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雄地院庭長陳銘珠是否尖酸刻薄,請公斷
發表者 sdanli 於 2010-11-17 13:39:23 (2570 人氣)




高雄地院刑事第14庭庭長陳銘珠是否不明事理,胡亂指責義務辯護律師,是否官架十足,對待義務辯護律師是否尖酸刻薄,請司法界及律師界公平論斷。
詳情如下:
1.台灣高雄地方法院(下稱高雄地院)99年度審訴字第628號毒品案(照股)共同被告吳○樺(在押)選任辯護人,另一被告溫○川則否。高雄地院於99年3月8日通知,指定本律師為被告溫○川之義務辯護律師,正本分送本律師、被告溫○川、高雄律師公會。
2.本律師接獲通知後先行閱卷,並於99年3月30日準備程序到庭辯護,被告也到庭。本律師認為被告溫○川與被告吳○樺並非檢察官所指共同正犯,而是幫助犯,理由是:毒品為吳○樺所有,售價若干由吳某決定,所售毒品價金由吳某收取,經由溫某引介,由吳某當面將毒品交付購毒者,並向購毒者收取價金。
3.嗣該案案號改為99年度訴字第597號,由來股承辦(受命法官謝琬萍、庭長陳銘珠),本律師於99年7月13日呈上刑事辯護狀。
4.99年10月5日下午2時30分,該案進行審判程序。本律師到庭,在押被告吳○樺解到,但被告溫○川未到,審判長陳銘珠不願結案,竟然指責義務辯護律師未能主動與被告溫○川聯絡。
然查:高雄地院已通知被告溫○川為其指定義務辯護人即本律師,審判期日前,來股書記官對之已發傳票,且受指示為提醒被告溫○川於審判期日務必到庭,但溫某所使用二支手機(0935701569及0926077432)皆已成空號,聯絡不上,則本律師如何能聯絡上被告溫某到庭?陳銘珠指責本律師未主動與溫某聯絡,難道不是不明事理,且胡亂指責?
5.本律師於退庭後不甘心,仍然試打溫某二支手機,亦皆為空號,根本打不通,為此,本律師於99年10月6日呈刑事聲請狀,指稱陳銘珠胡亂指責義務辯護人,並建議稱律師中有不少法界前輩,應多加尊重,法庭氣氛會好點。
6.詎高雄地院於99年10月11日函知本律師,副本送高雄律師公會,該院公設辯護人,略以:〝本件受指定辯護人未曾主動與當事人聯繫,其至庭訊前均未與當事人接觸、聯繫及討論案情……。〞從而〝應予撤銷指定〞。
然查經本律師閱卷結果,事實明確,僅系檢察官認為被告二人為共同正犯,本律師認為溫某為幫助犯,此乃法律見解之問題,當事人既經法院通知為其指定辯護人,並告知義務辯護人姓名、地址,當事人自己既不主動與律師聯絡,本律師又認事實已明確,僅係法律見解之問題,當事人又未必懂法律,且此法律見解之問題,由義務辯護人向法院爭取採納即可,非有必要與當事人討論法律見解,陳銘珠只以本律師未主動與當事人聯絡,拋開其他閱卷、到庭辯護並出具辯護狀等事實就得撤銷指定辯護,陳銘珠對待義務辯護律師算不算尖酸刻薄。
7.本律師曾於99年10月13日將本案詳情向台灣高等法院及司法院函告。嗣經台灣高等法院於99年10月18日函高雄地院,副本送本律師。主旨:葉天來律師99年10月13日信函,陳述 貴院99年度訴字第597號毒品案件承辦庭陳庭長銘珠,不明事理、胡亂指責等乙事,檢送該信函及附件請查明酌處。
8.本案指定本律師義務辯護,本律師進行閱卷、研究案情、到庭兩次,並出具辯護狀,雖經陳銘珠無理撤銷指定辯護,但本律師仍然於99年10月12日依法請求酌給律師費高雄地院竟於99年11月12日函知〝經評議後業經認有不適任之情事而依法予以撤銷指定辯護,就報酬請領事,給付0元。〞
9.高雄地院陳銘珠庭長是否不明事理、胡亂指責義務辯護律師,擅權撤銷指定辯護,罔顧指定辯護律師已為辯護工作所付出之辛勞,竟然〝評議〞給付〝0元〞,其對待義務辯護律師是否極其尖酸刻薄!
10.指定辯護律師酬金每件最高不超過二萬元,乃國家為義務辯護制度之美意對義務辯護律師酌予之補貼。義務辯護律師也是配合國家德政而接受義務辯護案件,些許不超過二萬元之補貼,並非讓律師眼紅之金額,然陳銘珠庭長竟然〝評議〞給付〝0元〞,其小氣巴拉之行徑,真是可笑!除彰顯其無比尖酸刻薄,一朝〝高高在上〞就目中無人、傲慢無比之外,毫無足取!如此司法人員何能協助國家德政之遂行?何能平亭曲直?
11.陳銘珠認本律師不適任當指定辯護人,然其對律師不尊重,對待義務辯護律師胡亂指責、尖酸刻薄、目中無人,本律師認其不適任當庭長、法官。
12.以上所陳皆有文件可稽,本律師如上評論是否公允,請各界公平論斷。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