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專論-略述兩岸法律制度的差異(一)
發表者 sdanli 於 2009-12-30 08:27:28 (1430 人氣)





兩岸法律制度,有甚多相同之處,但在實體法與程序法方面,仍有差異之處,
茲就兩岸在刑事訴訟、民事訴訟、刑法及民法方面的差異略述之。
壹. 兩岸法律制度在刑事訴訟法方面的差異
一.訴訟階段主持機關的差異
1.中國大陸方面,人民法院行使審判權;人民檢察院行使公訴權,審查批准逮捕權、部分案件偵查權以及法律監察權;公安機關行使偵查權。刑事訴訟在不同階段分別由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主持進行。
2.台灣方面,審判權屬法院職責,檢察官則專責指揮偵查犯罪,警察機關、調查局等治安機關是在檢察官指揮之下偵查犯罪,檢察官與治安機關在偵查犯罪時,並非各自獨立。

二.偵查職權的差異
1.中國大陸方面,檢察院僅負責部分案件的偵查權,即僅對貪污賄賂犯罪、國家工作人員的瀆職犯罪、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非法拘禁、刑訊逼供、報復陷害、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犯罪以及侵犯公民民主權利的犯罪行使偵查權,其餘犯罪則全歸公安機關負責偵查。
2.台灣方面,一切犯罪皆由檢察官指揮偵查。

三.法律監督權的差異
1.中國大陸方面,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刑事案件實行法律監督權。有權對公安機關的立案偵查,法院的審判和執行機關的執行活動是否合法進行監督。在審判程序中,人民檢察院發現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有權向人民法院提出糾正意見。對於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人民檢察院如果發現確有錯誤,有權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提出抗訴。
在領導體制上,檢察機關實行雙重領導體制,一方面各級檢察院由同級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另一方面,最高人民檢察院領導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和專門人民檢察院的工作,上級人民檢察院領導下級人民檢察院的工作,並可以直接參與指揮下級檢察院的辦事活動。各級人民檢察院均設立檢察委員會,在檢察長主持下討論決定重大疑難案件和重大問題,檢察委員會的成員由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任免。檢察長、副檢察長、各職能負責人一般都是檢察委員會成員。檢察委員會實行民主集中制,在討論決定問題時,實行少數服從多數原則。如果檢察長不同意多數人的意見,可以報請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

2.台灣方面,檢察官對於法院的判決不服,依法上訴,對於法院判決確定的案件,僅在合於提起非常上訴的情況下,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在台灣的檢察體系,並無檢察委員會的設置,偵查案件,不分難易,皆由承辦檢察官負責偵辦,決定起訴或不起訴,當然,在體制上為檢察一體,仍然要接受檢察長的指揮與監督。

四.級別管轄的差異
1.中國大陸方面,各級人民法院皆有管轄第一審案件的規定,但事實上,由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刑事案件甚少,甚至非常罕見。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刑事案件為一般刑事案件;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刑事案件為:反革命案件、危害國家安全案件、可能判處死刑、無期徒刑的刑事案件、及外國人犯罪的案件。刑事訴訟採二審終結制,案件經第二審人民法院判決即生效,為終審判決。

2.台灣方面,一般案件採三級三審制,由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分別管轄第一、二、三審的審判。最高法院為終審法院,其餘分別經一、二審判決而未上訴者,即告判決確定。外國人犯罪案件的管轄並無特別規定。在台灣又有簡易判決制度,即輕微刑事案件,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直接向地方法院聲請對被告為簡易判決,不必經審判程序。

五.舉證責任的差異
在兩岸刑事制度,皆實行〝誰主張,誰舉證〞,〝否認者不負證明責任〞的古老法制和無罪推定原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負證明自己無罪的責任。但:
1. 中國大陸法制,在少數法律推定其有罪的特定案件,如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件及非法持有屬於國家絕密、機密文件資料、物品罪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也負有提出證據的責任。依刑法第395條,國家工作人員的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巨大的,可以責令該國家工作人員說明來源,不能說明來源的,差額部分以非法所得論,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差額特別巨大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財產的差額部分予以追繳。

