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判決 公正?也請公斷。
發表者 1234 於 2006-06-02 00:12:29 (1335 人氣)



  
民國九十年九月間高雄市苓雅區協○醫院合夥經營者林○軒、黃○楨、葛○成等三人共同聘僱具有醫師資格之林○輝為該醫院院長,立有聘僱契約。民國九十一年四月間,協○醫院向泛亞銀行借貸新台幣三百萬元,以林○輝、林○軒、葛○成等三人為連帶保證人,林○輝j因故於民國九十一年底離開協○醫院,未繼續擔任院長或在該醫院當醫師。嗣因協○醫院未能按期清償貸款本息,泛亞銀行乃對連帶保證人之一即葛○成追償,終由葛○成於民國九十二年四月間向泛亞銀行清償本息新台幣二百十二萬餘元。民國九十二年八月間,葛○成委請蘇、陳二位大律師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對林○輝提起請求返還代墊款之訴。指被告林○輝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間邀同葛○成為連帶保證人,向泛亞銀行借款新台幣三百萬元,期限二十個月,分二十期平均清償本息完畢。詎林○輝於償還部分款項後,即未依約攤還,尚欠泛亞銀行二百十二萬餘元,經泛亞銀行催討,由葛○成代償該筆借款,從而依民法第七百四十九條之規定,請求林○輝返還整筆代墊款。本案由法官林玉心負責審判(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一八五七號)。

被告林○輝委請本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應訴。
  民國九十二年八月間,本律師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提出民事答辯狀,請求法院判決駁回原告之訴。主張:向泛亞銀行借貸新台幣三百萬元者為協○醫院,不是被告林○輝,有放款借據可稽。

  協○醫院真正老闆並非被告林○輝,而係原告葛○成,及訴外人林○軒、黃○楨等三人以合夥關係共同經營,被告林○輝乃醫師,受僱為協○醫院院長,且早在民國九十一年底即離職。又依聘僱契約所定,協○醫院之經營、財務、借貸及稅金等,與院長無涉,院長無須負擔任何盈虧責任。協○院實際經營者為所謂執行長林○軒、副執行長黃○楨、葛○成等三人。以上事實有唐○○律師見證之聘僱契約書為證。

  協○醫院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間向泛亞銀行借款新台幣三百萬元時,適被告林○輝受僱任該院院長,故被告被以該院院長名義暨連帶保證人名義簽署放款借據。被告受僱期間內,該院對外之法律行為,雖被告對外須負擔協○醫院之負責人責任,然對內(聘僱關係內)則不負該醫院之經營、財務、借貸及稅金等責任。該項借款名義上借款人為協○醫院,實際借款人則為共同經營者:原告葛○成、訴外人林○軒、黃○楨等三人。民法第六八一條規定:「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時,各合夥人對於不足之額,連帶負其責任」 。原告葛○成本為該項借款之主債務人,雖被告個人亦列名為連帶保證人, 但主債務人於清償債務後,對其他所謂連帶保證人,無所謂代墊款可言。本件原告主張向連帶保證人之一之被告追償代墊款,依法無據。

  原告所委請之蘇、陳二位大律師接續三次民事準備書狀強調:原告雖曾在協○醫院從事門診醫療業務,但非協○醫院之合夥人。本件聘僱契約書上並非原告親簽,而係林○軒代簽,原告對此並不知情,知情後,亦於民國九十一年八月間通知林○軒不得以原告名義對外為法律行為。

  協○醫院為獨資醫院,其開業執照以被告林○輝醫師為申請人,亦為負責醫 師。本件借款不論是由協○醫院使用或被告林○輝使用,均不影響林○輝對本件借款之清償責任。

  若認訟爭借款人為協○醫院而非被告林○輝,然被告林○輝訟爭借款債務之連帶保證人之一,原告於清償債務後亦得依民法第二八一條之規定請求被告林○輝返還其應分擔之部分。

  本律師對於原告葛○成堅決否認其為協○醫院之合夥人一事,向法院陳:一般公司或行號向銀行借款,除以公司或行號名義為借款人外,皆以公司或行號之負責人及股東為連帶保證人,原告葛○成若非協○醫院之合夥人,銀行或葛○成焉能以葛○成為借款之連帶保證人。由於原告葛○成為該項三百萬元借款之連帶保證人,足證原告葛○成為協○醫院之合夥人無誤。

  本案歷經數度開庭調查並傳訊協○醫院院址之房東即證人許○珮到庭查證,終於在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間判決原告全部敗訴。理由:按連帶債務人相互間,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平均分擔義務,民法第二百八十條前段定有明文。本件被告主張其雖因任協○醫院院長而擔任系爭借款之連帶保證人,然僅係協○醫院之受僱人,林○軒等人始為合夥經營協○醫院之人,而依被告與協○醫院間聘僱契約書記載,被告並無須負擔任何盈虧責任,有關協○醫院之經營、財務、借貸及稅金等均與被告無涉等情,有被告提出之聘僱契約書在卷可稽,而原告就聘僱契約書確為協○醫院與被告簽訂之事實,亦未為爭執,足認就系爭借款之債權人而言,被告雖為系爭借款之連帶保證人,然揆諸前開法條規定意旨,被告與協○醫院間既另有不為分擔義務之內部約定,則被告就協○醫院之債務或借款,即無內部應分擔部分,是被告所辯其毋庸就系爭借款負連帶償還責任之詞,為有理由。

