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鑑定機關之鑑定在訴訟實務上之效力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3 00:52:35 (2446 人氣)

  

  不問在民事訴訟或在刑事訴訟,關於鑑定;有鑑定人之鑑定與鑑定機關之鑑定。鑑定人有依法具結之義務(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四條、第三百十二條至三百十四條,第三百三十四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且以具結為合法鑑定之要件。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五○六號判例:鑑定人在第一審實施鑑定時,並未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現行法第二百零二條)履行具結程序,則無論該鑑定書之內容有無瑕疵,而在程序上欠缺法定條件,即難認為合法之證據資料。

  按鑑定人雖係依其特別知識經驗代法院就某事實陳述其判斷意見,但其判斷結果可否採為證據及其證明力如何,仍屬法院自由心證之範圍,法院並非絕對必予採信而為判決之基礎,其取捨仍須取決於法院之自由判斷。蓋鑑定人就其鑑定事項雖有特別知識經驗,但其鑑定若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自不能概予採為判決之資料。關於此點,鑑定機關之鑑定,自亦不能例外。況一般鑑定人在鑑定前必須具結,保證其必為公正誠實之鑑定,並依法負法律上之責任,其證明力自較堅強。但不問民事訴訟法或刑事訴訟法關於鑑定機關之鑑定並無準用鑑定人具結義務之規定,鑑定機關只需將鑑定結果函覆法院即算交差,並不關心是否被法院所採信。甚且即使法院對其鑑定結果不予採信而自為相反之認定,對鑑定機關及其成員即鑑定委員而言,均無若何之法律上責任。

  目前,在訴訟實務上,最常見被法院囑託鑑定之機關,一為汽車肇事責任鑑定委員會及刑事警察局。關於鑑定事項,前者為車禍發生時,過失責任之鑑定;後者則為槍械有無殺傷力及筆跡之鑑定等。以上各單位,雖皆為國家所設置之鑑定機關,但實際為鑑定工作者,或稱之為「專家」,專家者人也,非儀器如電腦者可比。其為外界人情等種種因素而動搖其超然之立場致影響及其判斷意見之可能性絕難謂無。故此種鑑定之證明力,法院宜本其實現「衡平與正義」(Justices And Equity)之使命予以嚴格之審究,自不得諉以其係「專家」之鑑定,竟對不實不公之鑑定概予採為判決之資料。否則,執法者若非有所偏袒,即係諉卸其平亭曲直之職責。其被利用事小,自毀長城,影響司法威信事大。

  各地區之汽車肇事責任鑑定委員會及刑事警察局之鑑定,固然大部分均屬公正、誠實之鑑定,並被法院所採用。但為不實不公之鑑定者,絕難謂無。茲各舉一實例,以證明筆者所言不虛。筆者此舉,非在扒臭,而在懇求在堂法曹本諸法律專業智慧,平亭曲直之職責,公正不阿之良心,對於依法不須具結之鑑定機關之鑑定,嚴以審究。其鑑定可採者則採之,不可採者則廢之。生民幸甚!司法幸甚!

實例一:

  被害人林X丁於X年X月騎XX號輕型機車在屏東縣東港鎮沿海路段(四線快車道,兩側慢車道各一)內側快車道撞上同向(由北向南)正在向左越雙黃線由被告周X驥駕駛XX號自小客車左側前車門,致該車門嚴重凹陷,機車倒地,林X丁頭部受傷,經行車事故鑑定指被告應自負完全肇事責任,從而被依過失傷害罪嫌提起公訴。

   查本案被告向左越雙黃線致被在後之輕型機車撞上,被告有無過失,乃另一問題,唯鑑定機關之鑑定,竟指輕型機車之駕駛林X丁毫無過失責任,豈不令人齒冷。檢察官對此鑑定,當然不能苟同,乃主動移請覆議,但覆議結果,原鑑定結果竟然不動如山。對於已引起檢察官注意之鑑定,仍然抱持其鑑定意見,不為所動。

