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刑事判決公正?請公斷。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3 01:36:37 (1651 人氣)



  
九和汽車公司高雄分公司(下稱九和汽車公司)於民國93年12月28日將其業務員黃勝賢解僱,~於民國94年1月1日容許黃勝賢帶領客戶周建光在九和汽車公司內簽訂新車訂購契約及汽車貸款契約,由九和汽車公司幹部提供新車先讓周建光試開滿意後,再由九和汽車公司幹部提供九和汽車公司自製新車訂購的定型契約書讓黃勝賢與周建光簽約,該定型契約除有九和汽車公司現職業務員林冠妗及已被解僱業務員黃勝賢親筆簽名外,並蓋有九和汽車公司圖記大印,法定代理人夏美珠及新車副理鄭智陽、施成霖職章,致使周建光誤信黃勝賢仍然是九和汽車公司現職業務員,乃與之簽訂新車訂購契約,向九和汽車公司以64萬9千元(新台幣、下同)訂購Focus18s新車一部,並當場在九和汽車公司內刷卡給付定金3萬元,且又與九和汽車公司的關係企業福灣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灣公司)簽訂汽車貸款契約,由周建光向福灣公司貸款50萬元擬由福灣公司逕將此50萬元代周建光給付九和汽車公司,周建光又依黃勝賢之指示,將新車價款餘額及辦理過戶手續費等共17萬元於民國94年1月5日分二次匯入黃勝賢指定之帳戶富邦銀行007-00000521500672內,然而,將近一個月,九和汽車公司拒不交車,經周建光向九和汽車公司交涉,九和汽車公司以上開17萬元已被解僱之業務員黃勝賢私吞,公司未收到該17萬元為由拒絕交車,並揚言若要討回定金3萬元及該17萬元共20萬元,必須去法院告。周建光不得已乃拜託其姨丈葉天來律師依法追究九和汽車公司法定代理人夏美珠、新車副理鄭智陽、施成霖,現職業務員林冠妗,已被解僱業務員黃勝賢及福灣公司代表人廖欽佐等人共同詐欺,於民國94年2月21日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下稱高雄地院)提起自訴。

  本案提起自訴之理由:
  九和汽車公司之幹部即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林冠妗等人隱瞞被告黃勝賢已被解僱之事實,又提供新車讓黃勝賢交由周建光試開,又提供九和汽車公司自製定型新車訂購契約書讓黃勝賢與周建光簽約,被告夏美珠等人或在契約上蓋職章或親筆簽名,致使周建光誤信黃勝賢仍為九和汽車公司之業務員,從而與之為新車訂購簽約、付款之行為。九和汽車公司又以公司內刷卡機讓周建光刷卡支付定金3萬元,周建光又與福灣公司在九和汽車公司內簽訂購車貸款(50萬元)契約,周建光又依黃勝賢之指示將購車尾款及過戶手續費等共17萬元電匯黃勝賢指示之帳戶內,形同將此款交付黃勝賢。被告等共向周建光詐騙現金20萬元及貸款債權50萬元之財產上不法利益。

  高雄地院94年度自字第9號刑事判決,除判被告黃勝賢詐欺罪成立外,其他被告夏美珠等人皆無罪。其認定被告夏美珠等人無罪之理由:

 A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廖欽佐於周建光與黃勝賢在九和汽車公司內簽約時皆不在場,未施任何詐術使周建光陷於錯誤而交付上揭17萬元頭前款等費用。

 B被告黃勝賢於94年1月24日電傳給案外人即周建光之妹婿黃帝龍之電子郵件稱完全是黃勝賢個人行為,與其他被告無關。

 C周建光提供之證物如九和汽車公司新車訂購契約書,福灣公司通知函,匯款單皆無法證明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廖欽佐、林冠妗與被告黃勝賢有何詐欺之犯意聯絡,故被告夏美珠等人詐欺罪不能證明。

  上開判決審判長李政庭、陪席法官郭瓊徽、受命法官施添寶。

  本案在高雄地院開始審理時,被告夏美珠未到庭,~委任其公司之法務陳彥盛為〝訴訟代理人〞到庭並陳述答辯意旨,自訴代理人葉天來律師當庭向受命法官施添寶表示異議,指出被告夏美珠被控者為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依法不能以〝訴訟代理人〞代表被告到庭應訊。受命法官施添寶仍准許陳彥盛以〝訴訟代理人〞身份滔滔不絕而談其答辯意旨,此蛛絲馬跡令人悟出法官之與被告夏美珠等有黑箱作業。周建光不服高雄地院上開刑事判決,依法上訴於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上訴理由:

 A被告黃勝賢既已於93年12月28日離職,仍冒充為九和汽車公司業務員,在共同被告夏美珠等人協助下向周建光詐騙車款等17萬元,被告有詐欺前科,本案為累犯,依法本應加重其刑,~為其他共同被告脫罪,本已不合法,其自行承擔本案詐欺罪刑,竟能獲得原審從輕量刑,諭知得易科罰金之判決,其已詐得現金,繳交易科之罰金(54.000元),足足有餘,如此判決,對被告黃勝賢有何警戒作用?