2. 在台灣,則無此舉證責任的例外規定,若有此規定,陳水扁必然又增犯財產來源不明罪。

六.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請求標的的差異
1.中國大陸方面,依刑事訴訟法第77條規定,被害人由於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如果是國家、集體財產遭受損失的,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範圍僅限於因被告人的犯罪行為造成的物質損失。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2月4日發布的《關於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範圍問題的規定》第1條第1款明確規定〝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第2款規定:〝對於被害人因犯罪行為遭受的精神損失而提起的附帶民事訴訟,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2.台灣方面,依刑事訴訟法第487條規定:〝因犯罪而受損害之人,於刑事訴訟程序得附帶提起民事訴訟……。.〞〝前項請求之範圍,依民法之規定〞。民法第194條規定:〝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雖非財產上的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95條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因此,在台灣,被害人除得向被告請求物質損害的賠償外,其精神損害,亦得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一併請求賠償。此外,在台灣並無檢察官就審判中的刑事案件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制度,一般侵害國家財產法益的案件,在刑事判決中判令追繳被告犯罪所得以解決國家財產損害之問題。

3.中國大陸方面,第二審人民法院審理對刑事部分提出上訴、抗訴,附帶民事訴訟部分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確定)的案件,如果發現第一審判決或者裁定中民事部分確有錯誤,應當對民事部分按照審判監督程序予以糾正;審理附帶民事訴訟部分的上訴、抗訴案件,刑事部分已經生效的案件,應當對全案進行審查。如果第一審判決的刑事部分並無不當,第二審人民法院只需就附帶民事訴訟部分作出處理。如果發現第一審判決或者裁定中的刑事部分確有錯誤,應當對刑事部分按照審判監督程序進行再審,並將附帶民事訴訟部分與刑事部分一併審理。
在台灣,則無以上的審判監督制度。

4.中國大陸方面,在第二審案件附帶民事部分審理過程中,第一審民事原告人增加獨立的訴訟請求,或者第一審民事被告人提出反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自願的原則,就新增加的訴訟請求或者反訴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告知當事人另行起訴。

5.台灣方面,依民事訴訟法第255條規定:〝訴狀送達後非有法定條件,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因此,追加訴訟標的請求,必須在第一審程序起訴狀送達之前。又提起反訴,依民事訴訟法第259條規定:〝被告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得在本訴擊屬之法院,對於原告及就訴訟標的必須合一確定之人提起反訴。〞關於反訴之限制,依民事訴訟法第260條規定:〝反訴之標的,如專屬他法院管轄,或與本訴之標的及其防禦方法不相牽連者,不得提起。
〞反訴非與本訴得行同種之訴訟程序者,不得提起。當事人意圖延滯訴訟而提起反訴者,法院得駁回之。〞

七.人民陪審員制度
1.中國大陸方面,各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案件,合議庭成員中有人民陪審員。人民陪審員由基層人民法院院長提出人民陪審員人選,提請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任命。人民陪審員任期為5年。人民陪審員依法參加人民法院的審判活動,除不得擔任審判長外,同審判員(法官)有同等權利。人民陪審員參加合議庭審判案件,對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獨立行使表決權。中級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審判案件依法應當由人民陪審員參加合議庭審判的,在其所在城市的基層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審員名單中隨機抽取確定。
2.台灣方面,並無陪審員的設置。

八.審判委員會制度
1.中國大陸方面,各級人民法院設有審判委員會,由院長、庭長和資深審判員組成,各級審判委員會委員,由院長提請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任免。對於下列案件,合議庭應當提請院長決定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
(1)擬判處死刑的。
(2)疑難、複雜、重大或者新類型的案件,合議庭認為有必要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的。
(3)合議庭在適用法律方面有重大意見分歧的。
(4)合議庭認為需要提請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的其他案件,或者本院審判委員會確定的應當由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的案件。
2.台灣方面,並無審判委員會制度,一切案件皆由合議庭成員多數決而決定判決主文。(審判結論)