  至協○醫院雖名義上由被告任負責人,然僅係對外關係上應由被告為負責人,惟就協○醫院內部關係而言,被告既與協○醫院已有不分擔債務之約定,原告主張應以被告為系爭借款之借款人之詞,即無足採。

  原告雖否認授權林○軒代理與被告簽訂聘僱契約書,惟依證人即前開聘僱契約書上見證人唐○○律師到庭結稱「通常在我們見證立場,會要求受委任人釋明有受委任的資料,例如提出授權書或身分證明,印章是一定要的,至於其他證件影本我們也會接受,只要受委任人能夠當場提出委任人印章,並且與授權書上相符,我們就認為有盡授權的釋明。因為基本上當事人偽造文書也是自己必須承擔的刑事問題。本件我的印象中,受委任人應該有提出授權書與印章,但有無提出其他身分釋明文件我不記得了。」(九十二年言詞辯論筆錄)及出租協○醫院院址予林○軒等人之證人許○珮亦到庭結稱「....到八十八、九年間,林○軒來找我合夥,因為我不願意與他們合夥,所以我將醫院連同相關設備及房屋一併租給林○軒與葛○成,之所以會找葛○成是因為林○軒本身不是醫生,不能當院長,且我也不信任他,所以他就找了葛○成一起來向我承租協○醫院,我並不知道葛○成是否與林○軒合夥,但是葛○成曾經跟我說他也因為投資協○醫院而損失二百萬左右,且當時他們向我承租協○醫院,也是由林○軒與葛○成共同簽名承租,但葛○成的簽名不是當場書立,而是林○軒拿去給葛○成簽名再拿來給我,但租約已經在後來林○軒簽立切結書給我之後交還他撕毀了。所以我認為當時他們有合夥關係,但後來因為葛○成原任職的華濟醫院不肯放人,所以葛○成只能支援協○醫院一週看診一次,實際醫院運作都是由林○軒操作。」(九十二年十月十七日言詞辯論筆錄)等語;依證人二人所述參互以觀,足認原告確與林○軒共同合夥經營協○醫院,否則豈有任由林○軒逕以其名義任意與人訂立租賃契約書、聘僱契約書而未為任何反對之意思,況依原告自行提出其所寄發對林○軒表示已解除委託及主張林○軒有冒用原告簽名之存證信函係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九日所寄發,而原告迄本院審結均未提出前開存證信函是否送達林○軒之回執或其他證明,原告是否確曾向林○軒為解除委任之意思表示已不無疑義,況前開存證信函之寄發日期為九十一年八月十九日,與被告所提聘僱契約書訂立之日期為九十年九月十三日,相距亦已近一年,縱可認為係原告表示終止與林○軒間委任關係之意,亦不能溯及否認原告委任林○軒簽訂聘僱契約書之效力;而衡諸常理,如林○軒並未經原告委任而逕冒名以原告之名義對外為法律行為,原告既已知情並於九十一年八月間即寄發存證信函予林○軒,何有迄未對林○軒提出任何刑事追訴之理;足認被告所辯原告委任林○軒與其簽訂聘僱契約書之詞係屬真實。

  按保證人為主債務人向債權人清償後,對主債務人之求償權或代位權,與數人保證同一債務,應負連帶保證責任,其一保證人對其他保證人所基於連帶債務之規定而生之求償權,係不同之權利,不可混為一談(最高法院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三一一七號裁判意旨參照)。本件原告與被告均擔任協○醫院系爭借款之連帶保證人,有放款借據可佐,且原告亦未否認擔任連帶保證人之事實,而民法第七百四十九條所規範者,乃保證人於代償後,於清償限度內,承受債權人對主債務人之債權,並非保證人相互間內部求償權之依據,原告基於民法第七百四十九條規定請求同為保證人之被告償還系爭借款,即屬於法無據,不應准許。

  原告另依民法第二百八十一條規定請求被告返還其應分擔部分,惟原告與林○軒等人共同經營之協○醫院既與被告約定,有關協○醫院之債務被告均毋庸分擔,則被告就協○醫院之債務或借款,即無內部應分擔部分,而系款項為協○醫院向銀行所借款之事實,除原告所提放款借據外,另有泛亞商銀臺南分行九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92)泛南發字第一五四五號函可參,揆諸民法第二百八十條規定意旨以觀,原告自不得再對被告請求償還應分擔之款項。

  本件判決,除採用本律師主張之事實及理由外,並引用最高法院之判例,最後終於判決原告葛○成全部敗訴。林玉心法官為此判決,堪稱相當用心。

註:本文於2004年3月6日發表於透視全球報導雜誌。

葉天來律師 台大法律系畢業
地址:高雄市前鎮區三多三路171號4樓之1
TEL:07-3366811 手機:0933639938  0955902345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