:被告當時要投資金沙假日飯店內玻璃屋之生意,為節省機票費用,才會將戶籍遷至金門等語,核與被告前揭辯詞大致相符。
2.被告向金沙假日飯店之業主即華勁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承租該飯店內玻璃屋,以從事物品買賣業務乙節,亦有房屋租賃契約書乙份附卷可稽。堪稱被告前揭辯解為真。
3.衡情,被告雖有於選舉前,始將其戶籍自台灣原設籍處遷徙至金門而取得投票權,並於選舉當日前往投開票所投票之事實,惟因設籍於金門縣之民眾,倘搭乘往來於台灣、金門間班機,可享有政府對於離島居民所補助之折扣優惠,乃公眾所周知之事,故常往來於台灣、金門者,為此設籍於金門,尚屬人情之常,若非確有妨害投票之意圖,實難率予苛責。
4.本案被告既為工作關係需常往來於台灣、金門,而將戶籍遷徙至金門,尚無悖於一般之社會常情,而難依此徑為不利於其它犯罪事實之認定,遽論以上開罪責。
5.綜上所述,被告前揭辯解,非屬無稽,堪予採信。此外,復無其它積極證據足認被告尚涉何報告意旨所指犯行,揆諸首揭說明,應認其犯罪嫌疑不足。(九十九年度選偵字第一一五號)

四.應石○真之邀而欲在金門投資並將戶籍遷往金門之陳○頂,因由另一席姓女檢察官偵辦,竟然遭依妨害投票罪起訴之命運(九十九年度選偵字第一一六號),另二位幫忙遷戶籍之林○玲與張○泰也經簽請分案(九十九年度選偵字第二五九號)一併以妨害投票罪之共同正犯起訴。並以被告三人不同意認罪協商,認為犯後飾詞狡辯,毫無悔意,請各從重量處有期徒刑六月,並宣告遞奪公權三年。同一案件事實,由不同檢察官偵辦,竟有相反的結果,到底檢察官辦案之標準何在!

五.對於陳○頂、林○玲、張○泰三人之妨害投票起訴書,認為:
1.陳○頂意圖妨害投票而虛設戶籍於金門,林○玲與張○泰協助陳○頂遷移戶籍,為妨害投票罪之共犯。
2.起訴書記載:〝由林○玲於九十八年六月間某日,在台中縣詢問石○真可否將己及覓得他人虛偽設籍於上址,以於九十八年十二月五日投票支持某位縣長、縣議員及金沙鎮鎮長候選人,石○真允諾之,旋在台中縣大肚鄉遊園路,訊問陳○頂是否願虛偽設籍金門縣金沙鎮,以支持某特定候選人,陳○頂允諾之,並將遷徙戶籍所需之身份證、印章、照片交付石○真,石○真再將自已及陳○頂之身份證等資料寄送林○玲,林○玲再訊問張○泰可否虛偽設籍於金沙鎮後浦頭一四二號,以讓石○真及陳○頂支持特定候選人,張○泰允諾之,林○玲即協同張○泰於同年六月二十二日辦妥石○真戶籍遷入金門手續,陳○頂因所附照片不符規定,將符合規定之照片交付石○真,石○真再寄送予張○泰。張○泰旋於同年七月二日為陳○頂辦妥戶籍遷入金門手續。石○真、陳○頂即於九十八年十二月五日參與選縣長、議員、鎮長之投票,使選舉發生不正確之結果。

六.席姓女檢察官上開起訴書中所載事實,有真實亦有虛偽者:
1.真實者:
(1)陳○頂將遷徙戶籍之資料交石○真,石○真將自已及陳○頂遷徙戶籍之資料一同交付林○玲。
(2)林○玲與張○泰協同在金門代石○真與陳○頂辦理戶籍遷入金門之手續。
(3)九十八年十二月五日,石○真、陳○頂在金門參加三合一選舉之投票,選舉縣長、縣議員、鎮長。
2.虛偽者:
(1)由林○玲於九十八年六月間某日在在台中縣詢問石○真可否將自己及覓得他人虛偽設籍於上址,以於九十八年十二月五日投票支持某位縣長、縣議員及金沙鎮鎮長候選人,石○真允諾之。
(2)林○玲旋在台中縣大肚鄉遊園路,訊問陳○頂是否願虛偽設籍金門縣金沙鎮,以支持某特定候選人,陳○頂允諾之。
(3)林○玲再訊問張○泰可否虛偽設籍於金沙鎮後浦頭一四二號,以讓石○真及陳○頂支持特定候選人,張○泰允諾之。

七.遍查金門地檢署九十九年度選偵字第一一五號、一一六號、二五九號三案偵查全卷,包括警訊筆錄在內,完全沒有上開虛偽犯罪事實之資料,完全是席姓女檢察官憑空編纂出來之內容,其虛偽內容,非但內容不實,而且不合情理,理由:
1.石○真與陳○頂世居台灣本島,與金門毫無地緣、人緣關係,幹嘛不在台灣支持特定候選人,卻要〝千里迢迢〞把戶籍遷到金門,然後在金門支持某特定候選人?為在金門投票,其台灣、金門來回機票及住宿費向誰要去?況案卷內又毫無其如此遷戶籍有何好處之數據。且就憑石、陳二人之〝支持〞,能對某特定候選人當選有何幫助?其〝意圖〞根本不存在。
2.代辦石○真與陳○頂遷移戶籍之事,張○泰乃受董事長之命而為之,且石、陳二人遷戶籍到金門,全為生意關係,與選舉何干?張○泰奉命行事,又非為非法而受命,有何刑責可言?

八.起訴書關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記載,又欠周詳,即被告等人到底是意圖那一位候選人當選?
1.刑法所定侵害個人法益之罪,其中規定對於〝人〞或〝他人〞之種種侵害,在條文中無法指明此〝人〞或〝他人〞到底是何人,但在具體案件中卻必須指明之。例如刑法第三一二條規定:〝對於已死之人公然侮辱者,處……〞。刑法第三一三條規定:〝散佈流言或以詐術損害他人之信用者,處……〞。刑法第三二○條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
2.此類侵害〝人〞或〝他人〞法益之條文,不勝枚舉,但在具體案件中,就必須指明此〝人〞或〝他人〞到底是誰?如對於已死之人公然侮辱,那麼已死之人為何人?又損害他人之信用者,此之〝他人〞到底是誰?又竊取他人之物者,此〝他人〞又是誰?皆須具體指明,起訴要旨方為完備。
3.本案起訴要旨泛指被告意圖使某特定候選人當選,但又未指明意圖使那一位候選人當選,顯然對於〝犯罪事實〞未能完整陳述;檢察官既不能指明意圖使那一位候選人當選,則其泛稱意圖使某特定候選人當選,且又虛構被告犯罪情節,顯然存在被告犯罪之幻想,對於如此檢察官可真要當心!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