該鑑定意見,真是糟透。理由如左:
  一、四線快車道,本來即禁行機車,何況輕型機車本應行在於兩側慢車道。林X丁駕駛輕型機車,非但行駛於快車道,更行駛於內側快車道;又非但行駛於內側快車道,更行駛於靠近雙黃線之內側快車道,其嚴重違反交通規則,已極明顯。

  二、輕型機車既與在前之自小客車同向行駛,依交通規則,應保持安全距離,隨時做剎停之準備。再從以一輕型機車竟能將自小客車之車門撞成嚴重凹陷觀之,可以斷言當時輕型機車速度之快,幾近狂奔,超越法定速限遠甚,當然違反交通規則。

  三、前列二種違規,與本案車禍之發生皆有因果關係。輕型機車駕駛對本案車禍之發生,當然應負過失責任。

實例二:
  家住屏東之黃X偉在高雄市六合夜市購買玩具手槍一把及其配備玩具子彈被警查獲,指其以在其家中搜出之銼刀及砂紙將玩具手槍與子彈予以改造,又以土造金屬槍管換裝玩具手槍之槍管,經刑事警察局鑑定認其性能良好,具殺傷力,從而黃某被依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移送法辦。

  檢察官依法起訴,屏東地院審理中,公設辯護人之辯護意旨指被告未有改造之行為不被採納。從而被告被判有罪,處刑三年十月。被告上訴於二審法院,其選任辯護人向庭上一再懇求再函刑事警察局答覆如左之問題:
  一、憑銼刀及砂紙,如何能將玩具手槍及子彈改造成為具殺傷力之武器。
  二、依刑事警察局原鑑定報告:「送鑑改造子彈三顆,其中二顆認為係玩具槍子彈加裝直徑約六MM之鋼珠改造而成,試射一顆,無法擊發,認不具殺傷力。另外一顆認係玩具槍,金屬空彈殼;送鑑彈殼三顆,認均係玩具金屬空彈殼。」查被認經改造之玩具子彈既不能擊發,未經改造之玩具子彈本無殺傷力,而該玩具手槍僅以其配備之玩具子彈方能擊發,如此,該玩具手槍又如何能被認為「性能良好,具殺傷力」。
  三、該玩具手槍經認槍管已換裝成金屬鋼管,送鑑定後在二審法院經當庭勘驗,該槍管已脫落,無法固定在原位,且該槍枝部分零件已斷落,如此槍枝,鑑定報告卻指其「性能良好」,請答覆「性能良好」之標準安在?

  本案二審法院放棄向刑事警察局函查之途徑,計先後於八十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八十八年十二月十日、八十九年一月十三日、八十九年二月十二日、八十九年三月十三日、八十九年四月十日共行文達六次之多而向中央警察大學函請鑑定本案手槍是否有殺傷力。終經該大學於八十九年六月十二日函覆並檢附鑑定書(八九校科字第八九二○一二號)其中第七項之三實彈射擊實驗:將上述各項零件組裝完成後,以本校現有的Luger廠牌9mm子彈三發裝上彈匣,並拉滑套送上第一發子彈就彈室定位,複進簧無法令滑套將制式之9mm子彈上定位,未能形成閉鎖。將子彈直接置入彈室,不經彈匣直接進行試射,板機雖可擊中撞針,然而撞針卻無法敲中子彈底火,以產生發射作用。上述兩項試射實驗重複三次,結果完全一致。該鑑定書第八項之一: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八十九雄分院瑞刑字第○四一六七號送鑑證物可以組合成酷似真槍之實物,但是就現有證物,既使組裝完成,結構鬆散,依目前之狀態無法發揮真槍之應有發射功能。本案二審法院終於撤銷一審判決,改依未經許可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未遂,判決被告有期徒刑一年五月等。本案法律上之見解是否正當,乃另一問題,然事實已究明,涉案槍枝不具殺傷力。

   從以上二個實例,足見司法機關不宜跟隨少數粗糙不堪,不負責任之鑑定起舞,應發揮獨立、明智之審判功能,草民幸甚。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羅馬書八章28節)

註:本文登於2000年8月20日高雄律師會訊。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