 B詐欺罪之遂行,不以在被害人面前施詐為要件,當前進步之社會,詐欺犯以遙控方式施詐者比比皆是,何況客戶向汽車公司購車,接洽過程皆由公司業務員一手包辦與客戶接洽,諸如看車、試車、簽約、交款、交車等等一貫買賣行為,皆由業務員一手包辦,未聞有客戶購車,公司負責人及以下幹部皆出面與客戶洽辦者,故業務員乃代表公司全權處理售車事宜之人,被告夏美珠等人若無隱瞞被告黃勝賢已非公司業務員之事實,又無提供新車讓周建光試車,及提供公司場地供簽約等等幫助行為,被告黃勝賢焉能詐欺得逞,況公司現職業務員即被告林冠妗於被告黃勝賢行詐時在場,且在購車契約上親筆簽名,竟然亦獲判無罪,原審判決,又作何解釋。故原審以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廖欽佐未在周建光簽約購汽車之時在現場,未對周建光施詐為詞,諭知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等人無罪,顯然不能令人信服。

  被告夏美珠、鄭智陽、施成霖等人若未提供九和汽車公司印製購車定型契約,已離職之業務員即被告黃勝賢何能與周建光簽訂購車契約,又被告夏美珠等人(包括林冠妗)若未在合約書上各自蓋章簽名,周建光焉能誤信被告黃勝賢售車為真而上當交款。況、被告黃勝賢又在九和汽車公司內與周建光簽約,若無九和汽車公司幹部同意,協助其詐騙,周建光又焉能信以為真而上當簽約付款。況所謂購車定金3萬元乃在九和汽車公司刷卡支付,此3萬元由九和汽車公司收受。周建光除依被告黃勝賢之指示匯給17萬元外,尚刷卡付3萬元,周建光共被騙20萬元,原審判決~以周建光係受騙17萬元,對於周建光另又被騙3萬元之事實,隻字不提。

 C被告廖欽佐為九和汽車公司關係企業之福灣公司接受九和汽車公司通知前來九和汽車公司於同日(94年1月1日)與周建光簽訂50萬元汽車貸款契約之人,契約簽訂後即向周建光詐得50萬元貸款債權之不法利益,關於被告廖欽佐此部分之犯罪事實,原審判決亦隻字不提。此部分與前項所述九和汽車公司幹部向周建光騙取3萬元「定金」之部分,同屬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審判之違法。

 D附卷中被告黃勝賢Email給案外人黃帝龍之資料內容,雖自稱17萬元為黃勝賢自己挪用,值得存疑,蓋黃勝賢有詐欺前科,又其在Email末尾自稱黃勝賢絕筆,既然是絕筆,焉能至今仍在世上而到庭應訊,足證其又是一詐騙行為,其有詐騙習慣,其Email的內容又何能昭信。退而言之,縱其所言自己挪用屬實,乃被告黃勝賢獨吞贓款之問題,無解於被告夏美珠等人共同實施詐騙行為或被告夏美珠等人幫助被告黃勝賢詐欺之行為。

 E周建光為一年輕人,好不容易籌得20萬元支付購車頭款,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新車也不見,平白損失20萬元,被告等以大公司自居,認周建光為追究20萬元請律師訴之於法,將得不償失,將不了了之,自認倒楣,從而詐欺得以得逞。然而,不料周建光姨丈為執業律師,即自訴代理人為周建光之姨丈,根本未向晚輩收取分文律師費,義務為晚輩依法追究。

  被告等不儘速與周建光和解、交車或退款,必待周建光依法追究,然後委
請其他律師應訴,九和汽車公司有關人等自恃關係良好,不懼應訴,然而,法院應是公平正義伸張之處,被告等終能如願否,值得懷疑。

F 被告等犯罪後毫無悔意,懇請依法論罪,從重判刑,以懲不法,而維綱紀。至禱。

  高雄高分院(94年度上易字第633號)對本案開過一次調查庭,即另定期日辯論並判決上訴駁回,審判長林正雄、陪審法官黃壽燕、受命法官陳啟造。

  其判決理由完全與高雄地院相同,對於九和汽車公司詐得〝定金〞3萬元及福灣公司詐得50萬元貸款債權之不法利益均隻字不提。對於周建光主張被告夏美珠等人縱非與被告黃勝賢為詐欺罪之共同正犯,必定是被告黃勝賢詐欺罪之幫助犯,蓋若無被告夏美珠等人之幫助行為( 詳如前述) 周建光焉能上當將款交付被告黃勝賢,並刷卡支付定金3萬元,又與福灣公司簽訂貸款契約,負擔50萬元貸款債務。高雄高分院對以上縱非共同正犯必是幫助犯之主張,置之不理,未有任何交待。當局及民間口口聲聲司法改革,然而司法改革至此地步,令人浩嘆!


註:本文於2004年1月12日發表於透視全球報導雜誌。

葉天來律師 台大法律系畢業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三多三路171號4樓之1
TEL:07-3366811 手機:0933639938  0955902345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