九.全面審查原則
1.中國大陸方面,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就第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全面審查,不受上訴或者抗訴範圍的限制。共同犯罪的案件,只有部分被告人上訴的,應當對全案進行審查,一併處理。此即第二審程序全面審查的原則。
2.台灣方面,依刑事訴訟法第366條規定:〝第二審法院,應就原審判決經上訴之部分調查之。〞民國23年上字第1779號判例:〝第二審法院,應就原審判決中上訴之部分調查之,除未經上訴部分與上訴部分為實質上一罪,或具有刑法第74條或75條所定情形外,不得就未經上訴之部分而為審判。〞故在台灣,並無徹底全面審查制度。

十.上訴不加刑原則
1.中國大陸方面,第二審人民法院審判只有被告人一方上訴的案件,在做出新判決時,不得對被告人判處重於原判的刑罰。依刑事訴訟法第190條第1款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審判被告人或他的法定代理人、辯護人、近親屬上訴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依刑事訴訟法第190條第2款規定:上訴不加刑的原則,不適用於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或者自訴案件自訴人提出上訴的案件。上訴不加刑原則,對原審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只是認定的罪名不當的,在不加重原判決刑罰的情況下,可以改變罪名。
2.台灣方面,被告上訴的案件,二審法院如果認為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所犯罪名錯誤,應依更重罪名改判的,不受上訴不加刑的限制,仍然可以判處被告比原審判決更重的刑罰。此點與大陸法制相比,台灣方面似欠人情味。

十一.死刑復核程序
1. 中國大陸方面,死刑復核程序只適用於判處死刑的案件,包括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和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案件。只有經過復核並核准的死刑判決才發生法律效力,死刑復核程序是兩審終審制的一種例外。有權進行死刑復核的機關,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級人民法院。死刑復核程序啟動具有自動性。二審法院審理完畢或一審判決後,經過法定上訴期或抗訴期被告人沒有上訴,檢察院沒有提起抗訴,人民法院就應當自動將案件報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的第一審案件,被告人不上訴,人民檢察院不抗訴的,在上訴、抗訴期滿後3日以內,報請高級人民法院復核。高級人民法院同意判處死刑的,依法做出裁定後,再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高級人民法院不同意判處死刑的,應當提審或發回重新審判。高級人民法院提審後所做的改判為終審裁判,其中改判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判決,不需經過復核程序。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的第一審案件,被告人不上訴,人民檢察院不抗訴的,在上訴、抗訴期滿後3日以內,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死刑立即執行的案件,必需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方能發生法律上的效力,亦即方可執行死刑。
2. 台灣方面,並無死刑復核制度,對於死刑判決的案件,除被告依法上訴至最高法院外,一、二審法院對於判處被告死刑的案件,一律依職權送上級法院審判,最終由最高法院作出確定的判決,若仍維持二審法院所為被告死刑的判決,即為確定的終審判決,亦即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但對於被告死刑的執行,却須經由法務部的批准。

十二.審判監督程序
1. 中國大陸方面,有審判監督程序的制度,審判監督程序又稱再審制度,是指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對於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發現在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予以提出並由人民法院對該案重新審判所應遵循的步驟和方式、方法。
2. 台灣方面,並無審判監督程序之制度,對於已經判決確定的案件,只有聲請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依法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一途。

十三.刑罰執行機關
1. 中國大陸方面,執行機關有人民法院、監獄、公安機關。人民法院負責死刑立即執行、罰金和沒收財產的判決以及無罪或者免除刑罰的判決的執行。監獄則對於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無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由公安機關送交監獄執行刑罰。公安機關負責送交執行時餘刑不足一年的有期徒刑、有期徒刑緩刑、拘役緩刑、管制、拘役、剝奪政治權利,暫予監外執行、假釋等的執行。
2. 台灣方面,一切刑罰的執行皆由檢察官指揮執行之。

註:本文登於2009年廈門海峽律師實務研討會及2010年5月15日全國律師。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